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参君:破事儿关乎利与理

一、王宝强撕,王宝强撕,王宝强撕完马蓉撕!

马蓉撕,马蓉撕,马蓉撕完张纪中撕!

张纪中撕,张纪中撕,张纪中撕完樊馨蔓撕!

馨蔓撕撕,馨蔓撕撕,馨蔓撕撕完曹云金撕!

曹云金撕,曹云金撕,现在就等郭德纲接着撕!

撕得凶悍,撕得筋疲力尽,撕得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撕得你方唱罢我登场!

尼玛,真是戏子事多,贵圈太乱!撕到现在,本来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都快审美疲劳了!

二、这两天,敢跟举世瞩目的G20抢头条的,也就剩下郭德纲和曹云金了。

说起郭德纲和曹云金互撕,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都委屈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最后说来说去,关键词,不外乎还就一个字:

钱!

郭曹这两个人,都是苦出身的。以前没钱的时候,师徒二人,还能够相濡以沫。一下子暴富了,凤凰男一辈子没看过那么多钱,师傅搂着骨头肉大啃特啃,却不让徒弟喝点肉汤,徒弟看久了,就怒了,反出师门。就是这么回事!

不患贫而患不均,共患难易而共富贵难,说白了,就是分配制度没搞对,于是乎钱成为祸起萧墙、离间师徒的王八蛋!

现在,看郭德纲和曹云金两个人,都有自己的理,都委屈得不得了,都站在道德的高台上,恨不得一指把对方戳死!

郭德纲有郭德纲的理啊,郭德纲的理,是传统相声班子里,学徒对师傅人身依附的理。在那一套分配伦理里,师傅和班头,可以把徒弟一切所得都拿走,那是比周扒皮还周扒皮。你想想,连你的名字,都是师傅给的,拿走你一点钱,有啥了不得的?你还委屈,反了你?!

曹云金有曹云金的理,曹云金的理,是现代社会的契约伦理:我帮你表演,戏班子赚了钱,军功章里,有我的一半,凭什么你独吃独占?应该像合伙人制度一样,五五开或三七开,这样,才公平!

所以,郭德纲杠上了曹云金,一定意义上,是传统熟人社会的分配规则杠上了现代契约社会的分配规则。

特别是这两个人,都站在自己立场和角度,掩耳不听对方说法,从不换位思考一下,最后自然是关公战秦琼,鸡跟鸭讲。讲不拢,讲到翻了脸,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三、内参君认为,哪一种伦理对、哪一种伦理错,其实没有截然之分,贵在真诚!

就郭德纲来说,其实他对传统戏班子伦理那一套,也并不是全信,更多是一种拿来主义:凡有利于我的,就用上当砸烂对方的武器;凡不利于我的,弃之如敝履。

近年来,郭德纲已经从他所谓的“非著名相声演员”,变成了海内闻名的大明星,不断地上那些庸俗得掉渣的综艺节目,捞这个金,搞那个钱,骂这个人,撕那个人,事实上,已经脱离温良恭俭让的演艺传统,不只360公里了!

曹云金呢?也是一个传统与现代伦理的骑墙派。你当年投奔郭德纲,还不是想学点活儿?说的那么苦大仇深,当时你为什么不跑啊?还不是算计了一番,跟着郭德纲能混个出人头地。何必扯那么些陈芝麻烂谷子,无限怨恨上心头?

说来说去,这两位,都是脚踩两条船地对待传统和现代伦理,一句话:功利主义 机会主义!

一出出苦情戏纷至沓来,或声泪俱下,或委屈躺枪,或声嘶力竭,撕撕撕,撕来撕去,还不是为人民币而撕?

内参君一个也不同情!

因为,他们,不真诚!

四、中国,现在正在转型!

转型,不只是经济制度和模式的转型,也包括社会的转型,思想的转型,包括商业伦理的转型。

在商业伦理这一块,内参君还是觉得,现代契约伦理,比中国传统的熟人伦理,来得好,来得干脆!

传统商业伦理,因为没有契约的保障,只好包裹了厚厚一道道德的防火层。什么天地君亲师,什么君子耻言利,什么情义比天大,都是让人存天理灭人欲的——谈感情,不要谈钱,谈钱多俗。

于是,《三国演义》刘关张搞了个合伙人公司,一起打天下,还得桃园三结义,用兄弟情义或独吃独占老天爷会打雷劈死,来约束对方。

传统钱庄或商户,门口都要供一个关公,提醒合伙人,财色放两边,义字放中间。

可惜,这存天理灭人欲,灭了几千年,只灭在书上。看到钱,所有人还是两眼放光,欢喜雀跃!

中国商业伦理对人性的要求太高了,高的让平常人踮起脚尖也够不着,最后,只能是存在于文字里的伪道学,如此而已。

内参君觉得,开始耻谈钱,最后,撕破脸了,就只能更无耻了。开始不耻于谈钱,把如何分配的契约制定好,一五一十搞清楚,而不是模糊化,最后,反而大家的脸面都能保全。

比如,王宝强和马蓉,如果婚前做好公证,双方财产如何如何,如果一方背叛另一方,将如何如何。这么写清楚了,也不至于宝强半夜鸡叫发微博,把自己裤裆里哪点私事,叫嚣得满世界都当笑谈。

现代社会,归根结底,是契约社会。 是否多收了三五斗,还是拿出你们事先签署了的合同看一看,就别在分钱的时候,老麻烦关帝爷给你们当保安了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