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联机枪手赵明山回忆跟随杨靖宇对日作战

今年89岁的赵明山记得,他是在“七七事变”之后不久,当上了抗联第1路军的机枪手。

在赵明山的居住地——本溪市桓仁县铧尖子镇,是当年抗联第1路军司令杨靖宇活动地之一。这里到处是山,有一望无际的树林,是个打游击的好地方。

1931年“九·一八”事变时,17岁的赵明山放牛为生。他找到抗联队伍要求入伍,他当时高1.6米,抗联的人嫌他矮,不愿意收他。杨靖宇正好路过,问这个小伙子:“下雨刮风能不能走路?吃不上饭、喝不上水还能不能打仗?”,赵明山忙不迭点头,抗联“破格”收了他。

6年后,1937年7月下旬的一天,身经百战的赵明山隐约听说了日本人在卢沟桥开了枪,攻打北京城。按当时抗联的说法,“中日大战”终于爆发了。

在此之前,赵明山刚刚结束了一次战斗。1937年7月,杨靖宇亲率抗联第1路军直属部队150人,从桓仁出发,准备袭击奉吉线铁路列车,以造抗日声势,扩大抗日联军的政治影响。途中,在新宾县永陵街附近黄土岗山中,与日本松原部队遭遇,激战6小时之久,终将敌人击退。

这一年对于活动在南满的抗联第1路军,是一段最为艰苦的岁月。关东军于1936年6月11日制定了<东北防卫地区治安整顿计划纲要>,决定“增加1个兵团的力量”,参加对该地区的“讨伐”。日军为稳定其战略后方,以利于向关内大举进攻和加强对苏战备,更加疯狂地对抗日联军进行“讨伐”。

日军除了对抗日武装直接进行军事“围剿”的“治标”,也有动员日伪一切机构和力量,采用各种手段割裂抗联与人民群众的联系,孤立瓦解抗日武装的“治本”。并建立“集团部落”,制定无人区的政策,以切断抗日武装与人民群众的联系。

同时,日军还采取严厉的经济控制的段和经济封锁措施,妄图使抗日联军失去生存条件。七七事变后,日伪当局对农产品的购销采取了垄断措施。

夏吃青草、冬啃树皮,深山老林、冰山雪地的艰苦战斗环境,在赵明人眼中,要比在地主家受罪强得多。他得到杨靖宇的信任,被安排在军部当上了勤务兵,他记得有一阵子,经常背着7.7万元的军费。

本溪县原党史地方志办公室主任范金生说,事变后,东北沦陷区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地位发生了重要变化,即由东北地区局部抗战变成全国抗日战争的一个组成部分。

赵明山回忆,抗联第1路军不久提出了为“恢复中国人之东北”而战的口号,抗联第1路军总司令杨靖宇曾对部队进行动员:“响应中日大战,暴动起来,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推翻傀儡政府满洲国,为独立自由幸福之中国而奋斗。”

随后,赵明山参与了一生之中最为惊心的战斗。这一年的9月,第1军第1师,同第1军军部在宽甸会合。10月31日,军部直属部队和第1师3团共200余人,袭击了宽甸县双山子和四平街的守敌。此次战斗,采取围点打援的部署:首先派小股部队切断四平街通往本溪、桓仁的电话线,只留下通往双山子的线路;同时,将主力埋伏在敌军援兵必经的要道小佛爷沟山头和道路两旁,然后分兵三路佯攻四平街,迫使守敌向双子子求援。

“杨军长命令我们,放过前面的伪军,专打鬼子”。赵明山就是在这次战斗中担任起了机枪手。他记得很清楚,手握枪把,看着从山脚下经过的日本军队,手心都握出了汗。随杨靖宇一声令下,枪声四起,日兵一片混乱。杨明山看得很清楚,日军的一辆汽车着了火。事后才得知,前来增援的日本军官正在车上。

战斗开始后,驻守在四平街的日军陆岛排长急忙向各地求援。驻双山子的晶军守备队派出,水出佐吉营长率领日伪,分乘3辆汽车急往四平街增援。敌人进入伏击圈后,抗联的伏击部队开始猛烈射击,并发动冲锋。敌一辆汽车被击毁,水出营长及同车日军当场毙命。日军排长陆岛得知援军受阻,立即率兵出四平街前去援救,结果又遭杨靖宇所率部队截击,陆岛排长等多被击毙。

战斗仅2小时结束。共毙伤日伪军营长以下40余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