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抗战期间,为配合新四军部队攻打兴化县城,16岁的吴成余奉命潜伏到兴化伪军保安团团长刘志高身边,伺机行事。

刘志高原来是兴化独立团的一个排长,他的那个排有50多人,一门小炮。刘志高身体好,力气大,枪法准,打仗不怕死,屡立战功,上级很看重他。

1944年12月,驻兴化伪军22师刘湘图师长派人游说刘志高,并开出优厚的条件,只要归顺汪伪政府,可以做兴化的保安团长,在兴化城里给他一幢房子,帮他成家。刘志高动心了,把手下那一个排的人以及各种轻重武器全部带到兴化,投靠了刘湘图。刘湘图没有食言,送了一幢房子给刘志高,并帮他找了个老婆。刘志高摇身一变,成了伪军保安团长。

1945年春天,刘湘图为加强兴化城的防备力量,派刘志高防守兴化南门外围阵地。

兴化南门外有五十多个大、小碉堡。这五十多个大、小碉堡的总指挥是刘志高。要拿下兴化城,必须先打掉这些大、小碉堡。为了顺利拿下这些碉堡,减少攻城部队伤亡,负责攻打南门的苏中军区三团团长吴光明决定派吴成余和余怀满潜伏到刘志高身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抗战老兵吴成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吴成余是兴化县红星乡人,孤儿,15岁时和爷爷、奶奶一起到江南讨饭。一天夜里,在破庙里遇到一支新四军部队。新四军的一位领导动员他参加新四军,给了他可以买三担大米的钱,并开了介绍信,让他回去把爷爷、奶奶安排好后,带介绍信到兴化茅山找新四军部队报到。有人认为,吴成余拿了钱就不会参军了。但吴成余准时到茅山找到了新四军部队。

余怀满比吴成余大一岁,是刘陆古庄人,曾和有经验的侦察员化装成拉黄包车的潜入泰州县城搞过情报,后来因为三垛伏击战部队伤亡大,临时让他到医院帮忙。他俩在出外谋生期间参加新四军的经历,家乡人都不知道。

县大队的葛队长负责安排潜伏的具体事宜。他先找伪乡长樊石开。樊石开和刘志高以前是一个村的,俩人从小就在一起玩,关系很好。樊石开主动为新四军部队筹集过粮草。葛队长请他写个介绍信,介绍俩人到刘志高身边做事,樊石开一口答应下来。葛队长拿了介绍信找吴成余、余怀满谈话,让他俩潜伏到刘志高身边,具体工作是,在新四军部队攻打兴化县城时,伺机劝他投降。最后,葛队长说:“给你们两人放假3天,回家告诉亲戚、朋友、邻居,自己一直在外面讨饭,认识了樊乡长。现在,樊乡长要介绍自己到县城做事。”葛队长叮嘱,尽量让村里人都知道这件事。

三天后,吴成余和余怀满一起带介绍信去找刘志高。路上,俩人一致认为:“先千方百计获得刘志高的信任,让他给我们发枪。”

刘志高的指挥部离兴化南城门有一里多路,在一个大院子里。那大院子里有好几栋平房,驻30多个伪军。院子的前后都门,院墙很厚,战时可作掩体用。院里有一个大碉堡,紧靠院子的南门。碉堡共4层,有地下室。这个大碉堡和外面的小碉堡有地下道连接。一旦打起仗来,可以互相策应。

刘志高听说吴成余和余怀满是自己朋友樊乡长介绍过来的,很高兴,手一挥:“警卫员,到库房去,一人发一支枪。”吴成余和余怀满心中暗暗高兴:“想不到这么顺利。”

刘志高旁边有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说了一声:“慢!”然后上前一步,在刘志高耳边悄悄说了几句。刘志高皱了皱眉头,重新打量了一下吴成余和余怀满,指着尖嘴猴腮的那个人说:“这是林副团长,我们这边的二当家,他想问你们几个问题。”

“为什么要加入保安团?”

余怀满说:“想混口饭吃。”

“你们老家有共产党的队伍,为什么不加入共产党?”

“我们村里有人加入共产党的独立团,可不久又都跑回来了。他们说,独立团太苦了,经常饿肚子。”

吴成余在一旁接着说:“共产党队伍的纪律太严,让人受不了。”

那尖嘴猴腮的家伙点了点头,转身对刘志高说:“我建议先让他们到伙食房帮忙。”

俩人不免有点失望,但仍然装着高兴的样子。

在伙食房工作几天,吴成余慢慢了解到这里的情况,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是刘志高的军师,伪军们背后叫他“猴子军师”,他经常帮刘志高出坏主意,当年就是他极力怂恿刘志高叛变的,是一个铁杆汉奸。

俩人热情做事,伪军士兵要水喝,有水及时送,无水立即烧。锅里饭不够吃,他们把饭让给别人吃,宁可自己饿肚子。很快,不但伙食房的师傅们喜欢他们,刘志高手下的士兵们对他们印象也不错。

8月初,有个伪军告诉吴成余,新四军可能要攻打兴化县城。前几天,兴化城里抓了好几个新四军侦察员。吴成余心里有点紧张,他担心这些侦察员中有他熟悉的战友。他盼望着新四军早日攻城。他想到时候抢一支枪,干掉刘志高和那个阴森森,整天没有笑脸的“猴子军师”。但又一想,不能感情用事,要想办法完成上级交给自己的策反任务。

