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写在前面的话

一月前,记者看到一幅漫画,上半幅描绘的是我们现在的生活,一家三口站在一块突起的地面面对城市的高楼大厦,氛围看起来平和又快乐;下半幅是几个年轻的战士身上正流着鲜血躺在同一块地方的凹陷处,还有一两个战士跑向他们躺在地上的战友。没错,这幅画就是在说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是当年无数先烈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但这小小一幅漫画却比这句话说上千百遍更能震撼人心。谨以此文献给所有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兵们。

抗战老兵李兆祯1917年1月26日生,新乡市新牧村(小牧村)人。1937被卖壮丁,分配至东北军108师324团1营2连。最先到上海抗日,后辗转江西、浙江、安徽抗战。1939年在师部教育班学习一年;1940年下半年在生产一团学习半年;1941年入湖南零陵县(现为永州零陵区)工兵学校(陆军兵工学校),2年半后毕业;又7个月后因成立中国知识青年远征军,被训练一年准备送往缅甸,后被分配至206师617团。战争结束后返乡务农一辈子。

8月6日下午,记者到李兆祯老人家探访。98岁的老人只能由别人搀扶,自己双手扶着小椅子当拐杖从床上挪到客厅的沙发处,耳朵不背,头脑清晰,颤抖的手还能勉强握住笔写个字。

老人小的时候家里穷,1937年间被卖壮丁到军队,分配至东北军108师324团1营2连。根据老人1971年9月10日写的材料显示,他1937年11月随部队先到上海抗击日寇,即为著名的淞沪会战。11月5日拂晓,日本新组建第10军在柳川平助指挥下,由舰队护送在杭州湾金山卫附近之漕泾镇、全公亭、金丝娘桥等处突然登陆,包抄淞沪中国军队防线南方的背后。蒋介石得知日军登陆金山卫的消息后,立即命令淞沪战场前敌指挥官陈诚作出应变处置,陈诚急令右翼军的东北军吴克仁第67军前往增援松江。67军所辖107 、108师是淞沪会战中最后赶到战场的原东北军主力,1937年11月8日拂晓,日寇柳川第10军主力渡过黄埔江,猛攻松江县城,吴克仁将军率部与日军展开激战,击退敌军多次进攻。9日,吴将军在掩护上海守军撤退时,在白鹤港遭到日军便衣队袭击,不幸中弹,壮烈牺牲。部队后撤退至江西婺源又调至浙江分水和於潜,1938年又调至安徽东流和宁国。1939年在师部教育班学习一年;1940年下半年在生产一团学习,1941年到湖南零陵县兵工学校(陆军兵工学校)学习,2年半后毕业。又7个月后,1944年初因成立第一批中国知识青年远征军,准备训练一年送往缅甸。

老人说起在上海的战斗,上海地形平坦,没什么土坡土堆做掩体,当时是11月间,正赶上水稻收割,战士们用一垛一垛的水稻捆做掩体跟日本人对打,可水稻捆轻易就能被子弹穿透,好多战士就悄无声息的死在水稻垛后。老人亲眼看见日本人空袭上海的民房,老人说以前的砖都是空心的,里面装的土,炸弹一炸全塌了,死了很多老百姓,“老的小的哭着嚎着”。在太湖一带时,日军的战斗机在太湖上俯冲,冲翻老百姓的小船。老人当时在重机枪连,从上海撤退时,重机枪、迫击炮不好带,通通扔进沿途的河里,看着哪里水深就往哪里扔。老人说当年被日本人打死的人太多, 战争过去很多年后他还能梦到打仗的场景,想起那些死去的战友心里很是难过。

老人以前的记忆有些已经模糊,但问起现在的日常衣食起居回答的却很有条理,头脑依然清晰。老人的儿媳告诉记者,老人不抽烟不喝酒也不爱打麻将,之前精神头好的时候还看看书,近两年也不怎么看了,尤其近一年多来老人渐渐不爱下床走动,老人听到后点点头,摸着自己的腿说:“腿上没力,不愿动”。记者拿出之前采访几位身体特别好的老兵照片给老人看,鼓励他多出屋走动走动,有兴致时也打打麻将锻炼下大脑,老人欣然的表示“好,好”。老人现在跟着二儿子一家生活,也是四世同堂,不过家里经济条件看起来不太好,据老人的儿子说,老人现在仅有高龄补贴一月90元钱,没有低保。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