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当世第一猛将,出生入死却不能封侯。

他是当世第一猛将,出生入死却不能封侯。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如果评汉代最知名度最高的将军,莫过于李广,初中就学过李广射虎的故事: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平时寻白羽,没在石棱中。能把箭射进石头,威猛!后来看《水浒传》,又有一人绰号“小李广”——全书箭术第一,一箭射双雁的花荣。由此可见,李广有三高:本事高、知名度高、声望高。

到了高中,读了《膝王阁序》,却发现有一句话:“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原来汉武帝时期因为征战很多,所以以军功封侯的将军也很多,偏偏李广没有封侯。再查阅资料又发现,李广在进攻匈奴的战争中,几乎是逢战必败。从那时起,小编心中就认定李广是图有虚名之辈。直到有一天,小编和妹子约会。

妹子突然问起一个问题:即使一个人后世的名声可以造假,但是身为一个将军,手下死得人、花得钱是绝不可能造假的,如果李广这么无能,为什么汉武帝却长期委以李广重任,而后世又对李广有如此高的赞誉呢?

带着这个问题,我们先看李广历次出征的职务,第一次出征匈奴,四支部队,李广独自带领一支,四位将军平起平坐。第二次出征匈奴,李广任后将军。最后一次出征匈奴,李广任前将军。这里要特别说明一下,“后将军”并不是“落后的将军“,而是在负责防守军团后方敌人的将军,要知道,迂回包抄的战术,很常用的战术,后方不能不防。“后将军”这个名称听起来虽然简单,其实地位很高,仅次于最高统帅“大将军”。汉朝武将,大将军最大,之下就是四方将军(前将军、后将军、左将军、右将军),至于各种听起来很酷炫的名字,比如奋武将军、振威将军……,有一个词统称它们:杂牌将军,意思就是糖分完了,奖励你一个很酷的名字算了吧。

可见,汉武帝是很重视李广的,李广虽然没有封侯,但是从官职上说,都是高级武官。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汉武帝如此重视一个似乎是屡战屡败的人,必然有深层次的原因。

来看看李广的战绩。

李广在多次“进攻”匈奴的战争中,只有一次防守战是取得胜利的:李广带四千骑兵从右北平出塞,博望侯张骞(皇帝的同学,开创丝绸之路的人)率一万骑兵与李广一同出征,分两条路行军,然后,李广被匈奴左贤王率四万骑兵包围了,四千对四万,还是对方主场,李广的小兄弟们当然很害怕,废话我在我也怕,但是李广就不怕,李广的儿子李敢更不怕, 不仅不怕,李敢还率几十名骑兵直穿匈奴骑兵阵,又从其左右两翼突出。回来报告李广说:“匈奴人很好搞定啊!”这样,李广的小兄弟才镇定下来。很有楚霸王项羽的气概,儿子都这么霸气了,李广身为老爹,当然也要露一手。这时候,匈奴仗着人多十打一,发起猛攻,李广的军队很快死伤过半,于是李广命令士兵拉满弓,不要放箭,而李广自己却拿起弓射死好几个匈奴将领,射人先射马,用错了,应该是射贼先射王,几个将领莫名其妙的连续中箭而死,匈奴军自然心生畏惧不敢再进攻。这时天色已晚,被几万人围在中间,烧火都烧不了,李广的士兵们都以为要冻死在沙漠了,可李广却很轻松淡定,正常整顿部队,军心才再次稳定,不久援军赶到,匈奴军解围退去。

这样的战绩已经算辉煌了,但是,李广真正的辉煌是在景帝时期,那个时候,卫青还没有出现、霍去病也没有出现,汉朝对匈奴的政策只有一个:防守。而李广的就是防守时期的中流砥柱、是当时最耀眼的明星。李广当过:上谷、上郡、陵西、雁门、代郡、云中、右北平郡太守,数千里防线,哪里有匈奴的进攻,哪里就有李广的防守,而重要的是匈奴从未攻破过李广的防线。

没错,说到防守,李广就是活生生的教科书,而李广的形象也是高、大、上!有这么辉煌的后卫职业生涯,汉武帝对李广寄以厚望也就无可厚非了。只是,汉武帝忽略了一个大大的问题:好的后卫未必是好的前锋,甚至大部分都不是好的前锋。这个忽略,对汉武帝无关紧要,甚至对整个汉朝也无关紧要,毕竟这个时候,经过文景之治,汉朝的财力物力都远超匈奴,又出现了卫青这个天才中锋和霍去病这个天才前锋,至于防守,要不要都无所谓;但是,这个忽略却毁了李广后半生的职业生涯,甚至一生的名声,一个顶级后守,硬是被派到了前锋的位置上,更加痛苦的是,因为早年的威名在外,对方的主力把李广盯得很死,导致完全施展不开。

正常来讲,这样因为职务安排不合理导致的痛苦,汉武帝是能感受到的,李广自己也能感受到。可是,第一、李广是个不服输的人,一定要争这口气。第二、国家的发展已经到了进攻为主、甚至到了完全进攻的阶段,如果不参与进攻,那这个顶级后卫的要放在什么位置呢?所以,李广的路只有两条:一、参与进攻、二、转业到地方。李广选择了第一条路,对于一个能把箭射进石头的人,能防守数千里防线而不被攻破的人,如果离开军队,是一件多么可惜的事,汉武帝和李广自己都这样想的,然而,结果就像大家看到的那样,李广在进攻过程中,要么吸引了大批的敌人,被围攻;要么迷路找不到攻击方向。最终,在最后一次进攻匈奴时,李广因为迷路错失战机,自杀。

李广坚如磐石的防守——卫青的攻守并重——霍去病疾如闪电的进攻,这三个人衔接,也正是汉朝国力从弱到强的发展历程。李广善守,正是后来进攻坚实的基础,否则,匈奴早打过来了,哪里还有后面的进攻呢?

