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当兵的记忆---应征入伍

应征入伍

今天是12月4日,是我们入伍出征的日子,是一个值得记忆的日子。两拨战友相约聚会,因不在市内而错过......,却又勾起了对43年前当兵的一些记忆:

应征

我们通常称作73年兵。被批准入伍的时间是在1972年11月30日。是日,由青岛市市南区人武部下发入伍通知书。自这年的12月4日离家集结,到我1976年3月初退伍离开部队,在军营生活了3年又3个月。

毛主席语录:

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要准备打仗。

ZKJ同志:

你积极地响应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号召,以实际行动保卫毛主席,保卫社会主义祖国,保卫无产阶级专政,这是很光荣的。现经市南区革命委员会批准你服现役,望接此通知后于12月2日上午八点前往我部集中。

中国人民解放军山东省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武装部(章)

1972年11月30日

1972年的12月1日,当我接过一张小小的红色封面的《应征青年入伍通知书》,多日的焦急等待和担心,终于是尘埃落定。

国家实行义务兵役制,参军当兵一直是非常踊跃和热门的。“好鉄必打钉好儿必当兵,当了解放军人生最光荣”。当兵不仅是适龄公民应尽的义务和责任,同时还可能是更为良好的出路。特别是在“文革”、七十年代初,在经过“三支两军”、在学雷锋、学王杰的热潮中,部队及军人的形象和声誉空前。“全国人民学解放军”,作为人民共和国的支柱和文化大革命的坚强柱石的解放军,还被称作是一个大学校和革命大熔炉。甭说当兵,在那个时期,就是能有一身当兵穿着的军装,或者仅仅是一顶军帽、一个黄挎包,也足以值得荣耀。能参军入伍,到部队大学校去熔炼、为伟大祖国站岗,成为青年人的梦求。

1973年的征兵工作是在72年10月份开始的。

受“9.13”林彪事件的影响,1971年国内没有正常征兵。72年的应征人员自然就比常年要多。

当时,城镇征兵的主要来源,仅限于企事业单位适龄青年和部分学校的应届毕业生。我们出生的那个年代,由于家庭兄弟多,赶上文革后,连续两届幸运分配就业的70、71届(1954年出生部分)初高中毕业生和应届毕业在校生,足以构成了庞大的,且年龄跨度大的应征队伍。入伍名额是有限的,竞争也非常激烈。由于少走了一年度兵,应征年龄仍在18-22岁,即1950年到1954年底年龄段,到部队后,战友中竟还有49年的老兄和55年的小弟。

经过一个多月层层筛选,在通过体检和政审后,青岛市市南区共有100余名适龄男青年被批准入伍。

体格检查并不像想象的复杂和有难度。市南区的征兵体检站设在现在的海洋大学校园内。我参加体检是在一天的下午,赶到体检站,前来体检的应征青年为数不少,遇到了往日同学和不少一同入局或比我们晚一年入局的同事。按顺序检测了身高、体重、视力、五官、脉搏、血压,是否X光透过视已记不清啦,裸体检查身体上是否有疤痕或异常,是头次经历。一圈下来,体检表上的结果:符合潜艇兵身体标准。

当时的政审不会是太大问题。那个年代,以阶级斗争为纲,讲出身、讲成份、讲政治表现,如果家庭或个人有历史与表现问题,是不能分配工作和就业的。能就业和需单位同意报名应征的,个人应在政治上、表现上和家庭方面不会有问题。政审和筛选的很大成分,在于背景和关系的平衡。

我是在12月1日下午,由所在单位领导通知到局人武部报到。除领取入伍通知书外,局里赠送给每位批准入伍的同志一本塑料皮日记本,留作纪念,同时勉励入伍同志到部队后好好干。当年我们单位一批入伍的共有6名同志,这就需要提到文革期间单位归属部队给予了方便,其中4个为机动名额。

12月2日,是我们入伍后首次集中,地点是在原市电信局礼堂。内容是由部队同志向被批准入伍的新战士发放被装。记得领到的被装是:一套棉衣裤及罩衣,黑布棉鞋、载绒棉帽,黄绿色棉被、白床单、包袱皮;衬衣、衬裤和大内裤,还有印着“将革命进行到底”红字样的白毛巾和黄军用挎包、口杯。是否还发了绒衣裤和胶鞋,已记不太清了。

