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老兵李保生:枪不离身武工队杀鬼子汉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李保生 汉族,1924年生,河北安新人。

1943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4年-1946年,冀中军区第九分区武工队一班班长、代理队长。

1948年,冀中军区独立三营战士,后编入回民大队三中队。1949年10月1日,作为受阅部队战士,参加开国大典。1956年,转业至核工业地质局二二四大队,历任技校驾驶员、车队副队长、指导员。1984年4月,离休。

[印象]黝黑的皮肤,瘦且高的身材。额头深深的皱纹,脸庞、下巴上银白色的短髭。如果不是胸前别满了军功章,李保生老人看起来更像一位华北平原的老农。

60多年前的中国华北,正是遭受日本帝国主义铁蹄罪恶蹂躏的地方。李保生,还有他的父辈,就在如此恶劣的环境里生存。说起敌后抗日斗争,河北口音的老人语速极快,是仇恨,是愤怒,是忘不了特殊年代的艰辛,是对比今昔的感慨。

讲述中,老人的眼睛时而眯缝着,似乎在透视遥远的岁月。

[自述]我是1943年入党的,当时是地下党员。那个时候我是俺老家董家庄的村长。表面上做村长,实际上给咱八路军干事哩。我老家那时是拉锯战的地点,环境恶劣得很,日本鬼子实行“三光”。我们要做的,就是保护八路军干部和家属。当时我那个枪是不离身的,睡觉也握在手里。

护送学生过封锁线

1944年初,还穿着棉衣的时候,上级交给我一个任务,护送一批抗大的学生过平汉铁路,就是要通过封锁线。那个地方到处都是日本鬼子修的炮楼,四周还有深沟,里面放满水。顺利通过,谈何容易?

护送他们过去,到了陕北,你就算立了一功;出了差错,拿你是问。那时候,接受任务没有多余话。我觉得压力挺大,就找了五六个精干的民兵,勘察地形,先摸清鬼子的行踪。

到了行动那天晚上,抗大的学生来了,五六十个人,有男有女,都挺精干。我对领头的干部说,我保证把你们送过去,但你得听我指挥,因为俺地形熟。

我们几个人带着他们几十个人,刚到铁道边,日本鬼子的铁甲车来了。我们把这个车叫王八盖子,这个车挺厉害,里面机枪火力很猛。我们只能从这里过,它停着不走,咋办?

我对学生们说,你们埋伏好,不要动;又对民兵说,咱们过去,到二三百米外,打上几枪。枪响了,王八盖子一听动静,过去了。我们赶快回来,我手一挥,通过!几十人就过去了,送出去七八里远。领头的干部对我说,你完成了任务,我们感谢你。

端掉鬼子炮楼

1945年初,我到了冀中军区第九分区武工队,一共两个班,我是一班班长,还代理过一段时间的队长。主要任务就是抓汉奸特务、狗腿子。还有就是保护农民,抢种抢收,坚壁清野,不让敌人抢走一颗粮食。

我还上过冀中军区战报哩!那是日本鬼子快完蛋了,更加疯狂的时候,苞谷出苗还不高呢,中共安新县委书记对我说,交给你个任务,有个汉奸家里的工事炮楼里住着日本鬼子,把它端了。我一听,这个任务很厉害啊!我说,行。

天擦黑,我就带一个排上去了。主要把炮楼那个高点压住,就好办了。可鬼子的机枪厉害,哇哇哇地叫,打的子弹不下两麻袋。靠了两次梯子都不行,伤了我们二三十个人。一批倒下了,又一批上去。我们不断朝上扔手榴弹,炸哑了炮楼。另一支挖地道的民兵也快把洞挖通了。小日本一看不好,逃了。

我那个时候,20出头,正是干事的年龄。除了护送党的干部,还给八路军送粮食、盐。那时候吃点盐都很困难,现在想起来真是不容易。那都是怎么过来的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