其实,李广的官职和待遇比大部分封侯的人都高,唯一的遗憾仅仅是未能封侯。

下期预告:闪电战第一高手,他活了23岁,成就无人可及。[align=center]关注微信公众号“边塞诗词”抢先看。

你们懂的,分享是一种美德(不是英法)

他是当世第一猛将,出生入死却不能封侯。

[/align]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什么叫封侯?封:指帝王把爵位或者土地赐给臣子,起源于西周。西周封邦建国,始称封建。那时的国实际就是一座城市,也叫城郭。荀子在《儒效》中说:“周公兼治天下,立七十一国。”侯:是爵位,一般按照公侯男子爵的顺序排列不同的等级。

秦始皇统一中国以后,一个重大贡献就是废封建、行郡县,这是另外一个题目。其实秦以后的很长历史时期很多个朝代都有关于分封问题的争论和事情的发生。什么八王之乱了、藩镇割剧了等等。只不过后来的封侯多是授印、属于内侯,并无采邑,根据功劳和贡献大小给予不同的爵位,有百户侯、千户侯、万户侯,受其供养。

李广的祖先李信,是追杀燕太子丹的秦国大将,陕西人,后来迁移到陇西成纪(甘肃省秦州,现在静宁西南一带)。所以司马迁说:“李广陇西成纪人。”这样一来李广就是甘肃人了。

李广家世世受射,射是商代设立的官名,统领一百人为百射。世世受射就是世袭当官的意思。

李广生活在战争年代。孝文帝十四年,也就是公元前166年匈奴入侵,李广以良家子从军抗击胡人。良家子是什么?如淳云“非医、巫、商贾、百工也”。

李广猿臂善射,骑马弯弓,当时为汉中郎。他的叔辈弟弟李蔡也是郎官,都是武骑常侍。郎官是皇帝身边的侍卫集团,郎是廊的转意,因侍卫宫殿廊庑之下而得名。郎的来历一是帝王给予功臣子女做官的机会;二是赀(资)选,既花钱买的,连续三年每年满两千石就可有一人为郎;三是有一技之长的。当上郎官就可以进而补缺武骑常侍。武骑常侍是可以骑马挎刀常常跟随皇帝的侍卫,当上武骑常侍就可以秩(官吏的俸禄)八百石,而且可以经常随同皇帝出游和下乡了。李广在随同皇帝出游时表现勇猛,司马迁说他与野兽搏斗,但没有讲具体。其实,司马迁写李广文笔非常曲意、表面是褒扬,实质有很多入木三分的评析。他引用文帝这句话就有很深的意义。

文帝时,李广为武骑常侍;到景帝和武帝时,李广任陇西和北地的郡太守。郡是春秋至隋唐时期的地方行政区划的名称。春秋时设有郡和县,郡多在边远的地方,县则在内地。郡的面积大但地广人稀,所以郡的地位比县要低。到战国的时候边地逐渐繁荣,才在郡下面设立了县。可见,郡是那时候的地方最高行政区划。太守就是郡守,景帝改的叫太守。原先本是武官,相当于卫戍区司令,后来郡成为地方最高行政区,太守也就成为地方最高行政长官了,到明清时叫知府。李广任陇西和北地的郡太守,就相当于甘肃省省长。 司马迁写《李广列传》的苦衷

司马迁的《史记·李广列传》,因为有李陵那回事和那层关系,在史家秉性椽刀的基础上,写得更是格外上心,褒贬之词应更具真实性吧。那么,司马迁与李广、李陵有什么瓜葛呢?

李广有三个儿子,李陵是李广大儿子当户的儿子,就是大孙子。当户死得早,李陵是当户的遗腹子,后来做到将军,多次立功,最后一次率五千兵马深入匈奴领地作战,被匈奴十万大军围住,战败被俘,投降匈奴,单于大喜过望当即把女儿嫁给他。李陵在写给苏武的信中提到,想等待时机报效汉朝,但皇帝已经把李陵的老母妻儿一同杀死了。李陵列举了高帝以来对功臣的寡恩,表明再不能回汉朝了,后来病死在异国他乡。两厢对比这样分明,司马迁想说什么?司马迁能说什么?司马迁说了些什么?当皇帝闻听李陵投降,非常震怒,问到司马迁,司马迁说了李陵一些好话。其实,这次战斗贰师将军是主力(贰师将军就是李广利,汉武帝的大舅子。贰师是大宛国的地名,李广利到贰师夺取过良马,后来就把李广利称为贰师将军了)。皇帝怀疑司马迁替李陵辩解就是说贰师将军的坏话,就将司马迁下狱了。当时的制度是可以花钱买罪的,但司马迁家境贫穷,钱不够赎罪的。那些大臣和同僚都惧怕皇帝,没有一个出来帮助司马迁的。司马迁在狱中写了一篇文章,叫《报任安书》,指出:“人固有一死。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趋异也。”并列举了被侮辱的十种情况。司马迁受腐刑(即宫刑,使受刑的人不能生殖,就象腐烂的木头没有实际的内容,所以也叫腐刑。司马迁认为这是最残酷的侮辱)。司马迁的问题是另一个题目,这里只想说明司马迁写《李广列传》是有苦衷的。因此,写得格外小心、格外用心、格外倾心。可以说,《李广列传》是《史记》中最精彩的美文。

