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师师部侦察班长赵绍祥忆台儿庄战役中的高级将领

在台儿庄战役中,赵绍祥任20师师部侦察班长,因工作关系和一些高级将领有过接触。2013年8月10日,老人深情地回忆70多年的一幕幕,把我带到了那炮火连天的岁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抗战老兵赵绍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孙桐萱

我是1936年4月入伍的,当时就在孙桐萱的20师。刚入伍时,一次和老班长出去办事,在兖州火车站附近,看到一个身材很高的军官,在修路现场跟士兵及干活的老百姓大声说笑。老班长告诉我,他就是我们的孙师长。火车站附近有一段路不好走,孙桐萱自己出钱给当地老百姓修路。从那时我才开始注意他,他身材很高,估计超过1米80,在那一群人中显得鹤立鸡群。他走路时,腿看上去有点不好使。

孙师长为士兵和百姓做了许多善事,谈起他来大家都习惯叫他“孙善人”。他还有个不出名的外号“孙瘸子”。

孙桐萱治军严谨,军纪严明。部队在兖州不占用民房,而是按编制,有组织地驻扎在铁路东和西关外修建的营房内。他平时对部属管束较严,有事出营房必须请假,无事不许擅自出营房。因此兖州街上无散兵游勇,更无寻衅闹事者。军饷发放也及时、充足,当时1等兵9元7,2等兵9元3,中士14元3,上士18元,少校108元,上校190元,少将240元。官兵在市场上公平买卖,无欺压百姓之事。军官家属租的民房,也无拖欠房租之事。

当时,新东门到火车站之间有一块荒地。孙桐萱把它买下来,创建了一个居民新村。让在战斗中牺牲的烈士遗孀、买不起宅基的当地人和想在兖州定居的外地人,在那里盖房安家。后来有近百户人家,在那里盖房居住。

在兖州他创办孤贫学校,收养部队中烈士子女和因战乱灾荒而挣扎在死亡线上的孤贫儿童。学校办了十余年,收容了大批孤贫儿童,让他们学有一技之长,在社会上能自食其力。在兖州期间,他对影响社会治安的抢劫绑架案的打击也不遗余力,使兖州一带社会秩序相对较好。这些善举,至今被当地老百姓传颂。

在农忙季节,孙桐萱派部队到离城不远的农村,帮助当地农民进行夏秋收割的劳动。把部队的战马借给农民使用。

大约是1938年3月,部队准备向台儿庄开拔。开拔前,孙桐萱已是军长了。当时警卫部队里有个战士的父亲有病,这个战士把所有的钱都寄回去了,但还不够。孙军长知道了,就问他:“你有困难,为什么不找我?”孙军长当场拿出200元给这个战士并放了他2天假。那时1元钱可以买170个鸡蛋。

孙桐萱平时待兵如子,在作战中士兵打仗都非常勇敢。

在台儿庄大战中,我们部队曾参加攻打济宁的战斗,经过残酷的战斗,一度收复济宁,有力地支援了 台儿庄大捷。

池峰城

池峰城和孙桐萱都是北方人。池峰城师长1米7左右的身材。平时,师部有炊事班,他的伙食比战士好一点。打起仗来,他喜欢到前沿指挥,正常走到哪儿,就在哪儿吃,有啥吃啥,一点不讲究。他和孙桐萱一样喜欢和战士、百姓打成一片,很受士兵和百姓的拥护。

在台儿庄战役期间,我和他接触了两次。第一次是大战前,那天中午,我到他师部,他正在招待警卫的父亲吃午饭。那警卫姓宣,是沧州人,出身于武术世家。饭后,池峰城师长让他的警卫连集合,看宣警卫的父亲表演刀法。宣警卫父亲的刀法的确漂亮,表演好了,还给战士们讲在战场上怎样对付日本兵的刺刀。最后宣警卫的父亲把家里祖传的宝刀留给儿子,把儿子的刀带走。

后来听说,池峰城第一次组织敢死队,那警卫就要求参加。刚交上手,眨眼之间,4个鬼子的人头就在他的大刀翻飞间纷纷落地。当他一脚把第5个鬼子踢翻在地,大步向前,正准备挥刀结果他性命时,不幸被鬼子的狙击手击中。

第二次见到池峰城是台儿庄战斗最激烈的时候,我奉命给池师长送信。当时台儿庄三分之二已为日军占领。池峰城师长已记不清组织过几批敢死队出击了,他只记得百儿、八十人的敢死队,只有几个人生还。池峰城师长觉得再拼下去,将全军覆没,便向孙连仲司令请示,可否转移阵地,暂时撤到运河南岸。孙连仲的回话是:“士兵打光了你就自己上前填进去。你填过了,我就来填进去。有谁敢退过运河者,杀无赦!”当时,我就在池峰城师长旁边,孙司令热血奔涌、豪情四射的话语至今响亮地在耳边回荡。

池峰城师长执行军令从来不打折扣,接命令后,池峰城下令炸毁运河上的浮桥,自断退路。从师长到士兵,抱必死决心,逐屋抵抗,任凭敌人如何冲杀,死守不退。

战至午夜,池峰城组织敢死队数百人,杀入敌阵。日军所占的台儿庄市街,被敢死队一举夺回四分之三,此间毙敌无数。敌军被迫退守北门。

台儿庄战役结束,池峰城师长获青天白日勋章。

张雪中 张轸

师长张雪中是黄埔1期的,身材1米8,瘦瘦的,但很精神。他南方口音,作风朴实,尤重乡情。只要是家乡人找到他,不分贫富,不论亲疏,公务再忙,也抽空接待,亲切交谈。对方提出要求,他都尽量满足。他资助许多家乡青年读书深造,他部队中有许多家乡人。

台儿庄战役前,我去过一次他的85军89师,他正在给部队训话。

1938年3月,日军集结精锐部队,南北夹击,威胁战略重镇徐州,台儿庄战投拉开序幕。张雪中率部,在临城与峄县之间同日军遭遇,发生了历次战役中罕见的激战。

台儿庄战役后,张雪中参加了武汉会战。

大战前,我到过第20军团第110师的张轸师部,那天他不忙,和我聊天并留我吃饭,他师部办公室悬挂着岳飞《满江红》的词,是用毛笔写的草体,字写得很漂亮。据他警卫说,他们师长卧榻旁还有一副。

张轸师长个子较矮,他问了我年龄,家庭出身等,并给我讲抗战形势,告诉我抗战最终必胜。从他的谈话中,我感到他有强烈的爱国心。

台儿庄战役中张轸在装备极差、环境非常险恶的情况下,战运河、进峄台,挺进敌后,将日寇拦腰截断,使其首尾不能相顾,迫敌退于峄县。配合友军,取得歼敌万人的胜利。由于战功卓著,战后张轸被擢升为13军军长。

本文作者:顾少俊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