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阐述:这个世界你有多少的战略失误,前方就会有多少的战略等你。 那么中国有多少的战略失误?前方又会有多少的战略在等待着中国?这是来自世界对中国的战略问答,中国是否听到了世界的战略脚步。和平发展年代的今天世界也许比战火燃烧岁月的昨天时光竞争更加激烈、更加残酷,也更加会让人颓废、让人麻痹。因为和平发展的暖暖日子遮住了竞争意识带来血腥气息,但不要忘了世界的秩序要求是建立在竞争意识来取得国家发展的所有可能。所以面对南海问题走向国际化的转变面前中国不能认为这只是一个相对战略孤立的地缘热点,也不能看做是中国久悬未决必然存在的发生,更不能当做是历史遗留带来的矛盾纠纷所在。中国只要存在这个世界、只要为了生存而发展就必定要与摩擦与冲突共存共生。因为国家存在的根本不是为了去避免摩擦与冲突;也不是为了能解决摩擦与冲突;而是为了某天没有摩擦与冲突。毫无疑问中国拥有对整个中国南海主权的传统主张要求是构成中国主权完整性其中一个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而真实存在,同时也是代表着国家整体主权尊严。如果从国际秩序体系构建要求来看,由于中国同时存在面向世界公开拥有整个南海主权主张要求的国家正式声明阐述。因此也就已经从法理秩序上不再允许国家可以进行任何涉及到范围内的岛屿、岛礁、海域等相关划分谈判事宜。并且中国南海问题也已经不再是可以用息事宁人的国家间互让精神取得谅解,这已经是涉及到中国面对世界的国家尊严、国家竞争权益。事关中国主权尊严完整的国际秩序大问题如果中国都可以发生划分主权谈判事件,那么不就是代表中国在告诉这个世界,中国做为国家正式宣布要求退出世界竞争权益。

这就会涉及到整个世界范围内只要是关于竞争要求意识方面(全方位发展要求)中国都必须无条件自觉让开,不管是中国内部世界还是外部世界,也不管中国愿不愿意,无形之下中国的战略和平意识盲区就可以致使国家存在重大的生存风险,正因为如此南海问题走向国际化才会引发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因此这就要求中国即使面对南海问题出现更加不利的时间阶段,都要毫不动摇保持国家既有对整个中国南海主权拥有的传统主张要求,向国际社会重申中国关于对整个南海主权拥有毋容置疑的传统国家主张要求。同时不涉及(警告那些相关国家)任何可能国家间关于南海海域主权划分的谈判事宜,并且中国不再重复涉及关于重新寻求南海海域中国主权支持的国家和地区外事活动,而且还要根据现今国际秩序体系构建要求在南海问题上依托秩序遵循要求与国家主权主张要求的不冲突、不影响特点要求(凡涉及主权主张要求中国可以采取直接否决)采取不冲动、不刻意进行法理秩序性区分对待,不寻求直接刻意方式而是非接触主权主张要求方式来对中国南海问题的国际热度自然降温。当然我们知道南海问题走向国际化只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联盟势力在世界范围内针对中国展开的其中挑战之一,但是需要引起我们注意到的是通过中国南海问题走向国际化说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联盟势力在全面战略中国的前进道路上已经迈入到现阶段在国际秩序法理这个意识阵地展开交锋了。这对于中国来说绝不是个好消息,因为在这个意识阵地层面中国可以说是一片空白,中国既没有参与过任何历史时期的国际秩序体系构建阶段的交锋竞争洗礼、又没有参与过任何国际秩序体系建立时期的政治力量互动。中国之所以能够成为现代世界认可的国际第三大政治力量是来自新中国的前瞻战略意识所确定的,什么是“战争是政治的继续”这句国际公认的基本政治定义语可以拿来总括。

