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42年,17岁的李士良到了胥金城的部队。参军的第一天上午,就听一个老兵绘声绘色地讲胥金城团长的故事:

胥金城对各种炮都有研究,达至了痴迷的程度。日军对炮控制很严,规定部队在陷入重围,估计很难脱身时,必须把炮炸毁。因此,胥金城部队虽然和日军作战多次,都没有缴获过一门完整的炮。

有一次,胥金城听说兴化城里的日军刚从外面搞来了两门火炮,心里痒痒的,想去看看那火炮什么样。他找到兴化伪县长李恭简,请他帮忙进日军军营。

李恭简是兴化城里人,自称明朝宰辅李春芳的后人。日军占领兴化后,他做了伪县长。当时兴化有刘湘图的部队,乡下有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还有“野三旅”的势力。李恭简哪一方面都不敢得罪。

李恭简答应帮忙。于是,胥金城买了几条鱼带一个随从来到日军军营。

李恭简向日军头目介绍说:“这是我乡下亲戚,买了鱼孝敬皇军。”

胥金城赶紧上前,低头哈腰:“鱼,大大的好!”随即一指跟在他身后的随从,“这是厨师,手艺大大的!烧的鱼大大的好吃、好吃……李县长特地让他过来给皇军烧鱼。”

日军头目对李恭简一竖大拇指:“你的,对皇军大大的忠心。”

进了日军军营,胥金城见刚来的两门炮就在院子里,心里高兴,表面上不动声色。他走上前,指着大炮说:“皇军的炮大大的历害,大炮一响,中国兵统统倒下,统统倒下……”趁那厨师帮日军烧鱼的时间,胥金城一边恭维那日军头目,一边摸摸大炮,装着好奇羡慕的样子,问问这个,问问那个。胥金城插科打诨,讲些笑话,逗得那日军头目哈哈大笑。

那日军头目头脑简单,因为是李恭简介绍的,更不设防,被胥金城逗得合不拢嘴,夸得飘飘然。最后,那日军头目还上去示范了一下怎样装填炮弹,怎样拉线。

那讲故事的老兵口才好,听故事的人都身临其境似的,深深地沉入到情节中去了。

听老兵们说,胥金城是个炮迷,对炮很有研究。胥金城的部队炮少,炮弹也少。炮弹显得十分“金贵”,因此很多时候都得由胥金城亲自发炮。胥金城到场,他一目测,一比划,都是一炮必中,堪称“神炮手”。

一天夜里,大队日伪军围剿。胥金城率部杀出重围后,退往兴化。上午10点左右,胥金城手下的1000多人在江都吴堡镇集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现在的卤汀河风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吴堡镇东边是卤汀河,胥金城打算带部队过卤汀河,退到兴化境内。卤汀河是江苏省泰州境内一条南北走向的大河,河面开阔,向北直到兴化县城。河那边是兴化南部最大的周庄镇,周庄镇上驻有日军,人数不多。胥金城没有把周庄镇上的日军放在眼里,下令:“立即渡河!”

李士良所在的班跟随胥金城的警卫部队第一批过了河,部队刚过了三分之一,河东岸骤然出现了大批日伪军。炮弹不断落到卤汀河上,一只只过河的小船被炸翻。刚上岸的几百名官兵遭到日伪军的突然袭击,一下子乱了阵脚。

胥金城的警卫排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面对突然变故,丝毫不慌,一下子全部冲到前面,子弹打光后,就拼刺刀。十几分钟后,警卫排的官兵全部战死。这十几分钟的阻击赢得了时间。河那边送来了两挺轻机枪,胥金城一把拉过李士良:“你专门给我装子弹。”胥金城在卤汀河东岸组织火力顽强阻击,压制对方火力。

“胥金城团长的枪打得可准啦!”虽然时隔多年,但老人记忆犹新。

远处几个日本兵呈散兵线状猫着腰扑过来,动作特别快。胥金城抬枪:“哒哒哒……”两个日军应声栽倒。胥金城闪电般地在一土堆后面刚藏好,对方回击的弹雨就过来了。李士良一边把另一把装满子弹的轻机枪递过去,一边兴奋地说:“团长,好枪法!你怎么连瞄都不用瞄?”“傻小子,等你瞄好了再开枪,身上不被鬼子打成筛子眼才怪呢。”说话间,胥金城猛地从隐蔽处窜出,抬枪又是几个单发,李士良看见又有几个日军栽倒了。李士良还没来得及喝彩,胥金城又一个闪身,在土堆的另一侧出现了,手中的轻机枪发出愤怒的吼叫,枪口跳动,火力成扇面扫过去,日伪军纷纷栽倒。李士良一边动作麻利装子弹,一边喝彩。胥金城说:“等这仗打完了,让你到下面做班长。”

枪战进行了1个多小时。日伪军无法接近河边。好不容易,部队全部过了卤汀河。胥金城亲自带机枪殿后,很快甩掉了日伪军。部队到了周庄镇东南边的西坂伦村,大家刚松了一口气,胥金城大步走到部队前面说:“这地方不能停。”部队刚出村子,后面响起了枪声。连续过了几条河,赶到东坂伦村时,已经是下午4点多钟了。整个部队疲惫不堪,刚坐下来喝了点水,南边又发现鬼子。胥金城再次带大家赶往北面的蔡堡村。到蔡堡村时,天全黑了。胥金城见后面没有动静,命令炊事班准备晚饭。官兵们被鬼子追了一夜一天,没有吃饭,认为今天可以在这里过夜了。炊事班忙着准备晚饭,胥金城命令哨兵四处警戒,一旦发现敌情立即报告。

