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再到化章堡

2013年9月12日晚再聚火车站,三战友结伴前往太原,探望40多年前当兵的地方。

火车是由青岛直达太原的K882次快车,发车时间是晚19点32分,到达终点是次晨7时26分,行程11小时54分。

列车准点到达太原。走出车站,去向成为问题。虽然来前,作了点功课,但仍有点惘然。在870路公交车站临时决定,乘车直接赶往小店。当年,我们当兵时就驻小店,小店应该是我在太原最熟悉的地方。

小店位于太原市的东南部。当兵时,小店还是人民公社,是当时太原市南郊区的驻地,离太原市中大约30多华里。

这次再来太原,外观城市有了非常大的变化。搭乘公交南行,离开火车站不远,便进入建设新区,拔地而起的幢幢高楼林立。在车上与乘客闲聊,得知2008年以来,太原旧城改造和城市化建设,有了突飞猛进的大步伐,今天的太原已非昨日。

想当年,当兵踏入太原是在1972年的12月5日。经过一天多的火车行程,下车时,天已擦黑。当乘上部队卡车,迎泽大街华灯初放,也曾为太原宽阔的街道灯火通明而感叹。汽车从迎泽大街西行至新建路临汾河边南拐,便进入沙土公路。车一路南行,渐行渐远,点点灯火,时明时暗,到达小店才又见路灯。继续南行不远,东拐过小桥,便是完全的土路。泥泞过后的路面,汽车碾着先前车辙留下的坑坑洼洼,摇摇晃晃,终于到达驻地。从傍晚时走下火车,编队乘上卡车,只记得,天是越来越黑,灯光是越来越少,路是越走越难走。一路颠簸,随车摇晃,下车后,也不知到了太原的什么地方。整队、解散,看见营房门前黑板上写下的通信地址:太原市南郊区小店公社化章堡202驻军。从此本人在化章堡村土地上整整驻扎三年,度过了人生最美好的三年青春时光,因此,也留下终身难忘的记忆和念想。

后字202部队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太原办事处的番号。1960年5月,总后决定将集宁办事处由口岸办事处扩建为基地办亊处,称总后大同办事处,负责全军华北地区的战略后方基地建设。1969年1月,办事处由大同迁至太原市,改称为总后太原办事处,是总后所属驻山西各后方基地的指挥机关。负责组织实施后方基地建设和管理储备战略物资,组织领导自办工业和农副业生产等。办事处机关设司令部、政治部和军械、财务、军需、卫生、运输油料、营房等6个业务处。1970年,机关各业务处合并为业务管理部。1975年6月,总后勤部各办事处移交有关军区。10月4日,根据中央军委决定,太原办事处撤销,所属单位划归北京军区建制。

化章堡202驻军是指我们的连队。我连是后字202部队司令部直属连队,按当时承担的主要任务叫生产连,按序列编制称勤务二连。我连应该是按照毛主席“五七指示”(指毛主席1966年5月7日审阅军委总后勤部《关于进一步搞好部队副业生产的报告》后给林彪写的一封信)描绘的美好蓝图,承担起了(解放军)“这个大学校,学政治,学军事,学文化。又能从事农副业生产”的光荣使命。还有说法:我连曾是林彪反党集团联合小舰队在总后的预备队,林彪事件后就不再负责机关警卫工作。而成为了专门的生产部队。我连除日常生产外,还承担着司令部机关部分勤务任务,负责司令部下属部门、单位的新兵训练,兵员输送。直到1975年11月部队撤编,连队归属河北省军区后勤部。

乘870公交车前行,过亲贤(现为小店区平阳路街办)进入大学区和太原经济技术开发区。化章堡现在是太原经济技术开发区下的一个社区。经过富士康科技工业园区后,我们随公交车西行到达小店。后听说富士康门前公路(坞城南路)可直达化章堡。

小店已完全没有记忆中的印象。未在小店停留,将随身行李暂存驻地联通的营业厅内,即打车赶往化章堡。打上出租车,女司机对我们要去的村庄不熟,东行一段,在约摸村庄方位,改向南行。不远,宽阔的公路因东西向路未完工而设阻。车上意见不一。反向西行,折到清徐公路。多次打探,重又绕回,几经折腾,总算找到圪塔营村前的老路。

化章堡与八年前来时,又有了大的变化。进村的路已经硬化,两侧的老旧住房基本都已改建。2005年来时,还在的大队部老院,在2008年拆除,现在建成高大的门楼。院内书写着“太原经济技术开发区化章堡社区”的巨大照壁,昭示化章堡的往日已经过去,社区大院前的斜对面,不知谁家盖的楼房,表明化章堡正逐步走向新农村和迈向城镇化。

化章堡的老街坊得知我们曾是40年前的驻军,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和兴趣,乡邻们喜笑颜开。上年纪的人用熟悉的乡音说道:你们是202部队的,有人还记得当年的连长姓付。

在村里行走,一位开尼桑颐达轿车干部模样的同志,停下车陪我们走了一段,问他姓李,现在小店区政府工作。他介绍说:太原市政府近期已作出城市建设的新规划,不久化章堡将与邻村圪塔营作为一个街区,就要进行城中村改造。

拐向东行,我们曾经劳作的土地上,四周已被圈起,数量不少的钻机,正在进行地质勘探。原先连队修筑水渠的那片稻田,已是某电子工厂建设的高大厂房。这也许是化章堡自明太原左卫屯军设立“九营十八寨”之营寨起,作为乡村历史的最后时刻,我们印象中的化章堡不久将要永远消失。

