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路朝西

对美国而言,结束冷战,短期利好,长期利空。结束冷战,解放了两个巨人,中国和德国。美国老战略对手苏联解体了,美国新战略对手在静悄悄地成长。中国已经成为第二大经济体;德意志第四帝国(欧元区)正在完成欧洲版块整合。或者,在罗斯福(或马歇尔)眼里,苏联才是美国真正的“盟友”,而其他的盟友们不过是马仔而已。

围堵中国,分化欧洲,是美国的长期战略。围堵中国,纲在日本。分化欧洲,缝隙在乌克兰。日本问题,当然不是历史问题。冷战结束了,雅尔塔协议在东方没有成为历史。请注意基辛格博士关于钓鱼岛的描述,美国仅仅是将钓鱼岛行政管辖权“移交”日本(而非主权)。很精彩,一桃杀二士。欧洲的雅尔塔协议结束了,但历史的伤疤很难愈合,前苏联的旧疾再次复发了。当然,旧疾复发绝非偶然,美国人挑开了伤口,并且撒了一把盐。乌克兰是欧洲大陆的缝隙,乌克兰也是欧亚大陆板块的缝隙。裂缝可以无限扩大,大到成为地缘政治陷阱。德意志第四帝国和俄国,就站在陷阱的两边。

无论是对俄罗斯还是对德意志第四帝国,乌克兰危机都是一次严峻的考验。普京如果懂得适可而止,吞掉克里米亚立刻收手,几乎就是一次完美的战略博弈。默克尔如果懂得色厉内荏,在乌克兰玩弄绥靖政策,则欧盟可以成功躲过一劫。美国的女发言人有些沉不住气,一句针对欧盟的国骂泄露了天机。美国人太渴望新冷战了,问题是陷阱两边的人都不愚蠢,他们连摆出冷战的姿势都不愿意。俄罗斯人无心西向,欧盟也无力东扩。非但如此,俄罗斯和欧盟在经济上千丝万缕,并且已经形成互利共赢的格局,新冷战思维基本没戏。可怜了乌克兰,作为新的历史悲剧,向世人诉说着国际政治的无耻。

中国破解围堵的出路在西面。中国经济的生命线不能全部依赖海上通道。中国当然要确保海上通道,但也必须打通陆路通道,做到两翼齐飞。当然,中国不能只讲地缘政治,也应该讲币缘政治。上合组织经济带相对封闭,可以形成上合组织自由贸易区。有贸易,就有结算,就有人民币的流通空间。同时,西亚和中近东的广阔区域,可能迎来一个相对稳定的和平时期,此区域也将进入经济高速发展时期,中国有条件整合此区域的经济布局,形成除东亚和南亚以外的泛亚洲经济合作区。如此,中国在进一步发展之后,为重新整合东亚和南亚就创造了有利条件。中国和德国东西对进,欧亚大陆板块的整合就开始了。欧亚大陆一体化,谁会被边缘化呢?那样,海权将被重新定义,金融霸权将逐渐转移。

自古以来,王中国者,向西北取势,向东南牟利。向西去,应成为既定国策。西北得势,东南唾手可得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