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八一,是鲜血写下的纪念,八一,用生命呼唤着和平。从穿上军装那时起,这个日子就镌刻进每名军人的生命里,那是一个誓言、一种追求、有一份情怀。在建军89周年之际,每名现役军人、退役军人、军嫂们、军娃们都有着不一样的心情和感怀。来看看空军官兵们在八一这天发生的“那些事儿”。

我和“八一”有个约会空军某通信团下士|贾雅珊

谁也别打扰我,因为我今天和“八一”有个约会

单兵特种战术、长途行军、实弹实投……火热的八月,形容的不仅是天气,更是空军参谋部新兵带兵骨干的参训热情。我参加骨干集训已不是第一次,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的磨砺让我不断地超越自我。多少次挥汗如雨、多少遍摸爬滚打,每一次超越极限,心底总是会升腾起练为战的血性与豪迈。作为新兵带兵骨干,我们是新兵的第一“引路人”,只有把自己淬炼成过得硬的班长,才能带的出“嗷嗷叫”的兵。

谁也别打扰我,因为我今天和“八一”有个约会

第二次在集训队过“八一”建军节,值得铭记的很多,最大的惊喜却是“今天过节,开饭时不用踢正步!”被大家冠以“夺命八十步”的黄色正步线,是餐前的必修科目,忘不了,全体集训骨干听到这句话那一刻脸上洋溢着的幸福,如此简单的幸福。

谁也别打扰我,因为我今天和“八一”有个约会

我和“八一”有个约会

谁也别打扰我,因为我今天和“八一”有个约会

作为军校的“小众群体”,小晨、小荣和我姐妹三人成为了密友。还记得当年,我们一起过初入军校的第一个“八一”建军节,还记得我们同时收到各自老爸寄来的八一礼物,还记得我们一边调侃老爸们破了音的歌声、雷人的视频、突发奇想的延安之行,一边感动得抹眼泪……转眼四年,我们已毕业,奔赴不同部队、不同岗位。姐妹们,让我们一起扛起父辈们的期望,把青春的梦想化作建功军营的动力。

谁也别打扰我,因为我今天和“八一”有个约会

谁也别打扰我,因为我今天和“八一”有个约会

3我和“八一”有个约会

谁也别打扰我,因为我今天和“八一”有个约会

2014年8月1日,我与爱人何艳春领证结婚。作为热爱军旅的我和仰慕军人的她,我们原本商定在11月11日空军成立纪念日当天领证。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由于临时演训任务,我即将开赴异地执行任务,于是临时决定提前到8月1日领证。还记得当时,爱人何艳春从河南老家风尘仆仆赶到驻地,与我匆匆赶到民政局办完手续,来不及庆祝甚至来不及共进一顿晚饭,又踏上归乡的列车。

2年来,正是爱人的理解和支持,让我在部队干得更安心!虽然聚少离多,但是军旗见证的婚姻,我们是幸福的!

谁也别打扰我,因为我今天和“八一”有个约会

谁也别打扰我,因为我今天和“八一”有个约会

4我和“八一”有个约会谁也别打扰我,因为我今天和“八一”有个约会

作为军人,八一是我的节日;作为丈夫,八一是我与妻子的结婚纪念日。2014年,我与女友已相恋多年,婚姻大事也早已提上了日程。只是由于我训练任务繁重,一连半年竟挤不出时间和她去领证。直到7月31日,我临时接到通知,有1小时的自由时间。得知这个消息,我立刻接通了女友岳铭的电话,“明天八一,咱们领证吧。请个假,下午三点,咱们民政局门口见。”我和妻子就这么“随意”地把证领了。

小小的红本里面装的是我作为一名军人的担当与奉献,是妻子作为军嫂的理解与牺牲,也是千千万万军人家庭舍小家为大家的缩影。八一建军节,向无数默默坚守岗位的军人致敬!

谁也别打扰我,因为我今天和“八一”有个约会

谁也别打扰我,因为我今天和“八一”有个约会

5我和“八一”有个约会

谁也别打扰我,因为我今天和“八一”有个约会

作为一名90后,我非常有幸与“八一”建军节共庆生日,这是我和军旅的不解之缘。尤其今年,没有蛋糕、没有蜡烛的庆祝我并不落寞,在部队举行的“战备日”活动中,我向军旗宣誓,重温铮铮誓言;在实战打靶中体味战火硝烟;在一系列战备演练中提高打赢本领……打着军旅烙印的庆生方式,是一名军人的荣光!

谁也别打扰我,因为我今天和“八一”有个约会

谁也别打扰我,因为我今天和“八一”有个约会

6我和“八一”有个约会

谁也别打扰我,因为我今天和“八一”有个约会

“八一”建军节,对于我这个从小在部队大院里长大的孩子而言并非陌生。当我身着这一身戎装,记忆又回到十几年前的那个八一,那一场拥军晚会,打扮格外“精致”的我为解放军叔叔们演奏,黑白键跳跃着,台下掌声雷动。儿时的记忆里,爸爸常说解放军是最可爱的人,时光荏苒,当年的“小萝莉”已是飒爽英姿的女军人,正在实战化训练中淬火成钢。

谁也别打扰我,因为我今天和“八一”有个约会

谁也别打扰我,因为我今天和“八一”有个约会

7我和“八一”有个约会

入伍多年,有数不清的八一往昔令人回味,记得那是2009年的“八一”建军节,当时我还在空降兵某部,部队为加强节日战备,提高遂行作战任务的能力,这一天要实施伞降任务。从飞机上跳下后,我突然发现一名新兵的主伞无法正常展开,肯定是由于精神紧张,操作不规范,导致下降过程中伞扣缠绕。来不及多想,我迅速调整伞翼,采取战术逼近,快速向他靠近,抵近后一边控制下降速度一边向新兵口授解决措施,“矫正下降姿势,紧握结扣伞绳,用力向外挥动,准备打开副伞”终于,伞扣被成功解锁,主伞张开……滑行的空降兵之伞,就像翱翔空天的鸥鸟,徐徐落向广袤的大地。

谁也别打扰我,因为我今天和“八一”有个约会

谁也别打扰我,因为我今天和“八一”有个约会

8我和“八一”有个约会

这是我在哨位上过的第二个建军节,警卫战士平均站岗执勤时间约为每人每天8-10小时,站岗与训练施行的是“双轨制”,经常是刚下岗台就上训练场,越是节假日,警备任务越重。扛过枪,站过岗,所有警卫战士都是帅帅哒!

谁也别打扰我,因为我今天和“八一”有个约会

谁也别打扰我,因为我今天和“八一”有个约会

中国空军网

快长按二维码▲关注我啊

一路走来,感谢有您!

感觉不错请点赞,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