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什么英雄,那些死去的战士才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兵钱青向志愿者讲述他的抗战故事

新华网浙江频道8月6日电 杭州市区豆腐巷一间12平米的小房子里,洁白的墙壁上挂着四个大字:保卫祖国。右边小床上坐着身体瘦弱,满头白发的老人。他是北伐将领后代、黄埔军校第16期学员、99岁的抗战老兵钱青,参军于第26集团军75师军第六师,历任炮兵参谋和炮兵连长。

1917年12月,钱青出生于杭州,原名钱炳坤。钱青的父亲钱骏曾经参加辛亥革命,是杭州光复敢死队成员。钱青10岁那年,父亲在北伐战争中牺牲,死后被国民政府追晋为国民革命军陆军少将。

“要是不去打仗,我可能也是要当记者哩。”拜访钱青的大学生来自浙江理工大学读传播学专业,几个大学生今后都想做记者。钱青告诉大学生:自己从小成绩优异,当时也算杭高的理科尖子生,19岁时被复旦大学新闻系录取,但是为了国家,弃笔从戎。

我不是什么英雄,那些死去的战士才是!

“全国到处都在打仗,哪里还要做别的事,年轻人不抗日谁抗日。”1937年,一心保卫祖国的钱青将自己的名字“钱炳坤”改为了“钱青”,“立志做个保家卫国的进步青年”。

“那个年代离你们这一代太远了,当时我们的装备很落后,环境很艰苦。”谈起抗战故事,老人唏嘘之余也不禁感叹,:“不是像吹牛一样,喊个口号就能打死日本人的。日军的飞机轰炸对我们炮兵威胁极其大,我们杀掉一个日本人,可能都要牺牲三个同胞。一场战争下来,我们伤亡的人数是很大的。”

有时候看到自己的战友在身旁死去,有时候上战场还说打完仗一起喝酒,战后他也许就死掉了。抗战胜利之后,当时参加黄埔军校的战友活着的已经不到三分之一,能够在炮火中生存下来,老人感叹能够活下来真的很幸运。

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回老家过平民生活

参军没多久,钱青就跟随大部队远离家乡杭州前往湖北抗战。1942年至1943年期间,钱青先后在陆军大学和机械化学校完成进修,并担任炮兵参谋和炮兵连长,前途一片坦荡。

但他始终坚持“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的道理,放弃了炮兵中校的身份,离开湖北前线回到杭州老家,做起了军械仓库的管理员。两年后,他娶了位杭州姑娘,过上了真正意义上的平民生活。

受过的苦,过去了就过去了,总要向前看

经历了十多年的平凡的日子后,2004年,政府为81岁的钱青办理了退休手续,现在他每月可以领到2000多元的退休金。

近几年,不少人上门拜访钱青老人,也会给他生活上予以关心和照顾。老人说:“我的这些故事从九十出头讲到九十九岁了,不知道还能讲几年。我活着就是要为了死去的战友说活,让世人知道他们才是英雄。”

老人书桌上有一张他和解放军女同志的合照,这是老人最喜欢的照片。老人瘦弱的身体,依旧如当初参军时一样挺拔,和善的笑容让人难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