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老太的伤悲

2016年9月3日,临近中午时分,一位老太太上衣带着斑斑的血迹,后背和裤腿都沾满着泥土,缓慢地走进了派出所向民警报警称:她在村里被一个老奶奶打了,请求派出所帮助处理。老人变成这般模样,想不到这把年纪的人,原来是打架所致
经了解老太名叫张久珍,今年77岁,是水阳镇光明村南埂组村民,说上午与邻居顾春华老太之间,因土地纠纷再次发生争吵,对方便干活的铁锹打她,右胳膊靠近肩的部位,有一个青色的肿块,上面有道划破的伤口,原来血是都是从这里留出来的,我为老人感到庆幸的是,并没有伤着要害部位。
尽管自己当天不值班,光明村属于我的辖区,情况相对要熟悉一点,所里便安排我一道参与警情的处理。我们立即叫张老太上警车,老人听说让她上车,表情显得异常的激动。原来老人没有手机,也不会打电话报警,还是采用多年前到所的报警方式,老人必须步行至雁翅才能坐到车辆,这一路不知花费老人多少时间,回家不再经受奔波的劳累,而是民警护送,老人的心里然高兴。
一上,我便老人了解情况,老人说我们民警到现场一看就知道,是对方占用了她家的地。我告诉老人,关于土地的纠纷,我们情况明,再说也不是公安机关管的事,这事需要村里帮助解决,我们只处理今天两人打架的事,现对方把你打伤了,我们对方给你看伤,如果你把对方也打伤了,你就必须给对方看伤。于是我问老人,你有没有动手打对方?老人生气地说:“是她先打的我,那我肯定要还手,不可能让她活活的给打死啊!”我一听便明白:一个巴掌拍不响,两个老人肯定都不省事。
在老人的带领下,我们很快到了事发现场,原来两位老人仅为巴掌大的一块地,竟如此的大动干戈。经老人的指引我们来到顾老太太的家中,见老人用捂着头躺在椅子上,两个老人的年龄相差无几,顾老太见我们民警的到来,连忙站起身来,十分气愤地说:“我被她打成这样没有找她,她却到派出所报警反咬我一口。”说着便撩开受伤的地方让我们看,老人的头顶上受了一点轻伤,胳膊也青了一块,说是被对方用锄头打的,伤得一点不比张老太轻,不过问题都不大。我便说张老太太,她的下手够狠,老人一声不吭。于是我们劝解两位老人,受的都是皮外伤,不看也不会有事,就这样互不找谁两位老人便都默许了张老太却一再要求我们民警,能够帮她把土地的纠纷处理好,否则以后还得继续打架。为了彻底解决双方的矛盾,必须解决好土地纠纷,于是我打通了村书记的电话,邀请村干部到现场帮助解决。
为了避开两人喋喋不休的争吵,我们要求到各自的家中坐坐,张老太说家的房子很小,没法呆人。我说没关系,随便在外面站一会,于是我便跟随张老太身后。不到100米的路程,没说几句话就到了,我在楼房边选择了一块阴凉处。老人径直走向两间低矮的小房,我以为是堆放农资家具的库房,没想到竟然是老人的住房,难怪老人说她家没法呆。老人从小屋里拿出一把钥匙,打开了楼房的门告诉我,这是她二儿子的家,夫妻俩都外出打工了,邀请我进楼房坐坐,老人说要给我泡杯茶喝,被我给婉言谢绝了。老人告诉我她共有四个儿子,我指责老人都这么大年龄了,为了一点小事去和别人打架,真是太不应该,平时还下地干什么活?老人说不干活没有钱啊!我说没钱找儿子要就是了。老人说即使子愿意给,但都不愿意给啊!我说不给就上法院告他们,肯定会给的。宽敞而有明亮的楼房,装修得不错,见一楼的卧室摆放着一张空床,我便问老人:怎么不搬到这房间住?老人说自己想住,可儿媳不让。老人不停地向我诉自己是一个可怜的人,丈夫五十几岁就离世了,自己含辛茹苦把四个儿子养大成人,如今大儿子招亲到了别人家,两个儿子外出打工,小儿子大学毕业在外工作,只是过年过节才能回家看她。老太太真是命苦,如果她养的是四个女儿,不可能落魄到这样的地步在农村这种现象比较普遍,张老太太只是其中的一个代表
村杨书记很快便骑着电瓶车赶到,于是我们都来到了现场,张老太太说土地是她的理由:原本水塘属于她家,农田属于对方,当初塘边并不在这个位置,她的历史依据,现塘边不是成一条直线,对方的田地明显多出了一部分,这是长期下塌现要求多出部分必须归她所有。开始我还以为整个10平米左右的土地都是她家的,原来还不到3个平米,难怪村干部说张老太太不是一个“省油的灯”,真是鸡蛋都能算出骨头来。为了划清界限,我就地找来了两根木棍打入土中,杨书记告诉张老太,过几天村里施工需要动用挖掘机,到时用挖掘机帮助老人把塘边取齐,确保两家以后不再发生纠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张老太太终于如愿了,临走时,老人满脸堆笑,向我们说出了这样的话:你们代表政府,办事十分公正,感谢民警!感谢村干部!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