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人民警察是人民民主专政的重要工具之一,是具有武装性质的国家治安行政管理机关。作为一名基层派出所民警,肩负着保一方平安之重任,如何履行好自己的职责,工作给我的感受:树好形象,严格执法,办事公正,维护好法律的威严,社会一定会变得更加的和谐、稳定。下面我便谈下自己的一次出警经历:

2016年8月1日下午,光明村陈先满老人打电话报警称:自家门前的一片藕塘,全塘的荷叶不知被谁给砍断了,希望派出所调查处理。

接警后,我和教导员孙中元立即赶到现场,眼前的情景顿时让我们陷入了深思,老人一亩多田的藕塘,原本亭亭玉立的荷叶,全部从茎部砍断飘落于水中,究竟是纠纷引起,还是矛盾所致,否则行为人不可能有如此举动。于是我问老人:你的藕塘与别的村民存在纠纷吗?老人说这是村里分给他的,不存在任何纠纷。接着我又问老人:你在村里是否有关系不和的人?老人说只有张某一个人,是村里的外地女婿,多年前两人间吵过架,关系一直不好,不过并不是他干的。最后我又问老人:砍断这么多荷叶,这可得费一定的时间,应该有人看到吧?老人听我这么一说,这才向我们透露出相关信息:原来老人长期居住在宣城,中午是舅老爷打电话给他才得知的,于是赶回家中报了警,听其舅老爷说是村里的李某所为,且很多人都看到了。当时老人的情绪十分激动,称就是张某指使李某这么做的,荷叶被李某这么一搞,下面的莲藕全烂了,三年内都不会长出莲藕,要求必须给予经济上的赔偿。

孙教立即对老人进行谈话,我便到村里找当时的目击者,谁知找到了老人的舅老爷,却说自己并没有看到,而是听别人所说,便向我提供了两个证人。然而,当我找到这两个证人时,谁都不愿出面作证,因为都是同村人,这完全在我的预料之中。

通过与老人的谈话,我们这才了解到详细情况,原来藕塘实际上属于好几户村民,老人享有还不到三分之一的股份。考虑到都是同村人,希望能够有效化解矛盾,我们做了半天的思想工作,老人从1500元终于降到了300元,觉得当事人完全可以接受,我们这才答应了老人的要求。

在村干部的带领下,我们直接来到李某家中,一看便知是个木讷之人,对于民警的不断询问,李某自始至终是坐在餐桌上傻笑,承认事情是他所为,说藕塘他家也享有4人的股份,准备秋后买几只鹅在塘里放养,觉得荷叶碍事,所以才这么做的。一听李某的解释,这个属于集体的塘口,相互间肯定是存在着矛盾,我们对李某的鲁莽而又无知的行为,给予了严肃的批评教育。一旁的妻子听了十分气愤,要求民警把丈夫抓走,并哭着执意离婚。

为防止家庭内部产生不应有的矛盾,我们便把李某单独叫到了一边,提出必须给予经济赔偿时,因李某不愿赔钱,便以家中拿不出钱为借口,要求过些天,等自己打工挣到了钱再给老人。孙教便给李某20天,最多一个月的期限,双方都表示愿意接受。300元钱怎么可能没有呢?当时我已看透了李某的心思,临走时特意敲打李某,如果到时不给老人的钱,我一定会上门来找他,可不要把我们民警说的话当儿戏。

一个月的时间转眼即到,事情果真没有出乎我的预料,看来必须二次上门。8月30日上午,我再次来到了李某家中,见大门紧锁。村民一见到我,便得知我的来意,告诉我李某下地干活去了,其中一个村民笑着说:“没吊事,荷叶又重新长起来了”。我告诉村民:荷叶长不长我不管,对于我们公安机关处理的结果,必须按要求履行。当时好几个村民都气愤地说:藕塘并不属于陈某一家,要求300元钱必须平分,称莲藕是自生的,也从来没有挖过,陈某纯粹是无事生非。大家都纷纷偏向李某,一听便知,陈某与村民关系的不和。李某的侄子如同火上浇油,那天也正是他不想让叔叔拿钱,才留下这个后遗症,却拍着胸脯气凶凶地对我说:“要抓你们就把我抓走吧,没个吊(及时刹住改口),就这么一点小事,你们公安机关就不得了了。”男子的话一下激怒了我:“你说什么啊?给我再说一遍,说得好,看来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说完我便转身准备走人,这时有村民七嘴八舌地说道:他家有人,民警肯定会向着他的。男子意识到自己不该的冲动,连忙上前向我陪笑道:这事与他没有关系,希望能单独和我聊一聊,我答应了男子的请求。

男子告诉我陈某就在家中,要我陪他一道,再做一次调解工作,总之就是不想给钱。我告诉男子,不要在这和我开“国际”玩笑,藐视我没有关系,可千万不要藐视法律。男子便问我:这点小事有什么大不了的,能算得上是犯法吗?我说不懂法没有关系,现在网络十分方便,上网查一查就知道了。莲藕是属于农民的农作物吧?农民的农作物属于农民的私有财产,对他人私有财产的侵犯,如果造成的经济损失比较大,则可能按照故意毁坏财物罪来处理。如果不大,会按照治安案件处理,此外还需承担赔偿责任,所以对于李某的行为,行拘几天没有问题吧?另外还要给予经济上的赔偿。男子听我这么一说不再言语,立即向我表态,如果叔叔不给钱,他就拿钱给陈某。最后我告诉男子:现在此事只有两种解决方案,一是现在就拿钱给我交给陈某;二是让陈某打电话给我,说事情已经处理好,不需要公安机关介入,否则我明天就给李某下达传唤证。男子叫我放心,他一定会把这件事处理好。

开车回所的路上,没想到最多十分钟的时间,陈某便给我打来了电话:“警官你好!我是那天报警的陈先满,关于藕塘的事,我们已经解决好了,这事给你添麻烦了,你辛苦了,谢谢你了!”我问老人对这件事处理的结果满不满意?老人高兴地回答:满意!最终双方的矛盾得到了圆满化解,我顿时感到无比的欣慰。便告诉老人,没有关系,这是我们应做的事,只要他们都满意,便是我们工作最大的快乐!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