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文| 冯夷

俄罗斯这个橫卧在中国北方的冰熊,从彼得大帝改革之后,就一心想南下侵占中国的土地,谋求更多的利益。而中国的西北地区由于和俄罗斯接壤,更让这头冰熊虎视眈眈垂涎欲滴。为了割裂中国的土地,它更是不择手段的将清朝在西亚地区的属国一一吞并,其中就包括现在领土面积世界第九的天马之国—哈萨克斯坦。

世界第九的藩国是如何从中国手中丢掉的

(哈萨克斯坦号称天马之国 图为现代国徽)

十间土屋引发的纠纷

清道光五年即公元1825年,伊犁将军庆祥在给道光皇帝的奏折中提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在此前得到消息称,俄罗斯在大清和哈萨克的边境线以外正在筑城,对于这样的大事庆祥当然不敢马虎,于是在七月他派遣大臣乌凌阿巡查大清和哈萨克的边境。一直到了九月初十,庆祥才得到了第一手的资料。

乌凌阿来到哈萨克的境内之后,开始一切正常,但到了八月二十六日,在离清政府的卡伦(清代的哨所、兵站)不到四百里的地方,发现了土屋十间,于是询问当地哈萨克的台吉图鲁克之后才知道,这些土屋的确是俄国人建造的,只是因为听闻清朝的巡查大队来了,俄国人才逃走的,预备等巡查队走了之后,再来建造。看到乌凌阿所带回的消息之后,庆祥才发觉事情的严重性。

世界第九的藩国是如何从中国手中丢掉的

(清代伊犁将军所直接管辖的区域)

原来,这哈萨克在乾隆年间就内附为清朝的属国,所以清朝对哈萨克来说是宗主国,可是在此时的哈萨克,俄国人竟然已经渗透到了大清的边境,哈萨克却没有上报朝廷,而且还任由俄国人在境内驰骋,这表明俄国人的势力在哈萨克境内早已经强过了大清,所谓唇亡齿寒,假道伐虢,就怕俄罗斯拿下了哈萨克之后,下一个目标就是新疆。

而且此时的哈萨克大小部族竟然都对俄罗斯的渗入视而不见,而俄国也以一副接管哈萨克的态势,竟然敢在边境上筑城盖房,这必定是有预谋的。庆祥觉得虽然自己可以派人将这些房屋捣毁,可是难保这些俄罗斯人不会卷土重来,所以他当即决定,派遣更多的军队,向四方巡查,避免再次出现俄罗斯人所建房屋,并且严加禁止哈萨克人进入清国边境之内。同时他又给皇帝上奏折,请求圣裁。

温和派与“乌龟派”的争论

此事在朝堂上一经公布,大臣们就分成了两拨意见。但是很让人诧异的是,并没有激烈的主战派,而是分成了以庆祥为首的温和派和前伊犁将军松筠为首的乌龟派。庆祥这一派的意见是,由于此事还没有弄清楚,大清和俄罗斯还没有正式就此事通信,所以不能轻易的只是将房屋摧毁了事,应当是走外交程序,通过理藩院向俄罗斯递交国书,然后由俄罗斯自己拆除这些“违章建筑”,这样两国之间的法理和面子都有了,问题也能够得到解决。

世界第九的藩国是如何从中国手中丢掉的

(曾任伊犁将军,并出使俄国八年的松筠)

但是以松筠为首的乌龟派上奏道,如果因为此事就去和俄罗斯通信,未免有些小题大做,况且哈萨克也不过是一个外藩属国,它与俄罗斯之间的争斗大清应当尽力避免介入,而且说不定此事是哈萨克借虎驱狼,想利用大清将俄罗斯人的势力驱逐出去。而且乾隆三十五年渥巴锡率领土尔扈特部从俄罗斯逃回来以后,俄罗斯也曾经派人前来讨要,可是乾隆爷直接派人把人家给赶回去了。

当时的俄罗斯没有多说什么,可是时过境迁,如今的俄罗斯一天比一天强,若是因为哈萨克的事情再把当年土尔扈特部东归的事情挑起,到时候又该怎么办呢?况且哈萨克不是大清一刀一枪夺回来的,而是它自愿归属的,而且当年归顺的时候,就有一部分与俄罗斯接壤的地区,投向了俄国,况且他们所建房屋距离大清的卡伦还有四百里,离国境线还远着呢,现在因为这十间房屋,不值得再开边衅,“可听其自为了结,毋庸过问”。

俄罗斯这是怎么了?

最终在权衡利弊之后,道光皇帝还是决定通过外交手段解决此事,于是在道光五年十二月十五日,理藩院向俄罗斯发出国书,要求俄罗斯将越境在哈萨克境内所建的房屋拆除。本以为这次最好的结果也是要打一番口水仗,最坏说不定西北地区就要重新用兵了。可是当俄罗斯的回文送到清朝的时候,其言辞之温和,态度之亲切,以及不愿意与中国因国界产生任何的不愉快,会及时将房屋拆除的说法,更是让满朝王公有些飘飘然了,事情总算是解决了,可这一向凶悍的俄罗斯是怎么了?

世界第九的藩国是如何从中国手中丢掉的

(俄罗斯沙皇 尼古拉一世)

事情还要从理藩院国书发出的一个月前说起,当时的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在检阅军队突然病逝,8天后这个消息才传到圣彼得堡,正当新沙皇尼古拉一世匆忙即位的同时,俄国反对沙皇专制制度的十二月党人起义了,他们主张建立共和国或君主立宪政体,所以提前发动军事行动,迫使新沙皇和枢密院宣布改制。可是图样图森破,他们很快的就被镇压了下去,但俄罗斯国内在此时也要面临一阵大清洗,所以对于区区的十间土屋自然是顾不上了,因此也给清朝最后一个外交上的胜利,单等腾出手来之后,再好好谋划一番。

虽然俄国此次态度温和,也同意拆除房屋,但是在他们的国书里,也同样是暗藏机锋,国书中说道“吉尔吉斯、哈萨克于许多世代以来,皆被认为独立之民族,依其自愿之动机,祈求我国大皇帝陛下之保护···谕令西比(伯)利亚边疆事务长官满足吉尔吉斯等地头目之请求”(王之相译《故宫俄文史料》)。这一下也就坐实了,以后无论出现什么事情,吉尔吉斯、哈萨克都是“自愿”的,所以大清如果接受这封国书,就不能再干涉这两个地区的事务了。

世界第九的藩国是如何从中国手中丢掉的

而在俄罗斯国内稳定之后,就磨刀霍霍的开始向新疆动手了,1864年,沙俄通过与清政府签订《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侵占了中国西部领土44万多平方公里,而在浩罕汗国阿古柏率军侵入新疆之后的1871年,沙俄又占领了伊犁地区。而此后唐努乌梁海的损失,也都是因为清国势力在中亚的收缩造成的。一次小小的外交胜利,却是赢了面子输了里子,而且这种弃藩国如敝履的做法,也丧失了宗主国最后的气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