住过的营房已不在。营房是在1972年,我们新兵训练集结前建造的砖瓦房。营房院落东西长、南北宽。进入营房大门,右手东南侧是连部,东面向西是一排,二排和我们三排两座房面对南向大门,四排坐西向东与一排相对,五排坐南面北临大门对伙房,院中间是连队的篮球场和操场。当时,新兵六排是男女兵混编排,男女各两个班,住在村里老乡家。营房建成之前,我们连队一直是住在村里,当年军民鱼水情深,也留下了许多值得回味的故事。营房外空地即是训练场,也做打粮场。一同前来的战友兰新良,曾是我新兵连三排11班的战友,一个班共同度过了3个月的新兵生活。

我们排营房北向墙外不远的村庄叫盐房村,据说古时是专门熬制官盐的村庄。营房东面通向盐房,是我们当年下地的土路,现已铺成水泥路面,从卫星地图上查,应该是唐华路的延伸。2006年来时,远远望去,该路刚修到盐房村。告别李姓同志,沿着此路我们继续找寻先前营房的位置和曾经的村名墙。

当年营房外北面是片洼地。2005年来时,见到在临洼地的高处,建了块村名墙,墙前留过影。营房外的洼地,因盐碱严重,农作物难以生长。入伍下连的第一年,我们在此种过向日葵一直达盐房,后来也改种了水稻。回想当年,敲打坚硬的土坷垃、踩着冰茬耙(平)地、育秧……,在化章堡这片土地上,我们留下辛劳的汗水、最美好的时光,得到了历练的同时,也留下了终生难忘的记忆。

这应是一座离营房不远的村民建筑,也许就是建在村名墙或当年的洼地上。民房的大门临街向东,门脸高大,建筑年代不会太远。既然到此,我们想向住户进一步打探一下老营房和村庄的情况。进入大门,引起狗吠,黑脸主人出来,我简单向主人说明来意,我们便被邀请入屋。这是一座2008年建造的住房,占地7分。在宽敞的厅堂内,女主人在拆旧的衣服,20岁的黑胖儿子,赤身在沙发上酣睡。满屋的阳光。男主人姓李,今年47、8岁,他说依稀记得当年情况。姥姥家就曾驻过部队。当年父亲还曾给他带回过很多子弹壳,让缺少玩具的儿时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说;我们曾经的营房,在部队走后不久,便成为插队知识青年点的驻地。知青回城后,太原第三机器厂在此驻过。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村里收回,给村民做了宅地。他指着房前西南向两层白墙住宅,就是建在我们营房当年的位置。他说,他的父亲对当年的情况应该知道的更多,便打电话告诉老人,有曾经的老兵到来。

大约有十几分钟的时间,男主人的父亲、母亲赶来。父亲个头不高、清瘦、干炼,身披一件略大的运动装,头戴帽盖沿右斜,非常典型和熟悉的装束。曾相识,聊之,竟是当年化章堡大队(村)的生产队长。

老队长今年六十有七。1999年卸任,现经营面粉加工生意,与小儿家一起居住。老队长借回忆往事,还说到了当年留在周边村庄扎根的战友。

已至晌午。老队长大儿要大家一起吃饭,聊表地主之谊和对远来故人的欢迎。我们表示:一起吃饭,由我们做东。随老队长夫妻一同走出大儿子的宅门。向南前行百米,老队长带我们来到他的宅门前,邀请我们到他家中看看。这是一处不小的宅院,二层小楼气派,走廊在中间,两边房间相对。老队长说:目前除二楼留有部分居室自用,其余全部出租办公。楼下临街作为铺面,外租开设了超市。可想,老队长家每年的租金有多可观。

登上二楼,进入厅间,几十平米的大厅,明亮、宽敞且视野宽阔。临窗东望,窗下的农田上,多台钻机,在勘探作业。不远处的公路上,车辆奔驰往返。远处可看到片片在建和已完工的高楼大厦。还得知东南向的几栋高楼,是当年我们索肥劳动的太原南郊农牧场。老队长家客厅墙上挂着小儿一家的两大幅照片,客厅内有大尺寸的电视机,冰箱、沙发,足显家庭的殷实。茶几上,放着半个红瓤西瓜和老队长夫妻午饭买来的饺子,这一切说明,今天的老队长家,远远不差城里的一般人家。

大儿开着富康车已在楼下等候,非要一同到小店上吃饭。由于车位有限,我们只得告别队长老伴,与老队长上车。队长大儿现经营一安装公司,在村边还有一大场区,存放杂乱物件。他又喊上一人(可能是公司某项负责人),驾车北行,经正阳街到小店上的一家小饭馆。大儿点了6个当地特色菜,有凉菜,刀鱼、肉丸、豆腐和一份莜面栲栳栳。

山西面食是在全国有名的,莜面栲栳栳就是山西面食的一种。实话说,我对莜面栲栳栳并不熟悉。只记得当兵时,每到晚饭,见乡亲手持大海碗,蹲在街口墙角海吃,据说吃得叫作“栲栳栳”,从而留下的记忆。负责人带的是一瓶白酒,我们又要了几瓶啤酒。老队长说来前,他已经吃过午饭。一同来只是喝杯酒,陪陪大家。我们先为老队长将啤酒杯斟满,按老规矩三战友啤酒各手把一,大儿和负责人是白酒中掺啤酒。相互敬酒,几杯下肚,老队长欢迎大家再来,也欢迎曾经在化章堡住过的其他战友回来看看。我们也邀请老队长和家人到青岛做客。为此,互相留下了联系方式,并与老队长合影留念。

在老队长亲手留下的联系方式上,得知了老队长的大名。老队长和大儿子执意不肯让我们结帐。让人感叹:难得故地重游,感谢化章堡老乡的热情接待。

告别老队长,大儿先送我们到寄存行李的联通小店营业厅,随后打车北行,一路向太原老城区进发。

再见了!曾经的小店!

再见!难忘记忆中的化章堡,曾经留下我青春的地方。

二0一三年十月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