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视 | “爸爸,外国怎么没书上说得那么好?”父亲回信。

作者 | 宝武

回闺女(一)

闺女,你好!

2016年9月2号,你经过约24个小时的长途飞行,顺利抵达中国,回归祖国的怀抱,回归中国的生活方式,我深感安慰,祝福你一切顺利。

你的返程也标志着你和妈妈二人欧洲探亲旅游的结束。不过,闺女,我们的暑假游玩确实结束了,但是这个过程对我个人的思想世界重构所起的作用还在延续。你在其中起了关键性的作用。在记忆中,我们一起出去游玩欧洲城市的过程中,现在的你对建筑、自然风光和人文历史不感兴趣,而只关心自己的胃口、饮食和儿童世界。除此之外,就是一些我认为“不足为奇和习以为常”的问题:

——“为什么我能来意大利?为什么外国人也闯红灯?为什么河边这么多酒瓶子和玻璃?为什么这个汽车的窗户碎了?为什么我在马路上踩到狗屎,妈妈会说踩到狗屎运了?为什么意大利这边有很多石头路,还坑坑洼洼,难道他们不修吗?为什么他们会牵着狗在路边要钱?为什么这个要钱的天天会在这个超市门口?为什么有很多女人也吸烟啊?这边的小朋友也和我一样要上学吗?为什么马路上这么多摩托车,声音还这么响?为什么这么多鸟粪?为什么~”

闺女,爸爸基于自己的知识水平和眼界,一开始认为你的所有问题都不足为奇,甚至在你提出这些问题之前我都感觉习以为常。但是现在将这些问题罗列在这里,阅读几遍以后,我发现你的问题非常深刻,它们涉及了我们中国的实力之处,涉及了外国的基建、治安、教育和生活习惯之处。另外,随着和你交流的深入,结合我的出国经历和阅读过的资料,我越来越意识到,你的这些幼稚的问题无意间质问了我对你的教育,甚至是质问了我们中国的一些新闻资料。

闺女,说实话,在出国之前,我从来没有思考过“我们为什么能够出国?凭什么出国?”这个问题。在出国之前,我也从来没有看到“外国也有垃圾的报道,外国也有乞讨(还牵着狗,喝着小酒)的报道?”你的质问一下子激发出了很多类似的问题,它们突然之间充满我的大脑,使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至今,它们仍然深深地刺激着我。一时间我突然迷茫了!我一直认为爸爸对你的教育是良好的:培育你真善美的品质,培养你尊老爱幼的传统,引导你乐于参与家务事和服务社会的精神。但是,面对你的问题,爸爸有点力不从心,感觉在你的教育上好像缺少了点什么。

闺女,这个暑假可以说是爸爸精神升华的一个时期。如下几个方面激励了我,让我突然意识到爸爸在你的培养中丢失了“爱国”这个核心:一、你的提问;二、巴西奥运会;三、诸如“周小平同志”、“浅谈”、“独立评论员郭松民”、“新华网”和“我是演说家”等微信公众号的文章;四、自己出国求学过程中的见闻。

闺女,“爱国”二字的含义,虽然我在过去的日常行为中向你描述过,身体力行地教育过你,诸如在升国旗和奏国歌的时候要立正起立,但是“爱国”二字的含义表达的力度不强烈,内容不丰满。

原因之一是你一直生活在国内,没有亲眼所见国外的情况,所以你缺少了比较的语境;

原因之二是现在中国整个社会环境对儿童的“爱国”教育没有很突出的行为方式,再加之现在众多不良民众的错误舆论,所以你缺少了亲身感受的环境;

原因之三是现在中国整个社会都处在金钱浪潮中,处在快餐信息时代中,中青年忙于工作和网络,无暇顾及子女“爱国”情操的培养,老年人脱权于孙辈“爱国”情操的培养,所以你缺少了家庭教育的环境;

原因之四是中国社会的经济上层人士出现了一种思潮,即孩子还没有出生就为其铺下移民之路,并且在后学的家庭教育中有意识地灌输移民国外的观念,并努力诋毁中国,加之社会上有一批为此教育模式服务的移民组织的舆论,所以你缺少了“爱国”观念的土壤。

所以在这个时代,家长对孩子三观树立的引导不可缺失。毕竟孩子才是我们国家的未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