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跨越-2016·朱日和A”:陆军第1集团军某旅千里机动

跨越-2016·朱日和A”:陆军第1集团军某旅千里机动

跨越-2016·朱日和A”:陆军第1集团军某旅千里机动

跨越-2016·朱日和A”:陆军第1集团军某旅千里机动

跨越-2016·朱日和A”:陆军第1集团军某旅千里机动

8月3日凌晨,东部战区陆军第1集团军某装甲旅参加2016朱日和跨区对抗演习的首支红军旅全员全装回到驻地营区。7月初,该旅从江南深入漠北,机动数千公里,赴朱日和参加“跨越-2016·朱日和A”演习。通过战备等级转换、远程投送、战场机动、组织战斗、战斗实施、实弹综合检验6个步骤的检验,演习导演部运用“千分制”量化考评方法,该旅最终得分678.23分,总评及格。

演习的复盘检讨会上,该旅旅长丁炜说:“在城市夺控战斗的最后阶段,仅剩一个连的兵力在等待命令,让我真切体会到什么是指挥员,什么是四面楚歌,什么叫举步维艰……让每名指挥员都身处一隅、心系全局,让每名战斗员都心系全局、坚守一隅,这才是部队在朱日和演习最大的收获。”

指挥所转移时动静过大,敌情观念不强

陆军第1集团军某装甲旅是在皖东某兵种训练基地驻训时,被上级抽签确定参加“跨越-2016·朱日和A”跨区对抗演习的。7月初,该旅突然接到朱日和跨区对抗演习导演部下达的战备等级转换命令,全旅数千名官兵携近千台装备,冒着滂沱大雨“消失”在一片密林里。

从那时起演习就正式开始了,导演部、导调组和指导组对该旅进行“千分制”量化评分和态势评判,直至7月底该旅从朱日和返回驻地营区。

在复盘检讨会上,导演部给该旅第一个环节战备等级转换阶段打了37.54分,这个项目总分为40分,红军旅的成绩不错。

接到战备等级转换命令后,红军旅所属人员和装备多路疏散隐蔽至驻地营区50公里外的密林中,井然有序地展开临战训练,警戒防卫人员对该区域快速进行封锁,直到一周后人员装备全部从该地域撤出,当地百姓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然而,导演部随机发出的两次转移指挥所和一次遭“敌”袭扰指令,让红军旅有些始料未及,该旅随即在大雨中快速完成了指挥所转移和情况处置,但仍被扣除2.46分,原因是指挥所转移时动静过大,敌情观念不强。

7月5日凌晨,红军旅首批远程投送的轮式梯队乘列车编队,踏上了前往朱日和的征途。这个梯队到达河南境内后,导演部发出指令:前方道路遭破坏,无法继续铁路输送。该梯队和随后的另一轮式梯队立即完成野战卸载,改为公路机动。这两个梯队卸载的地点距离朱日和基地还有1000多公里,官兵们自选道路,昼夜兼程,一路处置指导组和导演部设置的“敌侦察监视”“空中火力打击”“核生化武器袭击”“敌特渗透袭扰”“电子干扰”等情况,按照预定时间,一波三折地到达了朱日和。

复盘检讨时导演部宣布,该旅在这一阶段共60分的量化评分中获得了58.64分,这又是一个不错的分数。

把对战斗起决定性因素的环节设置为高分值

7月15日,该旅完成在朱日和基地疏散隐蔽后的集结收拢,准备实施战场机动。这一环节向来以“险难”著称。按照演习要求,红军所有参与实兵对抗的人员和装备,在正式交战前,“必须完成轮式车辆360公里、履带装备200公里的昼夜连续行军”。

朱日和地形复杂多样,在红军预定的机动路线上,要途经山地、丘陵、草地等地形,难行险要路段多,光30度以上的坡度地段就达24处,一名参加完战场机动的汽车驾驶员说:“这要是让我单车通行,我肯定不会冒险,编队行军只好硬着头皮上。”

如果说参加演习也有运气的话,该旅的运气一直不佳,从南方向北机动,就一直大雨不停。到朱日和后,又赶上了当地的雨季。战场机动刚一开始,履带装备超强的快速机动性能就体现出来,一度超越轮式车辆编队。但这里的山地为泥土层,经雨水冲刷浸泡,质地变得松软,数十吨的履带装备一碾压,几处路段就出现了坍塌,导致后续轮式车辆前行受阻。