李广的英雄本色

《史记》把个李广这一从军四十多年身经七十余战的职业军人形象写得生动深刻。

第一个故事:写他阵前下马解鞍,令胡兵终不敢进击,引兵而去。匈奴入侵,皇帝派身边的一个贵人(内官之中受皇帝宠爱的人)随从李广学习军事。这贵人带着数十人马遇见了三个匈奴人,被其跑马射箭将数十人马全部杀尽,这贵人带伤跑了回来。李广说必是射雕者,遂带领百余人骑马追赶。行数十里见到三人,李广命令将其右包围,他自己与三人对射,射杀其中二人,生擒一人。一问,果然是匈奴射雕者,将俘虏绑在马背上。这时候来了数千匈奴骑兵,见李广才百十来人以为是来引诱匈奴骑兵或者是先头部队,非常惊恐,赶紧跑到一个山上去布阵。李广这百十来人更是非常惊恐,都想跑。李广说我们才百十来人,如果要跑匈奴肯定追射,我们留下来匈奴会以为我们是引诱他们,必不敢攻击。于是命令迎着匈奴骑兵前进,到离匈奴骑兵二里左右停住了,命令“皆下马解鞍!”士兵说:“虏多且近,即有急,柰何?”广曰:“彼虏以我为走,今皆解鞍以示不走,用坚其意。”於是胡骑遂不敢击。匈奴有个骑白马的将领在前面转悠,李广上马拉弓一箭将其射杀,骑马回来解下马鞍,放马吃草,他和士兵都躺下休息。天慢慢地黑了,胡兵始终感到奇怪不敢进击。夜半时,胡兵亦以为汉有伏军来攻打就引兵退去。天亮了李广率军回营。由此看来,李广不仅有勇,也有一点小计谋。

第二个故事:写他伤病被擒之后装死,夺得胡儿弓马,射杀追兵,得以逃脱。武帝即位后,左右近臣都认为李广是名将,于是李广由上郡太守调任未央宫禁卫军长官,后来又任命他为将军出雁门关进攻匈奴。匈奴兵多,李广寡不敌众,受伤被俘。匈奴人让他躺在一张网上,放置在两个马的中间,李广假装死了,偷眼看见旁边一个敌兵骑着一匹好马,于是,突然一跃而上,将那人推下马并夺得弓箭,打马往回奔跑数十里,又集合起残部。匈奴追来之后,李广取出胡儿弓箭射杀追骑,得以逃脱。司马迁写的这段故事,成为以后历代文官武将、豪士侠客极度讴歌推崇的典故。

第三个故事:写他出猎,射箭入石中。李广担任右北平太守时,一次出猎,误将草中巨石认成老虎,引弓发箭猛射,连箭羽都没入石头中去了。李广所居住的郡有老虎,他常常独自出去射杀,老虎虽然伤了他但终究还是被他杀死。人们在赞叹李广箭入石中和射杀老虎的时候,忽略了后面,司马迁接着写到的“因复更射之,终不能复入石矣。”白天一看是个大石头,再射之,怎么也射不进去了。

第四个故事:写他讷口少言,爱抚士兵,与士兵同甘共苦,有水时士兵不饮他不饮,有饭时士兵不吃他不吃。景帝死后,武帝即位,左右大臣都推荐李广,于是武帝启用李广为未央卫尉,程不识也是一员大将为长乐卫尉。程不识与李广都领军屯居边境以抗击匈奴。当时部队扎营是很有讲究的,而李广没有什么讲究和规律,“不击刀斗以自卫”。刀斗就是盆形平底有环的铜锅,可装一斗米,象个铃,白天用它做饭,夜间敲着它巡逻。平原游击队是敲绑子。李广的部队扎营虽然“不击刀斗以自卫”但也没有遇害。程不识不是这样,排兵部阵非常讲究,部队扎营、行伍排序、夜击刀斗,官兵不得休息,也没有遇害。所以,士卒多愿意跟从李广。

第五个故事:称赞李广廉洁,家无余财也终不言家产事。“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说的就是李将军。“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也说李广虽不善言辞,但能感动他人。他死那天,认识和不认识他的,都为之悲哀。

第六个故事:写李广居右北平,匈奴闻之,给他起了个外号,叫“汉之飞将军”,避之数年,不敢入右北平。

那么,司马迁除了写李广的无人可比的诸多的优秀品质特点之外,还写了李广的哪些毛病尤其是不封侯的原因呢?这写正是人们在评价李广时所忽略的问题。 李广的毛病

毛病之一:私受军印,没有封侯。

景帝刚即位时,李广任陇西都尉后改任武骑郎将,在吴、楚七国叛乱时任骁骑都尉,随从太尉周亚夫反击叛军,在昌邑城下夺了敌人的军旗,本来可以立功扬名了。可是中间出了一件事,由于梁孝王(景帝的弟弟)把将军印授给李广,所以朝廷没有对李广进行封赏,调他任上谷太守。当时梁王有窥视帝位的野心,李广缺乏政治上的敏感,用现在的一句话说:给你就接,你虎哇。引起了当朝皇帝的疑忌。文颖解释说:“广为汉将,私受梁印,故不以赏也。”

毛病之二:官报私仇,没有封侯。

李广和灌强一起隐居兰田,常到南山中打猎。一天夜里带着一名随从和别人一起在田野间饮酒。回来时走到霸陵亭,霸陵尉不知在哪也喝醉了,大声喝斥禁止李广通行。李广的随从说:“这是前任李将军。”亭尉说:“现任将军尚且不许通行,何况是前任呢!”便扣留李广在霸陵亭下住了一宿。没过多久,匈奴入侵杀死辽西太守,打败了韩安国将军,韩将军迁调右北平。天子任李广为右北平太守。李广随即请求派霸陵尉一起赴任,到了军中就把他杀了。

毛病之三:兵败被捉,没有封侯。

雁门关一战,匈奴打败了李广的军队并生擒了李广。人们在赞叹李广夺得胡儿弓马的时候,忽略了后面,司马迁接着写到:“於是至汉,汉下广吏。吏当广所失亡多,为虏所生得,当斩,赎为庶人。”这段话的意思是:等到回到大汉朝廷,汉武帝派下了监察考评的官吏,对李广的这段经历进行综合考察评价。得出的结论是,李广所带部队伤亡太大,况且他本人又被匈奴生擒当了俘虏,按汉朝律令理当斩首。是李广花了银子,用钱赎罪,成为庶人。庶人就是老百姓。

