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抗战老兵丁振东,1922年2月8日生,安徽阜阳人。15岁时参加当地政府组织的抗日游击队,在合肥一带跟日本人周旋了4、5年,老人现在还记得当时游击队的司令叫纪广恩(音)。后被“卖壮丁”至77军,驻扎在湖北。两年后辗转到河南漯河参加远征军的验兵,因为腿上有伤,验兵没通过,被整编至40军115团,团长罗闫瑞(音)。抗日战争结束后,老人所在的部队因不愿打内战起义,收编后被安排至新乡辉县的军政干校学习,后被安排在新乡二钢(当时的称呼)工作。

8月3日下午,记者到丁振东老人家去探访。老人跟着大儿子一家住在新乡市一个干净整洁的小区内。看到老人时,老人正卧床听豫剧。躺在床上的丁振东老人看起来精神头特别好,93岁的高龄牙齿今年才开始掉落,耳朵也不背,思路也清晰,双手也很灵活,除了眼睛有点老花。问了才知道知道老人已经卧床一年多,2014年1月份的一天,双腿突然就不能走路了。

知道记者的来意后,老人讲起了他抗战那几年的经历。当年才15岁的他参加了当地政府组织的抗日游击队。记者问老人还记不记的当年在游击队怎么打,老人告诉记者,游击队的武器都是土枪土炮,自制的小炸弹几乎没有什么杀伤力。游击队只有趁着百儿八十的日军单独出动时,“几个大队把这些日本兵领到背山窝里挤着打”,这些武器装备粮食供给都跟不上的游击队从来不敢恋战,获得点小胜利打死几个日本兵捡完武器就撤退。大部分时候都是摸黑仗着地形熟,骚扰一下日本人就跑。记者问老人那么小就去打仗,当时怕不怕,老人说:“怕,怎么不怕,可是时间长了,听枪炮声都习惯了,也就没什么可怕的。”就这样游击一打4、5年过去了。从游击队出来后,当时战事正紧,各家都被“派壮丁”,老人因为家里穷,“卖壮丁”给有钱人家,替某家儿子的名额,被编入77军,在湖北驻扎了两年左右。后来辗转到河南漯河参加远征军的验兵准备被送往缅甸、印度,因为腿上有伤,验兵没通过,被整编至40军115团,给当时的团长罗闫瑞(音)当警卫员,在灵宝一带驻扎了一年左右。记者数了数老人身上的伤痕,大大小小一共八处。最深的两处是炮弹从大腿前侧进入,又从大腿后侧飞出。深深地弹痕在腿上成了一个又一个的肉坑,想象着当年血肉模糊的样子,不禁有点触目惊心。

抗日战争结束后,老人所在的部队因不愿打内战而起义,收编后被安排至新乡辉县的军政干校学习,后被安排在新乡二钢(当时的称呼)工作。解放后,老人再回到安徽阜阳老家,已经有很多人认不得他了。一些村子里的老人儿看到他后,大呼:你怎么还活着,你当年不是被日本人用刺刀扎死在一个破庙了吗?丁振东老人的双亲在抗战期间去世,因为好些年都不通音信,丁老连自己父母什么时候去世都不知道。一个弟弟后来也去参军抗战,一直失联到现在,老人猜测可能早已战死。

记者问老人知不知道每年的9月3日被定为抗战胜利纪念日,今年将有盛大的阅兵式,还有跟老人一样的抗战老兵代表去参加阅兵?老人说知道,看新闻里说了。老人的儿子告诉记者,老人早就惦记着这事,之前记错月份,7月3日的时候问儿子是不是今天可以看阅兵了。记者问老人对今年的大阅兵有什么寄语时,没什么文化,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的老人只是反复说很高兴,很高兴国家能这样纪念抗战胜利。说起日本右翼对侵略历史的否认,老人突然提高音量,斩钉截铁的说:“事实在这摆着,不承认也不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