红军旅工兵分队在“绝境”路段抢通“急行军”通道。可轮式车辆在经过草地时,再次遭遇险情,数十辆满载物资的轮式车辆闯入沙河,陷进泥泞之中,只能等待抢险车前来牵引。待到牵引车把轮式车辆拉出泥沼,再次编队上路时,规定的48小时行军时间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而路程还有一大半。

除了恶劣的自然条件,还有随行导演部人员出的“遭遇敌空中火力打击”“遭敌小股兵力袭扰”“遭敌化学袭扰”等17次临机情况。经过两昼夜的连续战场机动,红军旅履带装备全员全装提前10多个小时到达指定地域,而轮式车辆中有两个编队超时1.5小时才完成整个战场机动。最终,这一100分的环节,该旅拿到91.32分。其中,履带车辆拿到了满分65分,特别是该旅去年参加“9·3”阅兵的04A型步战车,一上战场就一路领先,全程不停滞,全程无故障,刷新了以往履带装备在朱日和战场机动这一环节的纪录。

7月17日,检验人员体能的大考来临。刚刚到达新战场集结地域的机关人员和一个主战营,被抽点参加10公里奔袭。

10公里奔袭这一高强度课目在解放军的训练大纲中,既是难点也是重点,难就难在整建制武装奔袭不仅要速度快,还要处置多种战场情况。

在奔袭前,红军旅调整人员部署,挑选出体能素质好的人员组成尖刀排,前出大部队数百米,便于处置指导组和导演部临机作出的“通过染毒地段”“打击小股敌人”等突发情况,保证整个队伍行进速度不减。果然,这一方法取得了实效,参加考评的人员用时仅80分钟就到达指定地域,比规定时间提前近5分钟,被评定为“优秀”。

红军旅在这两个环节表现优异,但得分分值并不高,“千分制”甚至没有为10公里武装奔袭设置分数。原来,这两个内容都是日常训练的基础课目,导演部根据战争机理和实战化标准,把对战斗起决定性因素的环节才设置为高分值。

经过多次争夺,红军旅始终未能突破蓝军旅最后阵地

进入战斗准备阶段,真正意义上的红蓝对抗才开始。那一夜,红军旅在刚搭建的指挥所召开任务部署会,蓝军旅的多个袭扰分队已经悄悄从多个方向逼近。

23时许,红军旅抓获蓝军旅第一批袭扰人员,凌晨4时又合围蓝军旅一个侦察班。一个晚上,蓝军旅对红军旅共实施了11次袭扰和抵近侦察。

天刚亮,警戒枪声一停,红军旅就接到导演部通报:指挥所被蓝军旅定位,必须马上转移。负责演习的总导演王志安在复盘检讨时表示,今年特别加强了对红军旅的战场防护和战场勤务检验,专门安排小股蓝军多批次对红军旅阵地实施昼夜不间断袭扰和侦察,就是要让参演的红军旅处处受敌,真实感受战场环境,提升战场防卫意识。

红军旅在朱日和的近11天里,共转移各类指挥所20多次,其中一天基本指挥所就被迫转移两次。

一边防敌,一边还要加紧筹划组织如何破敌。朱日和实兵对抗的重头戏就是阵地进攻战斗、城市要点夺控战斗和山地防御战斗,这3场连续实施的硬仗硝烟味儿最浓、对抗程度最激烈、对抗强度最大、检验要素最多,比分也最重。今年不同于往年,为了更接近实战,导演部把这3场硬仗安排在一个过程内跨昼夜连贯实施,不搞阶段讲评,全程不退出战斗情况。

与此同时,导演部不再为红军旅提供蓝军旅的战斗信息,一切战场情况都必须由红军旅自己侦察获取,然后在此基础上确定战斗构想、定下战斗决心、组织战斗协同与保障。

面对这一情况,红军旅将所属的电磁对抗和电子侦察力量派上用场,并应用特战力量展开地面侦察,联合配属的陆航和空军航空兵力量,采取多种手段和方式自主侦察获取战场情报信息。最终,红军旅在战场感知和信息获取数量上达到73%,准确率近60%,但未能侦察到蓝军旅核心阵地信息,被扣除了19.13分,只拿到70.77分。