在现今这个意识阵地上发生的中、美交锋已经不再是以中国的意愿为转移,不过同时中国还不要忘了旁边的俄罗斯它的前身苏联在90年代初发生的突然国家联盟体制解体带给这个世界第二次划时代巨变。苏联的国家联盟体系解体首先不是来自国内民众的推翻造成的,也不是由于苏联遭遇到现实外部世界更强势于苏联的力量直接威胁笼罩之下而造成的,更不是由于苏联国家联盟体制内的统治阶层体系发生了重大的内部权力失效从而形成分割要求造成的,至于苏联什么特权以及腐败包括民众不满等等造成的可以说是边都扯不到!而苏联90年代初突发国家联盟体制主动要求解体必然是受到外部世界的不接触巨大影响下直接造成的,这就是来自自然主动战略意识!中国在69年受到了当时自62年古巴导弹危机以来的美国强烈战略刺激下、进而在短短几年时间就将军事武装规模力量已经恐怖发展到世界历史性武力新高的苏联直接强大挑战。而在69年苏联的武装力量规模强大到已经超过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为此整个世界都产生了畏惧苏联恐怖的直接武力打击阴影之下。中国就是在这个直接武力打击阴影之下的69年被动与恐怖的苏联发生了珍宝岛领土纠纷事件。69年中国的战略环境恶劣状况程度可想而知,是今天中国的战略环境不利局面所根本无法比拟的。同时更加上还存在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联盟势力处于直接公开敌对,中国在世界上没有任何外援成立条件,一切都只能依靠中国自己本身。但新中国的前瞻战略意识并没有被国家所面对如此恶劣状况的国际战略环境所吓住,毫无疑问对于国家而言机会与风险是并存的、劣势与优势是平等的、挑战与挑退是存在的、竞争与意识是需要的。似如国家存在的根本不是为了去规避摩擦与冲突,也不是为了能解决摩擦与冲突、而是为了某天没有摩擦与冲突带来的国家认知要求。

新中国的前瞻战略意识在中苏发生珍宝岛领土纠纷上的国家态度面对中国如此恶劣状况的国际战略环境条件,又是在被动挑战的世界格局要求下被迫接受的,所以是不可能会存在有任何的国家赌博和战略投机成因!要知道没有等待的战略、只有需要的战略。新中国的前瞻战略意识通过既有事实存在的被动战略格局要求特点,依据国家所拥有的主权主张要求法理秩序性优势,同时按照国家面向世界的未来战略发展方向最高要求服务性,那么就要求新中国在面对来自强大的苏联直接主权挑衅下,无论新中国的战略环境状况如何恶劣、后果如何可怕,都必须要求国家义无反顾直接主动迎击强大的苏联挑衅!夺取未来中国面向世界应有的发展要求(竞争要求)权益。因此新中国在被动于苏联的战略格局之下发生的“中苏珍宝岛之争”、国家战略决策判断应该就是放在主动采取进行战略对抗升级的冲突反应要求上,战略实施要求通过战术展开的是以非接触阶段/接触阶段/非武器类接触阶段/武器类接触阶段/主权战争阶段/等阶段梯次对抗升级进程,从而以动态战略姿态完全掌握中苏两国高对抗下决策走向要求,以保证新中国为了国家主权完整要求能够率先打响关键的第一枪需要!展现新中国为了国家主权完整的尊严性不受任何侵犯敢于向世界任何最强大的政治力量进行直接对话,当然新中国除了需要具有强大的国家意志、更决定在拥有完全高于苏联的战略决策思想意识!珍宝岛自卫反击作战的胜利新中国也迎来了极其重要的70年代。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联盟势力通过中国捍卫主权尊严在苏联武力最高峰期敢于主动打响珍宝岛之战确认了中国在世界政治力量的重要性,因此中美政治关系才可能迅速走近,中国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联盟政治由公开敌对完成走向握手。

但并不代表中国就此可以做为世界第三大政治力量被国际社会正式承认,因为这个世界有着自己的秩序潜规则要求。不是哪个国家敢于迎击世界强大的挑战就可以成为世界认同的主要政治力量,看看人类为什么要从现代第一次世界大战走向第二次世界大战?多少强大的国家即使粉身碎骨、国破国亡为什么还要在所不惜?仅仅就是为了掠夺和利益?可能、但不是国家动机。而是为了国家取得在这个世界秩序潜规则要求下的序列排位!中国也不可能例外!所以新中国的前瞻战略意识在74年向世界公开阐述了中国关于世界三个政治划分的国家意识。这其实就是新中国的前瞻战略意识面向世界公开阐述关于中国在世界政治格局中的国家地位序列要求。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美国、苏联都是具有传统国家联盟阵营力量才可以被世界认同为国际两大政治力量,中国没有这些传统国家联盟阵营条件、也不可能具备建立条件成因。那么中国凭什么可以要求与美国、苏联并列国际第三大政治力量?这就是新中国的前瞻战略意识依托国家现有政治属性结合现实世界对应要求有机融合在了一起,以中国代表第三世界广大贫穷国家和地区的国家姿态做为意识形态力量要求加入。在这个世界力量既承尚竞争意识的同时更承尚思想意识的人类社会,来自中国的意识形态力量要求加入对于世界而言是无法可以拒绝的、也是不允许给予回绝的。中国这才可能成为世界公认的国际等三大政治力量!这对于中国面向世界的未来战略发展方向具有着划时代的决定性意义。

