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接着说证券的那点事

把股票市场说成赌场可能有点夸大了,因为要看你跟谁比,要是跟期货比,那根本都不算什么,这个完全是纯粹的对赌,不管看空还是看多,你都是有对手盘的,也就是说有人和你对赌,你赚了那就是对手盘赔了,反之你赔了,对手盘就赚了,完完全全的零和游戏,当然,这种赌博并非毫无意义,恰恰相反,他给市场提供了更多的活力,也给了市场规避风险的工具,至少大部分时间它的作用是非常积极的

比如它的价格发现的功能,举个例子,我是蛋鸡的农户,我可以根据未来期货锁定半年以后鸡蛋的卖出价格以规避风险,那我就可以有充分的依据来规划和控制我的养殖规模,至于市场上的资本怎么运作和对赌鸡蛋的价格那是他们的事

我从不否认金融市场的各种工具对市场的积极意义,但我还是想谈一谈他们的一些漏洞,有时是很致命的漏洞

还是用天涯股票的例子来说吧

假如炒作前天涯的股价为10元,总股本1亿股,有可做空可做多的相应期货

A基金公司花了2亿买入1500万股,市场也进入了2亿资金,将股价抬到了20元,这个时候A以1500万股为相应标的做对冲,用高杠杆沽空天涯这只股票,也就意味着,A基金公司已经将自己的利润锁定,盈利大约1亿

这个时候A基金公司如果想退出市场,可以不计成本的以任何价格抛出手里全部的天涯股票,A基金公司的最终盈利都是1亿,市场就这样被抽走了1亿的资金,谁买单不一定,反正是还留在市场上的玩家、小散,这个过程中并未创造任何价值,这是一个零和游戏

假如这个这个过程中的A是大玩家,天涯的股价面临的将是崩盘的命运

97年的时候,A是量子基金为首的华尔街的饿狼们,“天涯的股票”就是东南亚的金融体系,过程可能更为复杂,原理就是这么个原理

量子基金为首的华尔街,就是按照类似的游戏规则把东南亚的血吸干的,不久的将来,美国一定会按照类似的游戏规则去吸日本的血

对市场拥有主导地位的“庄家”要是以这种市场手法做空市场,后果将是灾难性的

97年的时候,我相信东南亚的那些国家不是没考虑过采取非常措施,但是很可惜,他们做不到,量子基金的背后是华尔街,是美国政府,他们惹不起

但美国也不是每次都能无往不利,每次碰到中国的时候这一套方法都有点不好使,中国的金融方面的能力确实不行,但对美国鼓吹的那一套也不怎么感冒,连做空都不方便,最关键的是中国有说不的能力

去年的股灾,A股已经能做空了,中国在关键的时候果断的(事实上)暂停了股指的做空,引来市场的一片骂声,理由自然是不遵守游戏规则之类的,但最终也让我们的市场避免了类似97年股灾的悲惨结局

我觉得,游戏规则是用来维护这个市场的繁荣稳定和可持续发展的,但如果碰到极端的情况(比如恶意做空),为了防御系统性的风险,采取适当的非常规手段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美国人对这种做法自然是很不满的,很希望通过法律的手法来规避这种状况的发生,他们也确实在往这方面努力,那就是TPP,不过呢,TPP代表的是华尔街的利益,在美国国内的支持率也有点问题

过分的强调市场的自我调节能力,复杂的衍生品,这些看似公平的游戏规则,事实上很容易变成大玩家扰乱甚至破坏市场的工具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