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将军戴润生哼八路军歌 忆平型关大捷

“铁流两万五千里,直向着一个坚定的方向!苦斗十年锻炼成一股不可战胜的力量。一旦强虏寇边疆,慷慨悲歌奔战场。首战平型关,威名天下扬……”上午,89岁的戴润生老将军坐在病房沙发上,情绪高昂地哼着这首著名的《八路军军歌》,跟着歌曲的节拍,一双布满老茧的大手在半空中用力地挥动着。可以看得出,个头中等、满脸皱纹的老将军身体大不如前,除了佩戴着起搏器外,他走路必须拄着拐杖,尽管有些蹒跚,但拒绝任何人搀扶。

作为平型关大捷的亲历者和见证人,已近耄耋之年的戴润生将军,不顾病痛缠身,在住院期间欣然接受了晨报记者的采访,讲述自己亲历的那段峥嵘岁月。

奔赴前线的路上第一次坐上汽车

“当时战事紧张,我们八路军奉命赶赴山西前线,沿途受到老百姓的热烈欢迎,但想不到的是,很多国民党逃兵却讥笑我们去白白送死!”就在采访前,他的家人还嘱咐记者,老将军心脏不好正使用心脏起搏器,在边上千万别打手机。

出生于江西吉水的戴润生老将军,14岁时就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16岁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参加抗战之前,他经历了中央苏区五次反围剿斗争和长征。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日本鬼子疯狂进攻中国,在华北占领北平、天津、张家口等地后,又分兵进攻山西。国民党军第二战区命令第6、第7集团军共7个军退守雁门关、茹越口、平型关内长城一线,希望凭借有利地形和既设阵地阻止日军进攻,保卫山西腹地。

此时,为了抗日大局的需要,中国工农红军遵照毛主席的命令,将红一方面军改编为八路军第115师,而当时戴润生所在的红军部队,被改编为115师343旅686团一营,他担任该营教导员,并作为先遣部队开赴山西前线,协同国民党军队坚守内长城线。

但是,戴润生沿途看到的却是另外一种景象:

八路军队伍整齐快速的奔向前线,而沿途到处都是从前线退下来的国民党逃兵,当兵的三五成群,根本无人带领,有的挑着背包行装,有的拿着从老百姓家里抢来的鸡鸭,只顾着朝后方逃跑;当官的赶着毛驴,驮着箱笼带着姨太太也是争先恐后,一片溃不成军的景象。

“看到我们过来,那些逃兵都感到很好奇,”戴润生说。当听说他们是八路军,要到前线打鬼子时,那些国民党逃兵脸上露出不肖之色,并讥笑他们不过是去白白送死,说罢自顾自地逃跑了。

为此,国民党军头目阎锡山都感到无地自容,气急之下把国民党士兵从汽车上赶下来,将几十辆汽车提供给八路军使用。戴润生笑着说,这是他第一次坐汽车,而且是坐在第一辆汽车上最先到达抗战前线。

半夜行军两名战友被山洪冲走

“1937年9月23日,我们得到情报,一股日军将由山西灵丘从侧面向平型关进攻,”戴润生说得十分认真,“为此,上级决定实施伏击战,地点就在平型关附近的狭长河谷地段,而为了达到战斗的突然性,部队必须利用夜晚到达伏击位置。”而主要的战斗进攻任务,师部最终决定交给343旅完成。

从平型关东北关沟至灵丘附近,有一段长约13公里的公路地段,沟深道窄,两侧高地便于隐蔽和开火,是伏击歼敌的理想战场。根据上级的具体部署,戴润生所在的686团位于右侧,实施中间突击,分割歼灭小寨至老爷庙之敌,而两侧都有兄弟部队相策应。

然而,老天可能有意为难他们。24日晚,当部队正在行军之际,天空忽然下起了暴雨,而且一直持续不停。戴润生回忆,他们当时走的是一条山沟,汇集成河的雨水沿着山沟流下,刚进去时雨水还刚淹没脚面,但不长时间暴雨引发了山洪,山沟的雨水眨眼间就达齐腰深,而且水流非常急,很容易将人冲倒卷走。

“没有办法,我们只有把枪背在身后,手牵手一起前进,”说到这里,老将军的脸色有些悲伤,眼角流出了泪水,“即使这样,两名身体较弱的战友还是被水流冲走了。”但在25日拂晓前,他们终于隐蔽地进入设伏地域,并完成了战斗准备。

炊事员拿扁担砸死鬼子

“敌人准时来了,照样是大摇大摆,根本没有想到会遭到伏击,”此时,老将军又来了兴致,说话时甚至用手比划着。就在这天早晨,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一部,总共有1000多个鬼子,乘100多辆汽车进入了伏击圈,另外还有200多辆装着物资的骡车。

“开火!”早晨7时许,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战斗全线打响。除了步枪外,八路军的主要装备就是手榴弹,因为占据了有利地形,战士们拼命地向敌人甩手榴弹,一贯骄横狂妄的日军被炸得晕头转向,此时兄弟部队已从两侧堵住了敌人。

由于大雨过后道路泥泞,鬼子的汽车、骡车几乎拥在一起根本动弹不得,鬼子一时被打得哇啦哇啦乱叫,到处寻找藏身之地。此时,站在高处的戴润生不禁乐了,原来不懂山地作战的鬼子,没有向两侧高地移动,而是都趴在了沟底。“简直都成了活靶子,手榴弹一炸就是一窝呀!”戴润生笑得眼睛眯成一道缝。

“不久,敌人有些清醒后企图逃窜!”指挥员发现后,立即指挥戴润生所在的一营冲向公路对面老爷庙,夺取其制高点。由于公路上聚集了大量负隅顽抗的鬼子兵,所以战斗进行得异常激烈,甚至最后都拼起了刺刀。

“我们的伤亡很大,最后连炊事员都参与了战斗,”戴润生不住地发出感叹,“他没有武器,顺手拿起一根挑锅的扁担,朝着鬼子冲了过去。”不知是鬼子吓懵了还是其他原因,这个炊事员竟接连砸死了三四个鬼子兵。但在这个地方,他们营牺牲了一个副营长和两个连长,其中一个连100多人最后剩下不到10人。

希望中日友好但不能忘记历史

最后,在其他部队的支援下,他们终于强占公路对面老爷庙制高点,将敌人完全包围起来,并打退敌人的多次反扑。到下午1时,686团集中全力,在兄弟部队的配合下,全歼了被围日军。战后统计,八路军此次击毙日军1000余人,是出师以来第一次歼灭战,也是全国抗战以来所取得的第一个大胜利,直接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随后,戴润生跟随八路军部队,多次同日军作战并取得胜利。

建国后,1955年,戴润生被授予少将军衔,历任军事学院训练部长、国防部第七研究院政委、海军东海舰队政委,曾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等。后来,戴润生老将军还担任过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委员。

“我希望中日友好,但那段抗战历史,对于我自己,对于整个国家、整个民族,都是难以忘记的,”回想起以前,戴润生老将军总是颇多感慨,“在这场战争中,我的很多战友不幸牺牲,很多国人也为此蒙难。”

另外,经过几年的准备,戴润生老将军近年出了一本书,名字就叫《峥嵘岁月》,回忆讲述那段令人难忘的革命历史。“其实,我这样做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希望现在的年轻人,不要也不能忘记过去!”老将军字字掷地有声。

在结束采访之际,老将军拄着拐杖,执意把记者一直送到门口。就在记者即将进入电梯之际,背后又传来老将军哼起的歌声,“铁流两万五千里,直向着一个坚定的方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