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就反动了

我的父亲是十六岁参加革命的,离家以后,爷爷奶奶都不知道他的去向,好在老家还有已经成家了的两位伯伯。1947年,家乡的反动民团把我爷爷抓走了,从此再没回来。严冬抓走的,开春在一条河的下游找到尸体,看伤口是被用刺刀捅死了,胸腹部共四个伤口。我的青少年时代都是长在红旗下。高中到大学我是个“愤青”,大学毕业以后,见识到的社会各种现象,让我更加愤怒 ,我有一段时间在家里天天念叨:“国家为什么这么怂?外国人踩头上拉屎撒尿,内部和平年代养了这么多贪官污吏和废物,真的应该再来一次血与火的洗礼,再让中国明亮清新一回。快打仗吧,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期初我的碎碎念没人理,有一天正在吃饭我又因为单位的一些操蛋事儿,开始念叨。忽然老爸就急了,“啪”的一声摔了饭碗,冲我大吼起来“全中国就你是个爱国的,就你抗造,你咋这么伟大?去中央报个到好不?你个反动分子!”

我一下有点儿蒙圈,我是爱国热血青年啊,我怎么就反动了?!

家宴不欢而散,老妈一边收拾一边叹气“哎,爷儿俩在家里干开了,还出了反动分子,什么事儿呀?”

我到父亲屋里,他在抽烟,我也点了一支,对喷。

“爸,您为啥发这么大火?我觉得我不是反动分子,您上网上看看,我是反动分子吗?”我这就算是找话说,代替直接道歉。

“你们呀,好日子过烦了,年轻没阅历,工作没资历,俩眼睛是看高不看低,以为自己浑身是铁,是钢,火力十足,憋着会爆炸。可你们都知道什么呀?盼望打仗?一打仗就什么问题都能解决?你爱国?形左而实右!”父亲嘿嘿冷笑。

“我又形左而实右了,您再给疏导疏导。”我是强压怒火,谁让他是我爸呢。

“打仗,你不知道,那是炮火连天,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你知道吗?凡轻言打仗开战的人,都是心理和性格上多少有病的人。最起码的是他不把别人当人看,不把人的生命当回事儿。”老爸低着头,一字一顿地说。

“那为了国家和民族利益,有时候不得不打仗啊?”我用最浅显的道理,开导老爸的陈旧。

“这你说的不错,不得不。人家来杀你了,来抢你了,来灭你的国,灭你的家,不反抗不应战,那才叫一个怂。但是你想想,这与你经常念叨的是一回事儿吗?有的国家想霸占咱的地儿,有的国家骂咱,有的国家来吓唬咱,真的到了开打的时候了吗?敌人若开枪,咱们要打的比他准,比他很,要占理儿。他们不开枪,咱们也有其他办法对付,付出的代价还小,只是你看不明白而已。你这样的要是都明白了,都能干得了,要国家干什么?”老爸当过政委?可据我了解一直是军事干部呀?!

老爸说着说着还来劲了,开启话唠模式。

“干什么事情,尤其是对敌斗争的大事儿,必须讲究有理、有利、有节。准备不周,思虑不细,纪律不明不能动。敌情不明,形势不利也不能动。最重要的是人心向背,不止是自己人,还要考虑其他人。你现在动的只是嘴巴,但是如果真的打仗,人命的死伤你担不起吧,那就只有国家来担这个责任,打得有理有利,为国家为民族争了光,维护了利益,百姓会支持。打得不好,丢了命还失了地,百姓就会怨声载道,打了仗也会失去民心。阿根廷那个总统鉄里木耳是个榜样。其实希特勒不也是榜样吗?小日本子不更是榜样吗?咱共产党和军队不是那个样子的。我们的对敌作战要求是,不击则已,击之必胜,一击起码要保几十年的和平。这是毛主席在世的时候定下的大纲。”老爸终于端起茶杯喝上了。

“鉄里木耳?没听说过。得,就算您说得对,那我也不是反动派呀?”这我还得论道论道。

“我天天听你念叨打仗,还希望打仗,我是真烦了。你不知道我们一起参军的伙伴活到胜利的有几个!我发火是为了先给你一棍子,那叫警醒!我知道你是我儿子,不是反革命。”

“那您是不是以后还给我上课?”我是还要找补几句。

“行啊,告诉你,哪儿都不是彻底清明透亮的,共产党里也有坏人,想知道吗?想知道就常听我说事儿讲课。”老爸居然斜视我一眼。

“那什么,我今天晚上还有点事儿,还得出去一下,您早点歇着。”我得上街,捋捋我的思路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