毛病之四:功过相抵,没有封侯。

兵败被捉后过了两年,李广以郎中令官职率领四千骑兵从右北平出塞,博望侯张骞率领一万骑兵与李广分兵两路一同出征。行军约几百里,匈奴左贤王率领四万骑兵包围了李广。李广布成圆形兵阵,面向外,匈奴猛攻,箭如雨下。汉兵死了一半多,箭也快用光了。李广命令士兵拉满弓不放箭,而李广亲自用大黄弩弓射死了好几个匈奴副将,匈奴军才渐渐散开。军中从此都很佩服他的勇敢。第二天博望侯的军队赶到了,匈奴军退去。汉军非常疲惫所以也不能去追击。当时李广军几乎全军覆没,只好收兵回朝。按汉朝法律,博望侯行军迟缓,延误限期,应处死刑,用钱赎罪,降为平民。李广功过相抵,没有封赏。

毛病之五:缺少战功,没有封侯。

郎中令石建死后,皇上让李广接替石建任郎中令。元朔六年李广又被任为后将军,跟随大将军卫青的军队从定襄出塞征伐匈奴。许多将领因斩杀敌人首级符合规定数额,以战功被封侯,而李广的军队却没有战功。纵观李广一生,参加七十多次战斗,但我不知当时的所谓一次战斗是指多大规模(武装冲突叫战斗)?

毛病之六:杀害已降,没有封侯。

李广一生命运不济,他的部吏封侯者不少而李广始终不得侯爵。他曾私下悄悄地询问相命算卦的专家王朔:“难道我的相貌不配封侯吗?或是命中注定不该受爵?”王朔说:“将军自当省察,平生是否作过愧对良心的恨事?”李广说:“过去我镇守陇西时,羌人造反,我曾使用诈术,诱羌兵八百多人投降,加以坑杀,至今追悔不及,感到终身引恨。”王朔说:“最大的罪咎,莫过于使用诈术,最大的灾祸,莫过于杀害已降,这就是将军平生不得封侯的原因了。

最终:封侯路上迷了路,引颈自刎没封侯。

公元前119年,大将军卫青率军出击匈奴,李广以60多岁的高龄任前将军职。司马迁写到“大将军青亦阴受上诫,以为李广老,数奇。”如淳曰:“数为匈奴所败,奇为不偶也。”就是卫青曾暗中受到皇上的警告,认为李广年老,数奇,就是单数,命运不好,不要让他与单于对敌,恐怕不能实现俘获单于的愿望。那时公孙敖刚刚丢掉了侯爵,任中将军,随从大将军出征,卫青想让公孙敖跟自己一起与单于对敌,故意把李广调开。李广也知道内情,所以坚决要求大将军收回调令,卫青不答应他的请求。一气之下,李广没向卫青辞行就回到军中,从东路进发了。军队没有向导,迷失道路,结果落在卫青之后。卫青与单于交战,单于逃跑了。回兵后,卫青派长史带着干粮和酒看李广,顺便询问迷路的情况好向天子报告,李广没有回答。卫青派长史责令李广幕府的人前去受审对质。李广说:“校尉们没有罪,是我自己迷失道路,我亲自到大将军幕府去受审对质。”到了大将军幕府,李广对他的部下说:“我从少年起与匈奴打过大小七十多仗,如今有幸跟随大将军出征同单于军队交战,可是大将军又调我的部队去走迂回绕远的路,偏又迷失道路,难道不是天意吗!况且我已六十多岁了,毕竟不能再受那些刀笔吏的侮辱。”于是就拔刀自刎了。 司马迁写李广的真实本义

司马迁写李广不止是李广个人,而是写了陇西李氏家族的兴衰。李广死后第二年,他的弟弟李蔡因触犯国法(多占了景帝陵园的空地),被迫自杀。李广有三个儿子,当户、椒、敢。两个早死,惟有李敢还活着,李敢(当时是关内侯,有号无邑,比侯低一等,食二百户)因父亲的死与卫青闹矛盾,在狩猎时被霍去病暗箭射死。李敢有个儿子叫李禹,“好利”,没啥大出息。李广的大孙子李陵后因战败被俘,投降匈奴,李氏家族从此声败。这是其一。

司马迁写李广的死只有一句:“遂引刀自刭。”就这么五个字。飞将军之死竟然简单得如此轻描淡写在司马迁笔下是很少见的,司马迁落笔时的心境也会是如此的泰然轻松吗?按司马迁“士为知己者死”、“死或重于泰山”的死亡观,李广死得不值竟换不来史家的几行字?在这一点上,司马迁是否没瞧得起李广?这是其二。

由此看来,李广的死并非悲剧,那是有很多因素的,这还没有去检查他个人性情等方面的问题。即使作为军事将领所必备的才华,与卫青和霍去病相比,差距也是显而易见的。这是其三。

司马迁对李广的评价主要是表率作用好。李广象个老农民那样朴实憨厚、诚实勇敢,说话还结巴,但做得好。“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当个一定层次的模范人物还是满够条件的。这是其四。

文人武将对李广的感叹

李广的故事,引得后来的文官武将、宦仕侠杰或歌或咏、或悲或叹,特别是对他的不封侯更是嗟吁不已,甚者把酒扼腕、抽刀望天,真是奇言怪象,百出不穷。简单地举出几例:

