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保尔塬与我八<?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o:p></o:p>
<o:p> </o:p>
当年保尔塬与其他林业系统一样,条件艰苦,生活单调。但无所畏惧的保尔塬人面对诸多困难,一心一意承继“一颗红心两只手,自力更生样样有”的延安精神,想方设法的为改善生活而不懈努力。<o:p></o:p>
那年初冬,全场组织平整土地大会战,整个连队的绝大多数人都拉到一连暂时栖身参加会战。这在外面,啥都是凑合所以一段时间伙食跟不上,大伙心有余而力不足自然也影响到工程的顺利进行。连队首长为了改善大伙的生活,确保大会战的顺利进行。决定利用保尔塬丰富的大豆资源,自力更生造豆腐。我有幸参与了自造豆腐的重任。<o:p></o:p>
需要强调的是,我参与自造豆腐,绝对不是主力,因为我虽然在屠宰场杀过猪宰过牛屠过羊还捅过狗,到了保尔塬也曾一露身手宰过牛,并亲自动手把柳生明场长击毙的两只羊璐子开膛剥皮交伙房烹饪后供大伙饱餐一顿。但做豆腐那我是不会的。那我还参与个啥呢?哈哈,给真正的自造豆腐大师唐治龙同志打下手,用通俗的话说就打杂,再说直白一点就是当伙计。<o:p></o:p>
唐治龙同志来自关中地方,自幼熟知自造豆腐的技能,所以这点活难不倒他。接受重任后我们俩从会战工地日夜兼程赶回保尔塬后,他分配给我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到沟底拉水。自造豆腐需要大量的水,俗话说“水豆腐水豆腐”嘛。没水那就谈不上自造豆腐。<o:p></o:p>
我麻利的从牲口窑牵出连队那头专司拉水的大黑骡子,套好水车。水车是用平板车改制的,也就是车厢底板上顺直的安放一个用汽油桶改制的铁皮水桶,平时全连指战员喝水用水也就靠这只桶,当然还有一头驴,它是专司驮水的。闲话少说,我赶着骡车沿着当年军马场开设的弯弯曲曲的战备路到了沟底来到那口专供保尔塬人享用的水井跟前,用早就放在水井跟前的铁锨把井台跟前的冰雪给清除了一番,一来干净二来防止把俺老人家滑倒摔个鼻青眼肿倒是小事耽误了自造豆腐的大事那就不得了嘛。<o:p></o:p>
我把吊桶放进去一桶一桶的吊取上来倒入车厢的铁水桶里。当铁水桶满了后再赶着骡车一面吆喝着骡子一面我也拉着一根缰绳助骡子一臂之力,使唤牲口如同使唤人一样,必须要爱护并有同甘共苦之心方能发挥其最大效力。当年插队我赶着驴拉车去安定县拉过煤,来回要翻越玉皇顶那座大山梁,你不帮助毛驴出把力那人家是绝对不会替你出大力流大汗顺顺利利的翻越大山梁的。这点经验我是有的。<o:p></o:p>
就这样我赶着骡子拉了两车水都放入伙房的水池里,唐治龙同志说足够了足够了这才罢休。接着协助已经与保管备好豆子的唐治龙同志把豆子都放入大盆里,再浇上水履行自造豆腐的第一步“泡豆子”。<o:p></o:p>
泡了一夜,豆子就泡好了。我们就开始用柴油机带动的铁磨打磨豆浆。这机械化就是好,我在农村见过乡亲们自造豆腐,那是用毛驴拉石磨磨豆浆,咋接也得半天才能磨完。而这机械化快得很,很快那满满两大盆豆子就磨成了白花花的豆浆当然都是生的带渣的不能享用的。我们再用大笼布把生豆浆统统过滤到大锅里,豆渣就给了饲养员处理去了。我则按照唐大师的嘱咐点燃了大柴开始了不断的熬煮。这期间我的任务就是劈柴、烧火。按照唐治龙同志的嘱咐控制火力的大小。这个阶段也不慢,由于事前我就准备好了一些比较干燥的大柴,所以烧起来得心应手,那大锅总是在不停的翻腾,整个伙房里充满了豆香一直飘到塬上真是香溢四海呀。<o:p></o:p>
