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故事:开在时光深处的牡丹花 ——记抗战英雄孙辛里

老兵故事:开在时光深处的牡丹花 ——记抗战英雄孙辛里

老人作品

老兵故事:开在时光深处的牡丹花 ——记抗战英雄孙辛里

老人回忆当年

国画牡丹,花开富贵,90岁高龄的孙辛里老人不仅是一位经历过抗战洗礼的老战士,也是一位享誉甚高的国画大师,老人笔下的牡丹花在书画大赛中多次获奖,有很多作品在国内外展览、收藏。我们“寻访老兵故事,重温红色记忆”暑假实践团队有幸来到位于湖州市的干休所拜访孙辛里老人,初见孙老,我们被眼前这位精神焕发,身子硬朗的老人所震撼到,岁月在孙老的身上仿佛静止一般,耄耋之年的孙老谈吐清晰,向我们讲述了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平凡却又特殊的故事。

孙老一九二六年出生在山东省博兴县的一个叫西王文的村庄里,父亲过早的去世,生活的重担压在了当时年仅十四岁的大哥身上。在抗日时期,日寇经常在家乡进行扫荡,被抓到的村民很少能逃生的。在一次日寇的扫荡后,抓捕了当地400余名村民,孙老的大哥也在其中,日寇把手无寸铁的村民集中起来进行屠杀。孙老的大哥在日寇的机枪扫射下,假装倒地,掩盖尸体才得以逃出日寇的魔爪。在后来孙老大哥的回忆中得知,日寇屠杀村民的手段及其残忍,毫无人性。日寇把一位村民当众拉出来,割鼻子挖眼睛然后再砍头。接着挖坑,把人活埋到肩膀,再用刺刀一下一下地锃脖子,被害人难受得瓷牙咧嘴,其状恐怖至极。他们还用绳子套住孩子的脖子,在地上不停地摔打直至其死亡。最后日军开枪扫射,村民一片片的倒下,血流成河。当家人发现孙老的大哥时,神志不清,恍恍惚惚,很久才恢复过来。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那时孙老年仅十一岁,不久便加入了村里儿童团,帮助抗日队伍做些站岗放哨送书信、割草喂马等工作。当部队撤离的时候,就东躲西藏,逃避日寇的捕捉。过着居无定所,食不果腹的日子。冬春两季住草堆钻地洞,夏秋睡高粱地,条件十分艰苦。

那时孙老所在的县有个叫马耀南的中学教员,他在本地积极宣传抗日,组织抗日武装。这时延安派了经过长征当过红军饲养员的共产党员杨国夫来协助他开展抗日工作。由于日寇的暴行极端残忍,当地的百姓对日本侵略者无不咬牙切齿、恨之入骨,在共产党抗日宣传发动下纷纷投身到战斗的行列中,队伍迅速壮大,不久成立了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三旅,马耀南担任旅长兼小清军区司令员;杨国夫担任副旅长兼小清军区副司令员。这是清河平原上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第一支抗日武装。“我二哥大我七岁,1939年也参加了这支抗日队伍”,孙老回忆道。

1945年,孙老15岁,正式参加了本县本区共产党区委的工作,担任区儿童团长。不久遭遇了一次大扫荡。日寇集中兵力把小清河军区四面包围起来,妄图把小清河军区的军民一网打尽。孙老说:“那时特别强调要‘空舍清野’,把房子内外、村内村外搞得干干净净,把吃的有用的东西藏埋起来,不给鬼子留一点可利用的东西。”任务下达后,发给每人一颗手榴弹作为武器。我们问孙老,做儿童团团长时经历的最惊心动魄的事情是什么,孙老靠在沙发上,沉思了一会儿,慢慢回忆道:“我记得有一天,敌人来村里扫荡,有一个鬼子从队形中骑着大洋马跑出向我边射击边追赶过来”,说到激动处,孙老又坐直了身体,眼睛瞪得大大的,“当这个鬼子离我三、四十米时,我猛得回头大喊一声举起手榴弹作欲投掷状,吓得他勒马转头就跑。我趁机又跑出几十米,他又追了过来,我再次举起了手榴弹,心想这次是真的要扔出去了,可是鬼子这时勒马凝视,我又奔出几十米。这样反复了两个回合,日寇的大部队离我们越来越远,追我的鬼子也开始只向我射击不再追了。鬼子追赶向我射击用了很多的子弹,而我却没有舍得用掉手中独一无二的手榴弹。因为在当时的条件下它太宝贵了!”

我们都听得心惊胆战,无法想象一个15岁的孩子在面临死的威胁时所表现出的英勇和机智,“日本侵略中国,我们如果不爱国,不抗战,不斗争,我们就要亡国,那时候我们有两不怕: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孙老坐的沙发上方有一副裱起来的牡丹画,雍容华贵,栩栩如生,我们想到孙老还是一位有名的国画大师,尤其擅画牡丹,于是我们问他为何选择画牡丹,孙老说,抗战结束后,孙老便开始在家里画画,开始什么都画,人物花鸟,后来有人跟他说,你的牡丹画得特别好,孙老便开始参加比赛,三等奖,二等奖,最后到国家级一等奖,至此便一直画牡丹。

孙老谈到画画时明显心情非常好,“很多人来找我学画画,但是那些来学画画的人,很少有能坚持下来的,所以你们年轻人,一定不要怕吃苦,要持之以恒。我们抗战的时候,如果没有那股子坚持的劲头,早就没命了。”

孙老还说:“牡丹是国花,代表繁荣富强,国家不富强,就要被人欺负。”孙老语重心长的和我们说道:“你们年轻人,现在什么都有了,要做点有益的事,你们现在的生活来之不易啊!只有吃过苦,才懂得珍惜。”

最后我们团队离开时,孙老的女儿向我们展示了孙老年轻时的照片和获得过的勋章,那些大大小小的勋章让我们忽然明白,这是一段不可亵渎的历史。战争,从来都充满了鲜血与泪水,如今荧屏上泛滥的抗日神剧就是对历史的戏说,是对那些战场英魂的大不敬。

当灯光聚焦,摄像机开启,那些九十多岁高龄的抗战老兵突然间滔滔不绝,对于他们来说,那炮火连天的战场,其实一直都在他们眼前闪现;那杀声震天的怒吼,其实一直都在他们耳边回响。我们的采访让他们完成了一段讲述,他们的故事也让我们重新认识了这段可歌可泣的历史。让我们共同向这些民族的英雄致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