中午饭在礼堂,每人分得4个热气腾腾的白面猪肉大包(不够还有),当年感到无比的香美,这应是入伍后的第一餐,但不知是接兵部队还是地方人武部管的饭。

发放被装后的不足两天的时间,用于个人事情处理。首先,回单位向师傅和同事,以及工作了两年的单位道别。接待了前来话别的同学、伙伴;还身着无帽徽、领章的新军装分别与家人和要好的同学、伙伴合影留念。在当年还不兴在外进行告别和欢送宴等活动,亲朋好友之间最多的就是送个笔记本、茶具、脸盆等小纪念品,或是与亲朋好友一起到照相馆合影,留下一张标注欢送入伍等字样的照片。

入伍

12月4日下午,入伍新兵再次在电信局集结。在新军装的衬托下,战友们已不是首次集中的样子,在青春活力下,又多了老成与精神。短暂集合编队、检查着装,在接兵人员的带领下,队伍徒步走向火车站。在这样庄重和严肃的时刻,竟有新战友迟到,虽有统一着装的要求,可爱的老兄足登大皮鞋,酒足饭饱,姗姗赶到了车站。此时,队伍已进入站台候车,新战友们已经放下背包,席地而坐,静静候车。老兄的姗姗来迟和足登大皮鞋不合时宜的出现,必然引起站台的骚动和新战友们的议论,也就留下了当兵后的第一件小小趣事。

我们乘坐的是4码编号的客运专列。在当时运兵专车多为闷罐货车,相比之下,已经感觉很是幸运和舒适了。长长的专列除了我们区入伍的战友外,应该还有别的区到其他部队的新兵战友。记得上车时我们还将部队在青岛采购的干海带、干刀鱼一同搬上了火车。列车大约是4点左右从青岛站启程,由于我们入伍的新兵提前进入站台,送行亲友留在站外,站台上便没有挥泪道别、难舍难分的场面。

列车行进到沧口车站,接上了同去一个部队的200名崂山县战友。

由于是加开的列车,不时要为其它列车让行,专列时开时停。车厢内新战友在相互认识、交谈,讲述着趣事,憧憬着即将开始的部队新生活。。。。半夜时分,列车到达省城济南。同车的女兵全部下车,据说有人举报,征兵中存在问题。全体女兵随后返回了青岛。

我们乘坐的运兵专列济南过后,跨越黄河、出齐鲁一路西行,经河北平原,出娘子关,进入山西,蒸汽机车喘着粗气,几过山洞,两组车头,前拖后推,不断攀高,可能路上喝水不多的缘故,感觉有点鼻干舌燥。

专列经过一夜一昼的行程,大约下午4点多钟到达太原老火车站。太原是我们部队的所在地。虽然临行前和路途中,大概知道去的地方是山西太原。但对这座有2000多年历史的老城了解、除知道是山西省的省会,其它就知之甚少。下车时,天已傍黑。出站整队后,我们分头乘上部队来接新兵的解放牌卡车。

车队驶离车站,夜幕下的迎泽大街华灯初放,美丽的街灯勾画出宽阔街道和耸立的大厦,使我们这些刚从岛城来客,对太原发生赞美感叹。汽车从迎泽大街西行至新建路临汾河边南拐,便进入沙土公路,通明的灯光被甩在了身后。

车队沿着汾河南行一段时间,在山西财经学院门前做短暂停留,一组战友下车。位于老军营的山西财经学院一段时间曾是解放军181野战医院的驻地。有传说,接兵时我们组应是分去181医院的,究竟是误传还是瞎说,现已无从考究。

车队继续南行,离太原市的灯光越来越远。七十年代的农村冬季的夜晚,是十分寂静的,昏暗的灯光合着天上的星光点点闪闪。车队到达小店(太原市南郊区驻地)才又见路灯,且是时明时暗。继续南行5里左右,车队东拐驶过一涵洞小桥,便是完全的乡间土路。泥泞过后的路面,汽车碾着先前车辙留下的坑坑洼洼,摇摇晃晃缓慢的行进。下土路不远,路边一座破旧庙宇式建筑墙壁上书写着圪瘩营村。圪瘩营村东几百米处,又一村庄,进入村口便隐约听到锣鼓声响。

傍晚走下火车,我们踏上了并州大地。走出太原车站,换乘上部队的卡车,30多华里的路途,估摸一个多小时的行程。穿过让人兴奋的迎泽大街,天色越来越暗,灯光越来越稀少,道路越走越难走。一路颠簸,随车摇晃,赶着前车轮卷起的风沙,风尘仆仆的我们,在老兵战友欢迎的锣鼓声中,终于到达了驻地---太原市南郊区小店公社化章堡大队(村),进入了令无数青年梦寐以求的军营。。。。。。 二00一四年十二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