杜甫在《将赴荆南别李剑州》诗中有:“但见文翁能化俗,焉知李广未封侯”的辨析。

王勃在《滕王阁序》发出“猿臂难封,李广乃不侯之将”,“时运不济,命运多桀,冯唐易老,李广难封”的嗟乎。

王维在古诗《老将行》发出“卫青不败由天性,李广无功缘数奇”的惊叹。

王昌龄在《出塞》诗中有“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的赞叹。

陆游砸《枕上作》一诗中有:“郑虔自笑穷耽酒,李广何妨老不侯”的调侃。

辛弃疾在《卜算子》词中有“李蔡人品在下中,却是封侯者”的不平。

吴敬梓在《儒林外史》中有:“甘棠由荫,空留后人之思;飞将难封,徒博数奇之叹”之叹。

郁达夫的“恨司马贫穷、江郎才尽、李广难朝”的感叹,等等。

人们大都是过多地看到了李广的优秀品质特点一面,而没有看到李广的那些毛病和问题的一面。

蔡东藩先生说的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老不封侯命可知,年衰何必再驱驰;

漠南一死终无益,翻使千秋得指疵。

《李广列传》给我们很多的启示

为将要有本领。人生在世要有一技之长,有自己的看家本领,有与他人比较而相对突出的东西。往大处说可历史留名;往小处说可养家糊口。从李广来看的确有自己的看家本领,个人能力也强,“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博得了万古英名,为后人所景仰和歌颂。

为战要合时宜。李广是一员战将,但他不是大将和统率的料。汉武帝的时代与匈奴作战已经是大规模、大兵团作、大范围了。战争的胜负不是靠一人的武力和呈强所决定的。李广呈一夫之勇缺乏指挥和指导战争的水平。文帝说的很清楚了:“惜乎,子不遇时!如令子当高帝时,万户侯岂足道哉!”这意思是说,真可惜呀,李广没生在好时候,如果是在高帝时(高祖刘邦公元前206年称帝,百年前),当个万户侯那不是很轻松的事情吗!为什么“高帝时,万户侯岂足道哉!”呢?因为在刘邦起家造反的时候,真是太需要一员战将了。李广生不逢时,命运不好,为后人扼腕。

为官要作表率。作为武官的李广表率作用那是做到了。“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这一千古以来形容为人师表的名言警句,是人们太熟悉不过的了。

为人要珍爱生命。欲望不要太高,追名求利的思想不要太重。太高了够不着,太重了背不动。达不到目标就想不通、怨恨。其结果,不是外害他人,就是内残自己。

“汉朝武将,大将军最大,之下就是四方将军(前将军、后将军、左将军、右将军)”,真的没有历史常识啊,西汉军制以大司马(原称太尉)为尊,大司马是加官,常在将号前加大司马后以示荣耀,大将军只设一人,然后是骠骑将军、车骑将军、卫将军、 前、右、左、后四将军各一人,以下四征、四镇及其他如度辽、横野、护匈奴都是杂号将军。至于李广之事史家已有中肯评述:“李广非大将才也,行无部伍,人人自便,此以逐利乘便可也,遇大敌则覆矣。太史公叙广得意处,在为上郡以百骑御匈奴数千骑,射杀其将,解鞍纵卧,此固裨将之器也。若夫堂堂固阵,正正之旗,进如风雨,退如山岳,广岂足以乎此哉?淮南王谋反,只惮卫青与汲黯,而不闻及广。太史公以孤愤之故,叙广不啻出口,而传卫青若不值一钱,然随文读之,广与青之优劣终不掩。”把一个好勇斗狠有匹夫之勇的人抬到第一猛将的位置上真是贻笑大方,霍去病十七岁以八百羽林军奔袭于大漠斩将擒王,生平作战多为深入敌后、长途奔袭,他怎么不迷路,自己没做好却怨天尤人生平多次战败还险些被俘,这个真的做的不够好啊。

军功授爵 -----飞将军的战功 连太史公 都没脸写出来

5楼 zhangzizhong1940
什么叫封侯?封:指帝王把爵位或者土地赐给臣子,起源于西周。西周封邦建国,始称封建。那时的国实际就是一座城市,也叫城郭。荀子在《儒效》中说:“周公兼治天下,立七十一国。”侯:是爵位,一般按照公侯男子爵的顺序排列不同的等级。

秦始皇统一中国以后,一个重大贡献就是废封建、行郡县,这是另外一个题目。其实秦以后的很长历史时期很多个朝代都有关于分封问题的争论和事情的发生。什么八王之乱了、藩镇割剧了等等。只不过后来的封侯多是授印、属于内侯,并无采邑,根据功劳和贡献大小给予不同的爵位,有百户侯、千户侯、万户侯,受其供养。

李广的祖先李信,是追杀燕太子丹的秦国大将,陕西人,后来迁移到陇西成纪(甘肃省秦州,现在静宁西南一带)。所以司马迁说:“李广陇西成纪人。”这样一来李广就是甘肃人了。

李广家世世受射,射是商代设立的官名,统领一百人为百射。世世受射就是世袭当官的意思。

李广生活在战争年代。孝文帝十四年,也就是公元前166年匈奴入侵,李广以良家子从军抗击胡人。良家子是什么?如淳云“非医、巫、商贾、百工也”。

李广猿臂善射,骑马弯弓,当时为汉中郎。他的叔辈弟弟李蔡也是郎官,都是武骑常侍。郎官是皇帝身边的侍卫集团,郎是廊的转意,因侍卫宫殿廊庑之下而得名。郎的来历一是帝王给予功臣子女做官的机会;二是赀(资)选,既花钱买的,连续三年每年满两千石就可有一人为郎;三是有一技之长的。当上郎官就可以进而补缺武骑常侍。武骑常侍是可以骑马挎刀常常跟随皇帝的侍卫,当上武骑常侍就可以秩(官吏的俸禄)八百石,而且可以经常随同皇帝出游和下乡了。李广在随同皇帝出游时表现勇猛,司马迁说他与野兽搏斗,但没有讲具体。其实,司马迁写李广文笔非常曲意、表面是褒扬,实质有很多入木三分的评析。他引用文帝这句话就有很深的意义。