我坚守在烧火岗位上直到唐治龙同志说差不多了“撤火”,我把尚未烧完的大柴抽了出来浇上水熄灭了。林区的防火工作时时刻刻都得非常小心。<o:p></o:p>
我在妥善了柴火后,走进了伙房,见唐治龙同志正在往锅里的豆浆上点卤水。这可是绝对的技术活,点得多了豆腐苦,点得少了豆腐嫩甚至不成形。当时我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干扰唐大师的工作。只见唐治龙同志全神贯注,一声不啃,双眼紧盯大锅里的豆浆,左手端着卤水碗时不时的往锅里倾倒一下,右手则用铁勺不断搅动着。眼见着豆浆变成一缕一缕的继而又变为凝固状的白色物,唐治龙大师这才常舒了一口气说了句“好咧”对我说这就是豆腐脑“咱先尝尝”。<o:p></o:p>
我俩一人找了一只碗盛了些热乎乎的豆腐脑,因都在会战工地上,连队伙房连酱油都没有了,我们就撒了点粗盐粒搅拌起来就“品尝”。嘿嘿,味道好极了,那时候能吃上豆腐脑大有以后品尝山珍海味之感觉也。<o:p></o:p>
吃完了豆腐脑,我们接着工作,用大马勺把锅里豆腐脑装入事先铺好笼布的方形木框中,然后包裹好使劲的挤压,这时我的力体壮算是有了用武之地,我是用上了令我面红耳赤的力道,使劲的挤压令那浆水流尽。再打开笼布,哈哈哈,那那一大块白白的香香的哪达按按都富有弹性的,这,就是我们通常称呼的豆腐嘛。在唐大师的亲自主持和操作下,保尔塬的豆腐自造成功咧!<o:p></o:p>
在胜利的喜悦心情中,我们赶着马车把豆腐拉到了工地,那天晚上,劳作了一天非常疲倦的指战员们就吃上了热腾腾的烧豆腐,还有豆腐烩白菜咧。<o:p></o:p>
那么就我们保尔塬如此自力更生样样有吗?不是不是,当时各连队都根据自家实际情况想方设法改善生活。我们架线期间,当施工到位于甘沟的二连时,恰逢连队在改善生活:炸油条。因物质尚有匮缺,连队规定每人只能享用一份。等大伙都买走后,我们架线队的几位也享用了这份千载难逢的特殊生活。不过享用过程中还发生一点小插曲,当时我们的师傅突然提出还想享用一份。前面已经说过物资尚有匮缺,故伙房人员婉拒了师傅的要求。这时贾连长志强恰好进来,闻听马上说给给给。管理员刘大恒同志略带不满的说“付给付给”,师傅逐再享用了一份。您说这段小插曲,就是人生生活中的一个小小的浪花,虽然很快就没有了但也非常的丰富非常的有趣非常的令人回味无穷。哈哈!<o:p></o:p>
那么改善生活中遇到过困难没有?有,有,有。有一段时间我在以齐育旺同志为管理员的伙房工作,具体职责就是给闫阳安同志当助手。那个时候在伙房工作有好处就是享受包伙待遇,一个月只需要掏九元钱就能可劲的造。当然这可劲的造的前提是大伙吃啥你吃啥没有特供。前面我曾经说过,当年老曹动员我们去保尔塬时曾经说每个人一个月一斤油,实际上呢?我们也如同市民一样一个月四两油,所以前面提及在二连吃顿油条是千载难逢的待遇那真是非常稀罕的呢。为了增加大伙肚子里的油水,更好地为党和人民服务,连队首长发动大伙利用林区优势,收集山杏取出杏仁榨油以弥补食用油的不足。<o:p></o:p>
在组织的号召下,同志们不辞劳苦四处收集山杏,并在休息时间如同当年民兵造地雷一样全民动员对杏核进行原始的脱壳工作也就是用锤子砸破外壳取出杏仁。当时女战友们对此项工作非常积极认真总是超额完成任务。当然我没有贬低男战友的意思,只是客观说明女战友们取杏仁的技能的确较男战友们强。俗话说众人拾柴火焰高,很快就积攒了不少杏仁,连首长决定派我们去张村驿把杏仁轧成油弥补伙房食用油的不足<o:p></o:p>