一天,一艘铁板船开到刘志高驻地,船上下来五六个日军,押着一个绑着的中年人。刘志高赶紧集合队伍欢迎。

翻译说:“这是皇军在兴化城里抓获的抗日分子。”日军头目指着刘志高手下的三十几个人问那个中年人:“这里,抗日分子的,有没有?说实话,黄金大大的。不说实话,死啦死啦的。”

吴成余不认识这个中年人,但他看到余怀满的额头上冒出一层细汗,但仍然装着很自然的样子,只是眼睛不时地瞄着刘志高擦在腰上的手抢蠢蠢欲动。他想:“这个中年人可能认识余怀满。”

那中年人抬起头,先看了前面几排刘志高手上三十多个拿枪的士兵,然后看了吴成余和余怀满一眼,吴成余的心扑通乱跳,手心也出汗了。那中年人的眼光没有在他俩身上停留,最后紧紧地盯着刘志高说:“他是抗日分子!就是他安排我到兴化县城行刺你们的。”刘志高吓得脸色都变白了,连说:“冤枉,冤枉啊!我对皇军大大的忠心!”

那日军头目拔出指挥刀,指着那中年人说:“你的,大大的狡猾,狡猾!”挥刀向那个中年人砍去。

那中年人就是当年带余怀满到泰州城里搞情报的同志。这位英雄的牺牲,更加坚定了他们完成任务的决心。

那日军头目和刘志高说了几句话后就走了。日军走了以后,部队里气氛紧张多了。刘志高天天命令部队加固工事,不断找手下人谈话,封官、许愿、打气。几天后,一批新兵补充过来。

有一个伪军悄悄告诉吴成余,“猴子军师”曾派人到他俩的家乡了解情况,发现他们没有说假话。吴成余心中暗暗吃惊,同时佩服葛队长的深谋远虑。

刘志高对吴成余、余怀满的戒备虽然松了不少,但还是不肯发枪给他们。吴成余心中暗暗作急,余怀满却不慌不忙悄悄对吴成余说:“我们已经初步获得刘志高的信任了。但那个‘猴子军师’对我们还一直有疑心。目前,我们要沉住气,不能前功尽弃。最近,我得到一个消息,刘志高的老婆怀孕了,我估计他肯定不想死。”

1945年8月28日,新四军攻打兴化南门。刘志高让“猴子军师”带老兵在碉堡里抵抗,自己带新兵趴在院墙上对外放枪。双方激战一天,刘志高凭借坚固的工事,多次打退新四军的进攻。“猴子军师”特别积极,炮声一停,立即敦促士兵修整工事。战斗中,吴成余、余怀满冒着炮火,及时给战壕里的士兵送饭、送水,刘志高非常满意。

第二天凌晨,刘志高正在院中布置作战任务,一发炮弹呼啸而至。一旁的余怀满大叫一声:“卧倒!”将刘志高推倒在地,扑到他身上。炮弹在院中爆炸,两个士兵当场炸飞。炮声过后,余怀满一把拉起刘志高:“快,进碉堡!”吴成余也跟着进了碉堡。吴成余见余怀满怀中鼓鼓的,不知是什么。

刚进碉堡的地下室,一颗炮弹在碉堡顶上爆炸,脚下的土地猛烈一颤,头上尘土纷纷而下。刘志高吓得面色苍白,拉着余怀满的手,声音颤抖:“打退共军后,我一定,一定让你做班长。”余怀满趁机说:“刘团长,我听说您夫人正怀着您的孩子呢。不要打了,要不然夫人就见不到您了。”

吴成余在一旁附和着说:“再来几颗炮弹,我们肯定被活埋在这里。”

刘志高叹了口气,对吴成余说:“你上去,叫他们别打了。”

吴成余心中大喜,赶紧跑出碉堡,边跑边喊:“刘团长让你们不要打了。”一边说一边去开院子南边的大门。突然,一支枪管顶住吴成余的后背。吴成余听到“猴子军师”冰冷的声音:“不许动!我果然没有猜错,你俩是共党的奸细!今天,老子送你上路!”“猴子军师”话音未落,后面响起枪声,吴成余回头一看,“猴子军师”头部中弹倒地,余怀满手中的枪口冒着余烟。原来,余怀满把刘志高扑倒在地时,顺势拿了他身上的手枪。余怀满大喊:“快,开大门!”

刘志高被活捉,吴光明团长让他向各个碉堡喊话,停止抵抗!

攻城部队顺利抵达南门城下。经过三天三夜血战,兴化县城终于回到了人民的怀抱。

吴成余在解放战争中负伤后转业回了老家。他今年88岁,建国后,因为子女多,生活一直不好,但他没有向党提要求,没有房子住,就住排涝站。后来,兴化民政局知道他的情况后,批了一万元给他砌了三间小瓦房。他现在和老伴一起在乡下生活。

吴成余说:“现在政府对我很关心。民政局的顾德华局长经常安排志愿者来看我,安排媒体采访我。我虽然为抗战做了一点贡献,这不值得骄傲,比我功劳大的人多得很。”

后来,吴成余听说,余怀满又走上了抗美援朝的战场。吴成余非常想念和余怀满一起同生共死的那段战斗岁月,但却无法与他联系上,感到非常遗憾。

本文作者:顾少俊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