文帝时,李广为武骑常侍;到景帝和武帝时,李广任陇西和北地的郡太守。郡是春秋至隋唐时期的地方行政区划的名称。春秋时设有郡和县,郡多在边远的地方,县则在内地。郡的面积大但地广人稀,所以郡的地位比县要低。到战国的时候边地逐渐繁荣,才在郡下面设立了县。可见,郡是那时候的地方最高行政区划。太守就是郡守,景帝改的叫太守。原先本是武官,相当于卫戍区司令,后来郡成为地方最高行政区,太守也就成为地方最高行政长官了,到明清时叫知府。李广任陇西和北地的郡太守,就相当于甘肃省省长。 司马迁写《李广列传》的苦衷

司马迁的《史记·李广列传》,因为有李陵那回事和那层关系,在史家秉性椽刀的基础上,写得更是格外上心,褒贬之词应更具真实性吧。那么,司马迁与李广、李陵有什么瓜葛呢?

李广有三个儿子,李陵是李广大儿子当户的儿子,就是大孙子。当户死得早,李陵是当户的遗腹子,后来做到将军,多次立功,最后一次率五千兵马深入匈奴领地作战,被匈奴十万大军围住,战败被俘,投降匈奴,单于大喜过望当即把女儿嫁给他。李陵在写给苏武的信中提到,想等待时机报效汉朝,但皇帝已经把李陵的老母妻儿一同杀死了。李陵列举了高帝以来对功臣的寡恩,表明再不能回汉朝了,后来病死在异国他乡。两厢对比这样分明,司马迁想说什么?司马迁能说什么?司马迁说了些什么?当皇帝闻听李陵投降,非常震怒,问到司马迁,司马迁说了李陵一些好话。其实,这次战斗贰师将军是主力(贰师将军就是李广利,汉武帝的大舅子。贰师是大宛国的地名,李广利到贰师夺取过良马,后来就把李广利称为贰师将军了)。皇帝怀疑司马迁替李陵辩解就是说贰师将军的坏话,就将司马迁下狱了。当时的制度是可以花钱买罪的,但司马迁家境贫穷,钱不够赎罪的。那些大臣和同僚都惧怕皇帝,没有一个出来帮助司马迁的。司马迁在狱中写了一篇文章,叫《报任安书》,指出:“人固有一死。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趋异也。”并列举了被侮辱的十种情况。司马迁受腐刑(即宫刑,使受刑的人不能生殖,就象腐烂的木头没有实际的内容,所以也叫腐刑。司马迁认为这是最残酷的侮辱)。司马迁的问题是另一个题目,这里只想说明司马迁写《李广列传》是有苦衷的。因此,写得格外小心、格外用心、格外倾心。可以说,《李广列传》是《史记》中最精彩的美文。

李广的英雄本色

《史记》把个李广这一从军四十多年身经七十余战的职业军人形象写得生动深刻。

第一个故事:写他阵前下马解鞍,令胡兵终不敢进击,引兵而去。匈奴入侵,皇帝派身边的一个贵人(内官之中受皇帝宠爱的人)随从李广学习军事。这贵人带着数十人马遇见了三个匈奴人,被其跑马射箭将数十人马全部杀尽,这贵人带伤跑了回来。李广说必是射雕者,遂带领百余人骑马追赶。行数十里见到三人,李广命令将其右包围,他自己与三人对射,射杀其中二人,生擒一人。一问,果然是匈奴射雕者,将俘虏绑在马背上。这时候来了数千匈奴骑兵,见李广才百十来人以为是来引诱匈奴骑兵或者是先头部队,非常惊恐,赶紧跑到一个山上去布阵。李广这百十来人更是非常惊恐,都想跑。李广说我们才百十来人,如果要跑匈奴肯定追射,我们留下来匈奴会以为我们是引诱他们,必不敢攻击。于是命令迎着匈奴骑兵前进,到离匈奴骑兵二里左右停住了,命令“皆下马解鞍!”士兵说:“虏多且近,即有急,柰何?”广曰:“彼虏以我为走,今皆解鞍以示不走,用坚其意。”於是胡骑遂不敢击。匈奴有个骑白马的将领在前面转悠,李广上马拉弓一箭将其射杀,骑马回来解下马鞍,放马吃草,他和士兵都躺下休息。天慢慢地黑了,胡兵始终感到奇怪不敢进击。夜半时,胡兵亦以为汉有伏军来攻打就引兵退去。天亮了李广率军回营。由此看来,李广不仅有勇,也有一点小计谋。

第二个故事:写他伤病被擒之后装死,夺得胡儿弓马,射杀追兵,得以逃脱。武帝即位后,左右近臣都认为李广是名将,于是李广由上郡太守调任未央宫禁卫军长官,后来又任命他为将军出雁门关进攻匈奴。匈奴兵多,李广寡不敌众,受伤被俘。匈奴人让他躺在一张网上,放置在两个马的中间,李广假装死了,偷眼看见旁边一个敌兵骑着一匹好马,于是,突然一跃而上,将那人推下马并夺得弓箭,打马往回奔跑数十里,又集合起残部。匈奴追来之后,李广取出胡儿弓箭射杀追骑,得以逃脱。司马迁写的这段故事,成为以后历代文官武将、豪士侠客极度讴歌推崇的典故。

第三个故事:写他出猎,射箭入石中。李广担任右北平太守时,一次出猎,误将草中巨石认成老虎,引弓发箭猛射,连箭羽都没入石头中去了。李广所居住的郡有老虎,他常常独自出去射杀,老虎虽然伤了他但终究还是被他杀死。人们在赞叹李广箭入石中和射杀老虎的时候,忽略了后面,司马迁接着写到的“因复更射之,终不能复入石矣。”白天一看是个大石头,再射之,怎么也射不进去了。