这个人类世界不但有着第一世界政治序列、第二世界政治序列、第三世界政治序列要求;同时还有着第一世界竞争要求意识、第二世界竞争要求意识、第三世界竞争要求意识;以及第一世界发展要求意识、第二世界发展要求意识、第三世界发展要求意识。所有违反世界排序要求的国家行为都必将要遭到全面摧毁和打击。同时也要知道任何国家主义性都是为了民族主义根本要求的国家发展强大性而诞生服务,中国处于了世界公认的第一世界政治序列和第一世界竞争要求意识以及第一世界发展要求意识区间。因此毫无疑问中国拥有的内在国家实力发展起来的强大性通过努力可以说是今非昔比,达到了具备与现今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美国、俄罗斯以及世界上现有发达国家和地区进行全面战略对话要求的基本可能条件。在这个界面上形成的全面战略对话要求已不再是传统五项意义慨念间的国家对话,它已经包含在了接触性与非接触性、发展性与非发展性、空间性与非空间性、范围性与非范围性、控制性与非控制性、思想性与意识性、相对性与绝对性、技术性与应用性、对抗性与合作性(国家传统五项要求的政治、经济、军事、外交、文化)、需要性与服务性、利益性与价值性、现实性与未来性等等更广泛前端意识交织而成现代理念慨念下的全面战略对话思想体系。通过现代理念慨念下的全面战略对话展开的不断世界级交锋带来的成效性就决定了中国内在国家实力发展性能否稳步迈向面向世界的全面国家实力发展强大性要求阶段。同时也决定了中国内在国家实力发展强大性基础是随着全面国家实力发展强大性面向世界的稳步推进而不断完善坚实;还是随着面向世界的全面国家实力发展强大性要求阶段遭到阻击回缩而发生回弹冲击,何谓不进就会退的世界秩序规则性。

苏联在70年代末期国家展开的是向外部世界扩张势力范围,而中国却开始面向世界打开国门执行改革开放的国家政策,并于西方国家携手合作发展经贸大互动,给这个压抑的冷战世界一个划时代的猛烈冲击。显然苏联开展的以传统武力为主政治跟进向外部世界扩张势力范围的国家意识就越发让人可笑。不经意间苏联一贯持有的国家主动战略意识姿态在世界面前开始发生了根本性不可规避的国家被动战略意识要求转变,这种非接触性的自然主动战略意识带给苏联面向世界的国家战略姿态演变,怎么说就是在意识战略面前苏联空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武力也只能是干瞪眼。当然苏联也可以视这种无任何直接威胁作用的意识发生战略为无物,继续以苏联国家联盟体制存在下去,相信在这个世界上就算是到了今天也没有那个国家敢于直接进行公开攻击苏联。都是做为老牌一直处于第一世界政治序列的苏联知道国家战略姿态面向世界发生被动战略意识要求演变意味着什么,至少做为世界上三大政治力量最基本要求国家都必须始终处于主动战略位置或者相对主动战略姿态。因为在这个序列区间一旦转变成为国家被动战略局面而无法扭转或听之任之,理论上来说就基本已经可以告别这个序列区间的国家属性。“战争是政治的继续”就要求不管政治、战争以及战略无论进行重复、重叠、覆盖、分层还是变形等等都必须是要有连续完整有效性,所以苏联要想扭转国家战略姿态的反转,必然要针对国家联盟体制的政治意识形态,才能阻止国家战略姿态继续朝着面向世界的被动战略迈进。如果再形象些可以用美国好莱坞拍摄的大片《变形金刚》来对应释解苏联国家联盟体制解体行为,因为我们知道美国好莱坞的电影文化艺术是完全服务于美国的国家战略意识。那么今天的中国战略姿态也发生了走向世界的被动战略局面,那么中国你做好了扭转准备没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