扫码订阅

仿佛是巧合, “九一一”十五周年纪念日逢伊斯兰的古尔邦节。世人不难想像这是怎样的一幕:当美国主流社会在纪念历史上少有的惨痛悲剧时,穆斯林却在热烈庆祝自己的节日。

九一一被认为是二十一世纪的真正开始。它标志着冷战时期意识形态导致的冲突和对立转向了文明。目前这种冲突仍然持续——和意识形态对抗不同——这是一场没有尽头的战争。虽然如此,十五年的历史应该可以做一个基本的判断:美国已经输掉了这场战争。

美国为什么输掉了九一一?

恐怖分子以极小的代价重创了美国,随后更以类似的手法在整个西文制造了更多的“九一一”。应该说,极端恐怖分子的成功不在于杀死了多少平民,制造了多少内心的恐惧,而是通过极端手段把对抗升级到文明的高度。不管西方如何辩称反恐针对的只是恐怖分子而不是伊斯兰文明,但事实上却正好相反。在法国,当一名穆斯林走出家门的时候,一路上他会遇到无数次的警察盘查。如果乘地铁,在他上下的每一站都可能会被警察一再拦截。而其他族族则绝无此待遇。对于普通的穆斯林而言,反恐和反伊斯兰有何区别呢?而且每当恐怖袭击发生后,清真寺、普通的穆斯林——甚至学校里的穆斯林学生都会成为攻击的目标。进行攻击的人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百姓。许多出台的措施更是代表了国家意志。比如许多城市、国家声称仅接收基督教难民。还有的学校取消了无猪肉午餐(即只有猪肉可吃,要么就去饿肚子)。这些针对的已经不是恐怖分子而是整个伊斯兰文明。

相对于欧洲的“克制”和偷偷摸摸,美国则干脆出来了一个公开打破政治正确、明确攻击伊斯兰文明的特朗普。其实不管他是否赢得2016大位,特朗普们上台只是早晚的事情。西方文明和伊斯兰文明的对抗已经无法逆转。

正如法国第一大日报9月10至11日刊的费加罗报封面文章评论的:美国政府的反恐战争反而强化了他们想消灭的伊斯兰分子的意识形态。对两场反恐战争使用了“入侵”一词,并认为这两场战争导致了更多的伊斯兰极端分子的恐怖袭击。 算是委婉的批评了美国的失误和后果。

其次,当面对突如其来的恐怖袭击,美国精英乱了分寸,丧失了其码的政治判断力。这不仅表现在以国家力量去打击来无影去无踪、躲在暗处实行不对称超限战的恐怖分子,更重要的是迷失了国家的方向。

在九一一之前,刚上台的小布什政府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到遏制中国上了。从现在回头看,如果站在美国的立场上,毫无疑问这个战略是正确的。如果美国持之以衡,确有可能迟滞甚至打断中国的崛起进程。可是九一一的发生,美国把一个并不能真正颠覆自己世界主导权的恐怖分子当成了头号敌人,不仅倾其全力打击,而且还和中国建立了反恐同盟。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两场没有结果的战争不仅让美国付出巨大的道德成本和经济代价,也成为重创美国的2008年金融危机的一个因素,更重要的是,中国再度赢得了发展机遇期:不仅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更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制造业强国——这是当年的苏联和日本都未能达实现的。等到2010年美国如梦方醒重新“亚太转移”,早已错失了历史机遇,再无可能了。2016年的亚投行之役,美国惨败。它最可靠的盟友英国跑路跳船带头站在中国一边。这并仅仅是对今天美国的背叛,而是对未来谁是世界盟主的选择。而且这个突破口选在了美国的核心领域:金融。要知道今天的美国,其GDP增量的一半来自金融业。

不过今天的美国又一次战略误判。中国的崛起一方面已不可逆转,美国无论怎样做都不济于事。更何况中国崛起后美国的下场不会是德国和日本,而是双方共存也能共荣,并不是一方通吃的局面。这是中华文明的性质所决定的。 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恐怖主义不会真正颠覆美国,但恐怖主义导致的文明对抗却能终结美国。美国面对历史的考验,又一次和十五年前一样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第三,美国和西方注定要失去这场文明之战还在于其文明本身:趋向极端的文明演变、僵化教条的价值观。

以个人主义为基础的西方,其文明演变正日益趋向自我毁灭:家庭日益解体、低生育率、同性恋合法化、毒品合法性、性产业合法化。

今天的法国可谓西方的典型:低结婚率、高离婚率、非婚生子女超过婚生子女----法律还进行鼓励:取消非婚生子女和婚生子女的区别(总统奥朗德就是如此表率),后果之一就是每个家庭平均只有1.6个孩子,远低于2个的人口替低水平。尽管如此,法国仍然力推同性率合法化。 2015年法国结婚率异常增长,经调查才发现是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结果。

毒品合法化和性产业合法化则在毒化西方文明健康进取的精神。今天的法国,虽然人人承认未来伊斯兰化不可避免,但如果要求他们结婚、多生育,却一口回绝。个人主义的极致就是如此。

从全球看,1960年代,欧洲裔白人占世界的四分之一,到2000年,变为六分之一,到2050年,就将只有十分之一。刚刚过去的欧洲杯,法国国家队上场十一人,非白人队员竟然有七名!(如果这一幕出现在中国,还会认为这是中国队吗)美国也同样如此,2013年,死亡的白人第一次超过出生的人数。新生儿绝对数传统白人也第一次成为少数。从人口的角度,西方文明正处于消亡中。另一方面与之对立的伊斯兰文明人口却高速增长。法国传统白人出生率虽然很低,而且法国还是移民国家,但整个法国的出生率以西方标准却非常高。根源就在伊斯兰文明的高出生率。如果仅仅是西方自己人口慢慢减少,这个过程或许还会比较漫长,但此消彼长,恐怕在一两代人之间,全世界就能看到西方文明的消失。不管是西方的享廷顿还是东方的李光耀都指出人种变化对西方文明的决定性影响。

其实任何国家和文明都会遇到难题和挑战,中国也不例外,关键是否能有解决之道。西方文明从历史的角度看可以说到了生死边缘。 如此重大的挑战西方却措手无力,完全丧失了解决能力。根源则在于它的教条式、僵化、固化价值观。

西方今天的价值观在推动其崛起和赢得冷战立下汉马功劳。只是时代变了,西方的价值观却未能与时俱进,反而成为束缚一切变革的阻力。这非常类似于改革开放前凡事必问姓社姓资的中国。

今天的西方难题并不是没有解决之道:对任何进入本国的外来族群实行价值观强制同化、取消对儿童的家庭补助(穆斯林家庭依靠补助甚至不需要外出找工作,完全与法国社会隔绝)、实行计划生育(反正法国人自己已经自动实行计划生育,积极生育的只是其他族群)或者强制生育(要不就自我消亡)、取消不认同本国价值观族群的投票权、拒绝接收异质文明的难民(东方的日本就是如此,南半球的澳大利亚也是如此,东欧一些国家也是如此)。办法多的是,但全都违反西方奉若神灵的价值观,根本无法实施。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曾经推动西方崛起的价值观已经变成自己的掘墓人。还是哪句话,不管一种价值观多么神圣,但如果其后果是自身文明的毁灭,它的意义何在?

九一一本来只是个单纯的恐怖袭击事件,但美国和西方的反应却把它上升到文明的对决,更由于制度和价值观的束缚而无法应对。这就是美国为什么输给恐怖主义的原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