第四个故事:写他讷口少言,爱抚士兵,与士兵同甘共苦,有水时士兵不饮他不饮,有饭时士兵不吃他不吃。景帝死后,武帝即位,左右大臣都推荐李广,于是武帝启用李广为未央卫尉,程不识也是一员大将为长乐卫尉。程不识与李广都领军屯居边境以抗击匈奴。当时部队扎营是很有讲究的,而李广没有什么讲究和规律,“不击刀斗以自卫”。刀斗就是盆形平底有环的铜锅,可装一斗米,象个铃,白天用它做饭,夜间敲着它巡逻。平原游击队是敲绑子。李广的部队扎营虽然“不击刀斗以自卫”但也没有遇害。程不识不是这样,排兵部阵非常讲究,部队扎营、行伍排序、夜击刀斗,官兵不得休息,也没有遇害。所以,士卒多愿意跟从李广。

第五个故事:称赞李广廉洁,家无余财也终不言家产事。“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说的就是李将军。“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也说李广虽不善言辞,但能感动他人。他死那天,认识和不认识他的,都为之悲哀。

第六个故事:写李广居右北平,匈奴闻之,给他起了个外号,叫“汉之飞将军”,避之数年,不敢入右北平。

那么,司马迁除了写李广的无人可比的诸多的优秀品质特点之外,还写了李广的哪些毛病尤其是不封侯的原因呢?这写正是人们在评价李广时所忽略的问题。 李广的毛病

毛病之一:私受军印,没有封侯。

景帝刚即位时,李广任陇西都尉后改任武骑郎将,在吴、楚七国叛乱时任骁骑都尉,随从太尉周亚夫反击叛军,在昌邑城下夺了敌人的军旗,本来可以立功扬名了。可是中间出了一件事,由于梁孝王(景帝的弟弟)把将军印授给李广,所以朝廷没有对李广进行封赏,调他任上谷太守。当时梁王有窥视帝位的野心,李广缺乏政治上的敏感,用现在的一句话说:给你就接,你虎哇。引起了当朝皇帝的疑忌。文颖解释说:“广为汉将,私受梁印,故不以赏也。”

毛病之二:官报私仇,没有封侯。

李广和灌强一起隐居兰田,常到南山中打猎。一天夜里带着一名随从和别人一起在田野间饮酒。回来时走到霸陵亭,霸陵尉不知在哪也喝醉了,大声喝斥禁止李广通行。李广的随从说:“这是前任李将军。”亭尉说:“现任将军尚且不许通行,何况是前任呢!”便扣留李广在霸陵亭下住了一宿。没过多久,匈奴入侵杀死辽西太守,打败了韩安国将军,韩将军迁调右北平。天子任李广为右北平太守。李广随即请求派霸陵尉一起赴任,到了军中就把他杀了。

毛病之三:兵败被捉,没有封侯。

雁门关一战,匈奴打败了李广的军队并生擒了李广。人们在赞叹李广夺得胡儿弓马的时候,忽略了后面,司马迁接着写到:“於是至汉,汉下广吏。吏当广所失亡多,为虏所生得,当斩,赎为庶人。”这段话的意思是:等到回到大汉朝廷,汉武帝派下了监察考评的官吏,对李广的这段经历进行综合考察评价。得出的结论是,李广所带部队伤亡太大,况且他本人又被匈奴生擒当了俘虏,按汉朝律令理当斩首。是李广花了银子,用钱赎罪,成为庶人。庶人就是老百姓。

毛病之四:功过相抵,没有封侯。

兵败被捉后过了两年,李广以郎中令官职率领四千骑兵从右北平出塞,博望侯张骞率领一万骑兵与李广分兵两路一同出征。行军约几百里,匈奴左贤王率领四万骑兵包围了李广。李广布成圆形兵阵,面向外,匈奴猛攻,箭如雨下。汉兵死了一半多,箭也快用光了。李广命令士兵拉满弓不放箭,而李广亲自用大黄弩弓射死了好几个匈奴副将,匈奴军才渐渐散开。军中从此都很佩服他的勇敢。第二天博望侯的军队赶到了,匈奴军退去。汉军非常疲惫所以也不能去追击。当时李广军几乎全军覆没,只好收兵回朝。按汉朝法律,博望侯行军迟缓,延误限期,应处死刑,用钱赎罪,降为平民。李广功过相抵,没有封赏。

毛病之五:缺少战功,没有封侯。

郎中令石建死后,皇上让李广接替石建任郎中令。元朔六年李广又被任为后将军,跟随大将军卫青的军队从定襄出塞征伐匈奴。许多将领因斩杀敌人首级符合规定数额,以战功被封侯,而李广的军队却没有战功。纵观李广一生,参加七十多次战斗,但我不知当时的所谓一次战斗是指多大规模(武装冲突叫战斗)?

