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年作战我军中高级指挥员伤亡的一些情况

负伤职务最高的干部:广州军区第42军代政委勋励

1979年2月18日夜里,勋励乘坐坦克牵引车闭灯跟随本军坦克团行进时,突然遭到了越军火箭弹的袭击。车内多人伤亡,勋励受到震伤。

阵亡职务最高的干部:广州军区第42军126师副师长赵连玉、副政委林凤云

1979年3月8日,赵连玉指挥126师376团打通从硕龙回国的道路。当晚在班瑙地区的一个高地上勘察地形时,赵连玉遭到越军狙击,当场牺牲。

1979年2月17日,林凤云乘坐装甲指挥车指挥43军坦克团和126师奔袭东溪,在靠松山遭到越军伏击,装甲指挥车被击中,林凤云弃车徒步指挥时中弹牺牲。

阵亡职务最高的团级干部:广州军区第41军121师361团团长时光银、广州军区独立坦克团团长朱富钧

1979年2月21日,时光银带领团直属队向安乐前进。途经栋替吊桥时遭到越军袭击,时光银在指挥作战中牺牲。

1979年2月19日,朱富钧指挥43军坦克团一个营驰援在哥新地区遭到越军围攻的125师前指和375团。因联络不上125师,误入越军阵地,遭到攻击,朱富钧的装甲指挥车中弹起火,他在身受重伤后牺牲。

被己方误伤职务最高的干部:广州军区第41军副军长毛余

1979年2月20日晚,毛余随第41军121师指挥所从809高地西侧出发班俊方向转移时,在809高地西侧深山密林中遭到火力袭击,毛余头部负伤。当时认为是遭到了越军特工袭击。几十年后据当事人披露,并非是遇到了越军特工,而是某连一名班长因打瞌睡产生了幻觉,蒙胧中以为敌人上来了,惊慌失措,连敌人在那儿都没看清就用冲锋枪打了一个点射,还扔了两颗手榴弹,造成了混乱,误伤了首长。

被己方误伤职务最高的师级干部:广州军区第42军126师副师长许英发

1979年2月17日,许英发指挥本师378团徒步沿小路向东溪穿插。由于师炮兵群误击378团前卫营指挥所,正在该营指挥的许英发身负重伤。

被俘职务最高的干部:成都军区第50军150师448团副政委龙德昶

1979年3月12日,龙德昶等率本团2营从班英出发沿山区小路向北边清剿边撤退回国。由于指挥失误,在朗庄地区遭到越军突袭,队伍被打散。龙德昶在混乱中和营主力失去联系,在突围时错走向了高平方向,后被越军俘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