官兵们刚刚吃完晚饭正准备休息,一个哨兵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报告:“鬼子从村西边过来了。” 胥金城立即带部队撤往蔡堡村东边的茅山镇。

在日伪军的这次围剿中,胥金城的部队减员不少,几门小炮掉到了卤汀河中,还有几挺重机枪因来不及带走,不得不忍痛炸毁。

在茅山时间不长,又退到东台的时堰。在时堰,胥金城想拔掉日军据点,因为没有炮,几次都没有成功,反而遭到日军的报复,不得不退到如皋境内。在如皋,胥金城惩治当地汉奸和危害百姓的小股土匪,根据地很快建立起来了。胥金城在如皋境内的抗日工作搞得如火如荼,引起南通日军的注意。日伪军围剿了几次,都被胥金城打败,斩获颇丰,不但缴获了十几挺歪把子轻机枪,小钢炮也缴了好几门。胥金城在如皋境内名声大震,部队招了不少新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李士良老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周俭老兵

在卤汀河阻击战中,李士良给胥金城留下了好印象。胥金城说话算数,让李士良做了班长。

胥金城在全团选了100多名曾练过武术的战士组建了一个“大刀队”,在团里选了几个武功好的做教官加紧训练。有个叫耿大刀的战士小时候练过武功,打仗不怕死,身上有一股蛮力,胥金城让他做队长。

李士良听说团里组织“大刀队”,找胥金城要进“大刀队”。胥金城办事爽快,讲话干脆:“可以,但没有班长做。”经过几个月的严格训练,“大刀队“的战斗力大增。

胥金城的团部和“大刀队”住在如皋乡下一个村子里,那村子离如皋县城有四十多里。其它连队全部分散在周围方圆百里的区域,处于独立作战状态。

一天大早,五十多名全副武装的日军特种兵偷袭胥金城团部。一个在高树上站岗的哨兵看到一伙日军过来,刚准备从树上下来报信,被日军发现,开枪击中。

“大刀队”的官兵最先听到枪声,“大刀队”组建以来,从没有打过仗,大家都憋了一股气。队长耿大刀好长时间没有闻到血腥味了,这次见机会来了,操起大刀吼道:“弟兄们,操家伙!”。

这伙日军在村口的操场上被100多名大刀队员团团围住。日军头目挥舞着指挥刀,嘴里“叽里呱啦”地不知说些什么,后面的日军哗啦啦地拉枪栓,黄澄澄的子弹从枪膛里蹦出来,掉在地上四处乱滚。这伙日军墨守成规,白刃战前按《步兵操典》退出子弹。

耿大刀大手一挥,双方混战起来。这伙日军凶猛强悍,双方刚一照面,十几个大刀队员就被刺倒在地。耿大刀大怒,拎着砍刀照着一个日军头上砍去,那日军举枪来挡。耿大刀的大砍刀将三八式步枪的木质枪柄齐崭崭砍断,刀锋一闪,日军的脑袋飞出了出去。另一个日军士兵刚冲过来,耿大刀一刀挥去,日军手中的三八式步枪震飞,又是一刀横着抡出,瞬间要了那日军的性命。耿大刀立杀数名日军,手下队员士气大振。

和李士良对阵的日军是个老兵,枪法精,脚步稳,进退自如,防守严密,刺杀凶猛有力。李士良的刀法虽然不精,但特别灵活,那日军一时半会儿奈何不了他。双方拼杀了几个回合,这时,一个中国士兵一声大吼,将一名日军脑袋砍掉,血喷了很高。那日军老兵一分神,就在这一瞬间,李士良手中的大刀当剑使,笔直地向他肚子上刺去,那日军想用刺刀挡已来不及了。李士良一用劲,大刀穿透他的军服……那日军惨叫一声倒下。

这是李士良从军后第一次杀人,心中有点发怵。旁边震天的喊叫声很快淹没了他心中的恐惧。他抽出大刀,又向人多的地方冲去。

十几分钟后战斗结束。操场上横七竖八地躺满了血淋淋的尸体。 是役,大刀队阵亡近100人,仅存30多人。50多名日军全被消灭。

今年96岁的抗战老兵周俭,建国后一直在兴化县政府工作,现住兴化城里。当年,他在胥金城的团部担任文书工作。战后,曾参加掩埋工作。周老清楚地记得,在操场旁边的一个草堆上,一个大刀队员一手抓住鬼子捅在他的肚子上刺刀的枪柄,另一只手上的大刀砍在鬼子的肩膀上,双方依靠在草堆上,保持着生前战斗的姿势,如雕塑一般。

胥金城脸色凝重地看着尸横遍野的战场一言不发。他慢慢走到操场边上,在一个石磙上坐下。警卫员小董突然发现胥金城的脸色变得惨白,身子在晃动,微闭着眼睛。小董急切地问:“团长,你怎么哪?”胥金城没有回答,紧闭的眼睛里渗出了泪珠,很快泪水流了一脸。

胥金城身经百战,见惯了太多的生死。这样的感情失控出现在他的身上,太罕见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李士良说:“大刀队的组建,胥金城团长花费了很大的心血。大刀队员是全团的精华。胥金城团长想不到一次白刃战就牺牲了那么多优秀的战士,他怎能不难过。“

胥金城一直在如皋、东台和兴化一带坚持抗日。1943年3月,日伪军再次派重兵围剿。胥金城经过几次拼杀,手下人员大减,近2000人的部队只剩下700多人。后来,在郭深的劝说下,胥金城带部队投靠了陈毅的新四军。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