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主义的合理性

我们有的人可能鄙视暴力,嘲讽武力,愚蠢地认为一切暴力和武力都是不文明和野蛮的行为,我不再去考虑武力到底是不是野蛮的或者是文明的,我不需要自缚手脚增加道德对自己的约束,它只需要对我是有用的,因为在国内,国家会去考虑武力的适用程度并加以利害纠正,如果我使用武力超过了国家所能允许的最大限度,那么,我就会受到国家法律的制裁,从而减损我使用武力获得的利益达到纠正行为的目的(困难在于国家需要确定合适的武力使用限度);同样的道理,在国际上,国家的战争行为或者是军事威胁手段,带来的利益增量是为正的,那么,意味着国际社会认为这种行为是可以接受的,而不是必须加以反制的或者没有办法进行反制的,同时对我们又是有利的,因此是可以采取的。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在力量优势的争夺中豁免,我们所享受的和平、自由(非绝对自由)、民主(非西方民主)都是需要依靠国家的战争机器、执法机构来维系的。

我不会因为爱国而爱国,我之所以爱国是因为我深切地知道组织性权利对于个人利益的重要性,换句话说,爱国主义是正当的,是有坚实的现实和逻辑基础的。我们可以在全世界的范围内,把每一个国家看作是一个组织性的群体,因此,伴随着国家这种形式,必然存在相应的组织性权利,这就是国家的国际权力;同时,组织性群体得以维系一定存在一个利益枢纽,因为本质上每一个人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这也就是说,国家作为一个组织性的群体,他的第一要务,就是不断地增强维系国家的利益枢纽,破坏了国家作为一个整体的利益枢纽组织性权利会被削弱乃至不复存在,因此任何一个战胜国的公民都要比战败国的公民拥有较高的地位、等级和优先权,这不是歧视而是国家组织性群体权利的必然要求。

维护国家利益,维护国家统一首先需要政府做好工作,政府需要增强群体利益枢纽,促进经济发展、科技进步和民生改善。这话说起来简单,改善民生需要一个步骤和过程,在过程中可能出现分配不合理、不公平的现象,也可能出现其他困难,而有人就因为成长过程中的阵痛批评政府的作为,你自己想想,这不是荒谬的做法吗?但这确实是一个困难,我们很难判断政府的政策到底是有利于国家的还是有利于个人的。但至少,我想,我们能够在爱国主义上达成统一的意见了,维护国家统一增强了我们组织性群体权利,爱国就是在维护自己的利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