7月19日凌晨两点,实兵对抗阶段一开始,红军旅的左翼就遭遇蓝军旅重兵打击,迟滞了战斗行动,为整个进攻战斗带来不利影响。而红军旅的右翼和主攻方向则进展顺利,一路突进蓝军旅核心阵地,重创蓝军旅的主要指挥所。但此时红军旅的左翼部队迟迟未能前来增援,红军旅前方的主攻部队遭到守卫最后防线的蓝军旅主力的反扑,经过多次争夺,红军旅始终未能突破蓝军旅最后阵地。

在复盘检讨中,这一仗被视为红军旅整个战斗的最大亮点,也是最大遗憾。虽然红军旅破天荒地捣毁了蓝军旅的指挥所,但未能造成蓝军旅重大战损,红军旅后续部队因通信指挥不畅,未能很好地协同作战,丧失了最佳战机。陆军一名领导在复盘时指出,我们常说要信息主导、体系支撑、精兵作战、联合制胜,这场演习就提供了活生生的战例。

在第二场城市要点夺控战斗中,红军旅依托远程炮兵精确打击要点部位、轻型装甲利于突击的特点,从外围攻入了主要街道,夺占蓝军旅守卫的近三分之二的建筑,但红军旅在机降分队实施机降时,被蓝军旅反机降分队包围,致使红军旅缩小的包围圈被打破,整个城市要点夺控战斗未能达成战斗目的。

复盘检讨时,导演组指出,在对新型作战力量的合理使用上,红军旅有得有失,开始阶段对远程炮兵的有效使用,夺控激烈时对空军航空兵的有效使用,以及攻坚阶段心战分队对敌实施的舆情造势和瓦解敌意志决心等都是成功的,但机降分队的使用不当,导致整个局势发生了变化。

最后的山地防御战斗阶段,红军旅依据地形展开防御,让蓝军旅进攻受阻,整个战斗时间过半蓝军旅才冲击到红军的主要阵地。这时,红军旅的榴炮群误判了战斗态势,以为蓝军旅变换了主攻方向,将炮阵地向前移动了两公里,不料遭到蓝军旅炮火的精准覆盖,一下就战损过半。

少了炮兵的猛烈火力阻击,蓝军旅进攻速度加快,而红军旅只能依靠坦克和步兵战车的火力抵御蓝军旅进攻。依据实战要求,每辆坦克和步战车在交战系统中都设定了相应的弹药基数,作为防守方,红军旅缺乏炮兵群对敌打击,主战装备又没有过多的“弹药”可以使用,最终蓝军旅用近一半的战损,打击了红军旅70%的有生力量。

把丢分的地方找出来才是能力,把丢失的分数找回来才是收获

3场战斗既检验了合成旅的综合战斗力,也决定了整个演习的态势,最终,这一环节共580分的总分中,红军旅只获得了327.64分。

按照演习安排,为了检验参加演习红军旅的基础训练真实水平,在整个演习的最后阶段设置了实弹检验环节。但这场实弹检验不同于一般的实弹射击,导演部要求该旅所有参加演习的火器,按照远程炮兵火力、陆航火力、航空兵火力、坦克、步战车火力、步兵轻武器火力的顺序,在同一射击区域,带战术背景,跨昼夜进行实弹射击。

实际射击时,红军旅的远程炮兵和航空兵火力虽然对目标区域实施了炮火覆盖,但打击精确度不够,毁伤程度有限,只摧毁了总目标数的47%。虽然夜间射击的坦克和步战车应用先进的夜视系统,打出了优异成绩,步兵轻武器射击命中率达到了优秀,但整个打击效果却大打折扣,最终实弹射击200分该旅仅得到112.32分。

硝烟散去,复盘检讨导演部宣布成绩时,红军旅还因实战意识差,真打实抗观念淡薄被扣除了20分。红军旅政委沈斌深有感触地说:“战斗精神培育非常重要,无论什么时候,血性和虎气都是战斗力的倍增器。”

在复盘检讨阶段,导演部还宣布了蓝军旅的成绩,769.36分的得分不算低,但蓝军旅旅长满广志还是一口气列出了7项与实战不符的问题。这也是朱日和跨区对抗的特点之一——红蓝双方同时接受量化考评。虽然蓝军旅和红军旅演习的内容不同,但评判的标准都一样严格。陆军一名领导发言时说:“把丢分的地方找出来才是能力,把丢失的分数找回来才是收获。”

“朱日和不唱赞歌。”在朱日和基地里的一座巨大通讯塔下,写有一句“从这里走向战场”的巨幅标语。手捧678.23分的得分,红军旅官兵看到了得,更知道了失,对这句话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