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今天听到两个新闻,一个是巴西准备放开博彩业,一个是美联储决定继续为美国公司发放企业债券开绿灯,以用于维持美国股市的良性运营。听完这个,我长叹一声,唉,美好的巴西和强大的美利坚啊,你们真的走火入魔了。

首先说说巴西,在经济持续萎靡之后,原来的副总统特梅尔成功的利用经济萎靡作为武器来了一次大逆袭,把经营不善的前总统罗塞夫赶下宝座。但显而易见的是这位穿着中国鞋子的特梅尔也并不是治世之良相,济世之良医。他能够挽回巴西经济颓废的手段并不比罗塞夫高明,甚至可以说,还不如罗塞夫,毕竟,罗塞夫作为前前总统卢拉的得意门徒,手里面的资源和经验还是一大把的。只是因为之前对于国民的承诺过多,福利过厚而世界经济又整体下行才难以为继的。这种事,在巴西这种水准的国家,一般很难用较快的手段来反转。所以,特梅尔上台,也不可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不,他就动起了歪脑筋。

首先,他提出了要削减罗塞夫时代过于优厚的国民福利,也就是减少国家开支,大家勒紧肚皮过日子,这是一些政府的通行做法。因为福利是卢拉和罗塞夫手里发出去的,他们自己不好收回,但特梅尔作为另一派的代表,就可以纠正错误了。这种方法,罗塞夫实行的话,就是罪过的证据,特梅尔执行的话,就是勇气的象征。这种事,其实在委内瑞拉更为明显,只不过,目前委内瑞拉的马杜罗还在强撑着而已,所谓的福利也早已经成为镜花水月了。现在的委内瑞拉民众,能有一口吃的就烧高香了。只是,即便这样,马杜罗想要对自己的政策下手,也还是鼓不起那个勇气。但巴西的特梅尔就没有这份顾虑了,毕竟和前总统的切割他已经做得很到位。光靠节约是撑不起门户的,关键是要能挣钱,不然开支再小,那也是坐吃山空。可在目前的经济环境下,想要创收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不然罗塞夫也不至于黯然下台了。于是,特梅尔就想起了一个大绝招,那就是开放博彩业,举国博彩,引进国际博彩巨头来经营好收税。以创收益。这显然是饮鸩止渴的做法,巴西历年来对于博彩业的禁止都是有法可依的,毕竟,这些套路都不是正道,虽然可以解得一时饥渴,但却会留下后患无穷。特别是巴西,本来毒品,黑社会就泛滥成灾,要是再引进博彩业,以后的巴西会变成什么模样那就难以预测了。这种事,小国可以做,或者大国的某个地区可以做,举国放开博彩业的话,还真是鲜有闻之。可是当下的巴西已经是顾不得了。

说回美国,美国政府鼓励企业回收股权,以提高股市的繁荣,这其实和巴西的做法大致一样,不过人家说得冠冕堂皇一点,那是经济手段,不像巴西直接一脚踏进博彩的黑池子。这种经济手段其实对于企业来说,并不是一个好事情,但因为抬高股价后,企业可以从股市的高市值里更轻松的获取更高的利润,所以他们也就何乐而不为了,更何况,这是美联储给他们援助的必要条件。其实美联储也是苦不堪言,因为大家要是不这样做的话,美国的企业利润必然会现出原形,市值也会大打折扣,股市的繁荣也就不保了。一旦出现那种情况,别说加息,就是送钱给外部资金,人家也是不敢回流的。这其实就是当下美国金融的窘迫现状。

那么,这些企业回收了这些股权会不会把自己撑死呢?或者造成自身的现金流中断呢?暂时是不会的。我查了一点资料,创造了一个新的名词,叫做次购。当年美国吃了次贷危机的亏,造成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现在,他们又在玩次购。也就是说,这些企业回收的股权会打包卖给一些独立的机构,再由他们对外零散出售。其中的成本虽说不小,但相对于用回购拉起来的高市值,只是九牛一毛而已。但和次贷一样,次购很显然也是一个高风险的地雷,一旦美国经济出现系统性的危险,那么这个次购也就会像次贷一样,连环拉响。说白了,这其实也是举国博彩,只不过,他们的博彩是高端人士,金融大鳄们玩的,不像巴西是赤裸裸额低端游戏,挣点手续费。

巴西就不说他了,要沉沦,自沉沦。可是美国想要避免崩盘的危险,就必须要让资金回流,以便平衡这虚高的股市。可是美国的资金回流,他们并没有指望用实体工业的复兴来吸引,因为那太慢,救不了急。而是指望用加息和股市的拉升来吸引。这也就是我昨天被删的文章中提出的主命题,中国用创新经济,也就是拉动全世界发展中国家的工业化进程来留住这些有可能会回流到美国的资本。

在这种情况下,中美的主要矛盾也就显现了。是玩金融,还是玩实体。国际资本正在用他们灵敏的鼻子嗅来嗅去,试图抉择。亚投行、一带一路等项目的展开,已经让他们嗅出了一种味道,一种充满金钱的味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