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8岁参军,跟随父母、叔叔的脚步打鬼子。虽没到前线打仗,但动员群众参与抗日的工作同样危险重重。

回忆峥嵘岁月,她忘不掉抗战中牺牲的父亲,也忘不掉一幕幕与日军斗争的场景。

父亲组织游击队她帮着送情报

“从听说有这个纪念章,我就很高兴。”吕钊说,抗日战争胜利已经70年了,但回想起抗战的日子,还是历历在目。

今年96岁的吕钊出生于安徽省宿州市西二铺乡一个贫农家庭。“当时我们全家都参加了抗日战争,我的父亲、三个叔叔以及堂弟。”吕钊说,当时日子穷得很,没吃没穿,“家里几个长辈也都认为赶不跑日本鬼子,谁都别想过上安稳日子。”

吕钊的父亲组织起了游击队,母亲也参加了进来。1938年,父亲在一次战斗中牺牲。由于自己从小就被当成男孩用,不缠足、留短发,胆大的她就帮父亲送情报。1937年9月,吕钊入伍。

抗战胜利后,吕钊转到地方工作,于1954年任郑州市中院副院长,之后任南阳市副市长,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党组书记,1983年离休至今。

芦苇荡里爬行几十里跑出包围圈

挽起袖子和裤腿,吕钊的手臂和腿上满是伤痕,“抗战结束后,住院好久才把自己身上的病治得差不多。”

而论及抗日战争中最难忘的事,吕钊说起了那段女扮男装的日子。“加入游击队后,我就开始女扮男装。”吕钊说,1939年组织派她到敌后,去微山湖组织渔民救国会,动员妇女同志,组织各类物品粮食等支援前方部队,“为了不引起敌人注意,都是白天休息,晚上工作。”

“我的个性比较活泼,见群众有什么活都跟着干,由于有群众基础,各方面工作都很顺利,逐步形成了一个小的抗日根据地。”吕钊回忆说,根据地影响大了之后,日军的扫荡也越来越频繁,“经常要组织群众转移,就要把自己打扮成农村妇女的样子。这就犯了难,此前为了扮男人,她一直留短发,这时候只能把群众找来的假发和自己的头发接在一起。”

“那时候的条件真是艰苦,寒冬腊月没厚衣服穿,三天两头吃不上饭。在这种艰难环境里,我半年发展了20多名党员。五尺高的墙头,我一下就能翻过去。”吕钊说,1941年微山湖大突围时,三面全是敌人,在芦苇荡里爬行几十里,跑出敌人的包围圈后,“才发现,我的两个脚趾不知啥时候断掉了……”

为困难老兵献爱心请点击:http://gongyi.qq.com/succor/detail.htm?id=13135&et=fund43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