毛病之六:杀害已降,没有封侯。

李广一生命运不济,他的部吏封侯者不少而李广始终不得侯爵。他曾私下悄悄地询问相命算卦的专家王朔:“难道我的相貌不配封侯吗?或是命中注定不该受爵?”王朔说:“将军自当省察,平生是否作过愧对良心的恨事?”李广说:“过去我镇守陇西时,羌人造反,我曾使用诈术,诱羌兵八百多人投降,加以坑杀,至今追悔不及,感到终身引恨。”王朔说:“最大的罪咎,莫过于使用诈术,最大的灾祸,莫过于杀害已降,这就是将军平生不得封侯的原因了。

最终:封侯路上迷了路,引颈自刎没封侯。

公元前119年,大将军卫青率军出击匈奴,李广以60多岁的高龄任前将军职。司马迁写到“大将军青亦阴受上诫,以为李广老,数奇。”如淳曰:“数为匈奴所败,奇为不偶也。”就是卫青曾暗中受到皇上的警告,认为李广年老,数奇,就是单数,命运不好,不要让他与单于对敌,恐怕不能实现俘获单于的愿望。那时公孙敖刚刚丢掉了侯爵,任中将军,随从大将军出征,卫青想让公孙敖跟自己一起与单于对敌,故意把李广调开。李广也知道内情,所以坚决要求大将军收回调令,卫青不答应他的请求。一气之下,李广没向卫青辞行就回到军中,从东路进发了。军队没有向导,迷失道路,结果落在卫青之后。卫青与单于交战,单于逃跑了。回兵后,卫青派长史带着干粮和酒看李广,顺便询问迷路的情况好向天子报告,李广没有回答。卫青派长史责令李广幕府的人前去受审对质。李广说:“校尉们没有罪,是我自己迷失道路,我亲自到大将军幕府去受审对质。”到了大将军幕府,李广对他的部下说:“我从少年起与匈奴打过大小七十多仗,如今有幸跟随大将军出征同单于军队交战,可是大将军又调我的部队去走迂回绕远的路,偏又迷失道路,难道不是天意吗!况且我已六十多岁了,毕竟不能再受那些刀笔吏的侮辱。”于是就拔刀自刎了。 司马迁写李广的真实本义

司马迁写李广不止是李广个人,而是写了陇西李氏家族的兴衰。李广死后第二年,他的弟弟李蔡因触犯国法(多占了景帝陵园的空地),被迫自杀。李广有三个儿子,当户、椒、敢。两个早死,惟有李敢还活着,李敢(当时是关内侯,有号无邑,比侯低一等,食二百户)因父亲的死与卫青闹矛盾,在狩猎时被霍去病暗箭射死。李敢有个儿子叫李禹,“好利”,没啥大出息。李广的大孙子李陵后因战败被俘,投降匈奴,李氏家族从此声败。这是其一。

司马迁写李广的死只有一句:“遂引刀自刭。”就这么五个字。飞将军之死竟然简单得如此轻描淡写在司马迁笔下是很少见的,司马迁落笔时的心境也会是如此的泰然轻松吗?按司马迁“士为知己者死”、“死或重于泰山”的死亡观,李广死得不值竟换不来史家的几行字?在这一点上,司马迁是否没瞧得起李广?这是其二。

由此看来,李广的死并非悲剧,那是有很多因素的,这还没有去检查他个人性情等方面的问题。即使作为军事将领所必备的才华,与卫青和霍去病相比,差距也是显而易见的。这是其三。

司马迁对李广的评价主要是表率作用好。李广象个老农民那样朴实憨厚、诚实勇敢,说话还结巴,但做得好。“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当个一定层次的模范人物还是满够条件的。这是其四。

文人武将对李广的感叹

李广的故事,引得后来的文官武将、宦仕侠杰或歌或咏、或悲或叹,特别是对他的不封侯更是嗟吁不已,甚者把酒扼腕、抽刀望天,真是奇言怪象,百出不穷。简单地举出几例:

杜甫在《将赴荆南别李剑州》诗中有:“但见文翁能化俗,焉知李广未封侯”的辨析。

王勃在《滕王阁序》发出“猿臂难封,李广乃不侯之将”,“时运不济,命运多桀,冯唐易老,李广难封”的嗟乎。

王维在古诗《老将行》发出“卫青不败由天性,李广无功缘数奇”的惊叹。

王昌龄在《出塞》诗中有“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的赞叹。

陆游砸《枕上作》一诗中有:“郑虔自笑穷耽酒,李广何妨老不侯”的调侃。

辛弃疾在《卜算子》词中有“李蔡人品在下中,却是封侯者”的不平。

吴敬梓在《儒林外史》中有:“甘棠由荫,空留后人之思;飞将难封,徒博数奇之叹”之叹。

郁达夫的“恨司马贫穷、江郎才尽、李广难朝”的感叹,等等。

人们大都是过多地看到了李广的优秀品质特点一面,而没有看到李广的那些毛病和问题的一面。

蔡东藩先生说的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老不封侯命可知,年衰何必再驱驰;

漠南一死终无益,翻使千秋得指疵。

《李广列传》给我们很多的启示

为将要有本领。人生在世要有一技之长,有自己的看家本领,有与他人比较而相对突出的东西。往大处说可历史留名;往小处说可养家糊口。从李广来看的确有自己的看家本领,个人能力也强,“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博得了万古英名,为后人所景仰和歌颂。

为战要合时宜。李广是一员战将,但他不是大将和统率的料。汉武帝的时代与匈奴作战已经是大规模、大兵团作、大范围了。战争的胜负不是靠一人的武力和呈强所决定的。李广呈一夫之勇缺乏指挥和指导战争的水平。文帝说的很清楚了:“惜乎,子不遇时!如令子当高帝时,万户侯岂足道哉!”这意思是说,真可惜呀,李广没生在好时候,如果是在高帝时(高祖刘邦公元前206年称帝,百年前),当个万户侯那不是很轻松的事情吗!为什么“高帝时,万户侯岂足道哉!”呢?因为在刘邦起家造反的时候,真是太需要一员战将了。李广生不逢时,命运不好,为后人扼腕。

为官要作表率。作为武官的李广表率作用那是做到了。“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这一千古以来形容为人师表的名言警句,是人们太熟悉不过的了。

为人要珍爱生命。欲望不要太高,追名求利的思想不要太重。太高了够不着,太重了背不动。达不到目标就想不通、怨恨。其结果,不是外害他人,就是内残自己。

10楼 人猿相揖别
写得好极了。李广身经70余战,要是有真本事,早封侯了。
要是没真本事早死了,或者早被皇帝赐死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