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抗战老兵黄德兴,1921年5月2日生,新乡七里营七六村人,是新乡地区已知在世唯一打过中条山保卫战的老兵,保卫战中的六六战役惨烈程度几乎等同台儿庄战役。1938年1月加入杨虎城将军的部队,时为31军团177师。1939年改隶第四集团军,总司令孙蔚如。中条山保卫战后在黄河以南洛阳一带继续抗击日寇。抗战胜利后,老人不愿参加内战,请求回家,在家乡务农一辈子。

8月7日下午,记者到黄德兴老人家探访。94岁的老人面色红润,声音洪亮,身材清瘦,高高的个子到现在依然不驼背。老人耳背,但是识字有文化,记者把问题写的大大的,然后听老人讲他当年抗击鬼子的故事。

1938年老人参军,加入杨虎城将军的部队177师,3月由陕西过河到山西抗击日寇。1938年后半年,为保卫陇海路交通,第四集团军开始死守中条山,并以中条山为据点,经常向北至太行山区游击。在中条山一驻就是将近五年的时间,1943年离开。老人说抗战的几年中,他打过27场大仗,最惨烈的是在中条山的六六战役。继1939年“三二九”大扫荡之后,6月上旬,日军再次发动了更大规模的“六六”战役,日军此次作战的目的,是要将“第四集团军所辖的第三十八军、第九十六军歼灭于芮城以东茅津渡以西地区,同时以山炮30门炸毁陇海路灵宝铁桥,彻底破坏陇海线之运输”。老人回忆说:“那是1939年6月6日,日军四个师团对付他们一个集团军,一仗打了48天才停,伤亡人数3万多,一个连100多人,几个钟头就剩3个人了,死的太多,大部分都是被刺刀扎死的,太残忍,现在不敢想,提起来心里不受用。”“在黄草坡山口,就是运城的正南边,中午时分,跟敌人白刃战的时候,左腿被刺中。”黄老特别诚实的说,当时腿伤了,跑不及,本来拼刺刀的时候是不允许开枪的,可是拖着伤腿,后面还有两个日本兵追着,他就开枪把他们打死了,这才捡了一条命。算上这次,抗战期间老人一共受过三次伤。老人说他当时的部队陕甘人较多,河南人少,上过中条山,打过六六战役现在还活着的,新乡恐怕找不出第二个。

1943年,第四集团军离开中条山过到黄河以南洛阳一带,最远至河南湖北陕西三省交界的卢氏。过河实为整顿,中条山几年伤亡太大,过黄河时其实就剩下两个团,529团和531团。又提及伤亡,老人很感伤“已经结束了,不提了。”1945年日本投降,老人随部队到开封受降。在开封送投降的日本人从1945年一直送到1946年,到开封后部队里的老人儿已经不多了。1946年,这时已经是特务连连长的黄老和战友周振邦一起向他们当年的老团长杨复震(时任师长)请辞,师长一人给了500元钱当路费,就这样,黄老从开封回到了家乡,一直务农至今。

记者就问老人是参军前就读过书还是在部队学认字的,老人说当时是“军事学校化”,不打仗的时候就学习。当年的老团长张玉亭要求他们每天记日记,团长一周批阅一次。为了督促他们学习还编了顺口溜: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心如平原散马,一放难收;处处留心,随时质问;不怕脸红和丢人,这样才能学习好。记者还问了下颇具争议的“800冷娃投黄河”的事,老人说并没这回事。

老人的身体现在相当的健康,自己还能做饭,闲暇还能开着电动三轮出去遛弯。问起老人怎么保养得这么好,有什么秘诀没有,老人哈哈大笑连连摆手:“没什么秘诀,就是子女儿孙孝顺照顾的好,自己心态好。”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