我们到了张村驿找到榨油坊,在机器的轰鸣声中,随着百斤多的杏仁投入到榨油机那张大的入口中,从出油口慢慢的有如潺潺流水的就淌出深黄色的杏仁油。那股杏仁特有的香味散布在苍穹里一时间大有驾云成仙的感觉。<o:p></o:p>
按照榨油师傅的叮嘱,我们回到保尔塬后,把杏仁油倒入大锅再热炼以去除毒素。大伙都知道杏仁含有大量的氰化钾物,如果不去除就食用是有中毒危险的。按照师傅说的如何判定杏仁油的毒素去掉了就是看热炼中油烟散尽了即算去掉了就可食用。<o:p></o:p>
过去曾说过,伙房的大柴锅虽然费柴,但是使劲上还是很方便的,尤其是烧那些干枯的没有腐朽的松柏树杆枝杈,一旦烧起来了,不但火力猛而且时间又长。热炼杏仁油时我在灶火坑口专司烧火,这本来就是我这助手的主要职责之一。正当我烧的起劲时,听见在伙房里督战热炼的齐育旺大师急促的叫声“快灭火快灭火。快,快,着了着了”。<o:p></o:p>
我急忙把未烧完的大柴抽了出来踩灭,林区的防火工作永远是第一位,万万不可掉以轻心,这点我们从来不敢麻痹大意。我从灶坑爬上来跑进伙房,只见大锅燃起熊熊大火,伙房里热气翻滚,火焰直冲屋顶。原来,杏仁油因油温过高起火了。<o:p></o:p>
面对着熊熊大火,我们几个虽然手脚忙乱但还没有乱了方寸,知道油火不能用水来扑灭。所以虽然跟前就是水池子谁也没有往锅浇水“灭火”,齐育旺大师拿起锅盖想盖上去但火势太猛人已经无法靠近了。这时急中生智的我看见旁边恰好有一大盆闫阳安大师已经切好的甘蓝即茴子白菜叶子,我马上端起迎着大火统统倾倒到锅里,火顿时熄灭了。<o:p></o:p>
事后我们细细一看,真悬,这熊熊的火苗差点就把屋顶给引燃了。要是那样的话,篓子可就捅大了。真是那样的话,用时任连队生产负责人的谢文治大师的话就是“必须追究你们的责任”!<o:p></o:p>
那么,大伙千辛万苦整来的杏仁油呢?白白浪费呢?没有没有。这是大伙千辛万苦才换来的硕果,我们哪敢呢!大火熄灭后,我们几个人定了定神,恢复了常态后,用平常煮面条的长筷子把被热油炸的发了黑的甘蓝菜一一拣了出来,为了最大限度减少损失,闫阳安大师非常细心的把那些个菜叶子放进漏筛把油都控的干干净净的。我极为敬佩的是,闫阳安大师把他这细心的作风一直保持到以后。2007年我有幸到以闫大师为首的直罗派出所学习考察,中午饭就在派出所吃的。那充满战友情深的面条一端上来,那股非常熟悉的美味就穿透我的鼻腔浸满了肺腑,啊,还是当年闫大师亲手操作的那股实实在在的安定乡土味,我们几个考察人员都吃了个肚饱溜圆,只因味道美极了。一个单位的伙食能办的如此热火如此美味,说明领导的确有水平。要知道众口难调,我在京城工作期间,不少地师级也就是党的高级干部都非常感慨的强调一个单位如果连食堂都办不好那领导还能干啥事呢!回忆到此我随本篇特地发几张当年我在闫大师为首的派出所就餐的图片以纪念这份永不褪色的战友情!<o:p></o:p>
嘻嘻,再把话题扯回来,当把油着火的一切后果都消除后,我们再点燃柴火继续热炼杏仁油。这次有了经验,我们把火控制在小火的范围内慢慢熬炼一番,直到炼干了水分炼尽了油烟炼红了油色炼出了油味,终于把这点来之不易的杏仁油热炼成就了,最终都弥补到“无油之炊”上咧。<o:p></o:p>
<o:p> </o:p>
拍摄时间2007年11月8号 拍摄地点延安市桥北森林公安局直罗派出所 天气晴 相机富士7100 光圈快门自动

保尔塬与我八

保尔塬与我八

保尔塬与我八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