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十四,八一,献给为国尽忠的老兵

在我们艰难前进时,突然我发现前方公路左侧下方一个掩蔽工事里,敌军向背后、也就是公路路面扔手榴弹,手榴弹冒着蓝烟,翻着筋头,在车前横飞。就在我准备利用敌人两次投弹间隙穿过时,我步兵战友又一次向我发出禁止通行的手势,我不得不原地等待。

大约离我车保险杠五、六米远的前方,手榴弹冒着蓝烟,一颗又一颗地向公路右侧横飞,路面上稀疏地有我军几名士兵,将敌人的手榴弹捡起又扔回原方向,落入深壑爆炸。这种战术,古今中外鮮见,是不是我149师首创,有待考证(把敌人的手榴弹扔回去,这不少见,但刻意守在那里,专门等敌人扔手榴弹再捡起来扔回去,这可能是仅有)。

很显然,扔手榴弹的越军不够专业,没有掌握手榴弹延爆特性,为我军把手榴弹扔回去留足了时间。

有人说:,扔手榴弹的越军够种,我说:“愚蠢至极,一个连保存身己都不会的人,谈何军人?谈何够种,纯傻蛋一个!”

很快,我一位军官,右手握着手枪,左手攥着一士兵腰后的武装带,左臂伸直,便于士兵射击;拉住,以防士兵滑入公路下方,落入深壑。该士兵就在似站稳未站稳的档间,向公路下方“嗵嗵”连放几枪后退回原处,再次被军官推向前方,连放几枪后又退回原处,如此往复三四次。其中有一次,越军的一颗手榴弹竟然砸到该士兵胸部又弹了回去,落入公路下方爆炸。

就在敌我僵持不下之际,我一名步兵战士,如同猫儿发现老鼠窠穴一般扑倒在敌人工事上部,用右手拉了一下自己的战友,战友和军官立即离去。

随即他又做了个后拉动作,多股蓝色烟雾冉冉升起,大约在停顿两秒钟后,他将冒着烟的“家什”向前推出,霎时,“嘭”的一声,泥土伴着蓝烟横飞,原本卧在地面的他,就着烟雾,一个鲛龙翻身溜下路沿,“嘭嘭”两声枪响,他旋即来到军官面前,伸出三根指头:“三个敌人,全部消灭”。

突然,他又疾转身回到刚刚卧倒的地方,弯腰捡起一根不足两米长的绳索,嘴里嘟噜了一句:“妈的,我的被包绳没有了。”

令人叫绝的是,这名战士从卧倒开始,到把自己炸断了的被包绳捡起又甩回地面结束,前后耗时也就十来秒钟。经典啊!

凭我的判断,该军人极可能是一名班长、或者是副班长、或者战斗小组组长,至少,他的军龄超过两年。他能把多枚手榴弹用被包绳捆扎、拉开拉环后延迟两秒多时间、把整捆的手榴弹悬挂在敌人射击工事洞口瞬间爆炸、似鮫龙入海般进入敌人工事、抵近开枪消灭两名敌军,旋即报告战况,一气呵成,快速而不紊乱,紧张而不慌张,果敢,利索,非职业军人不能如此,着实令人敬佩!

三十多年来, 这一幕我始终不能忘记,他可能是我149445团的,也可能是446团的士兵。不知道当年炸毁敌人暗堡的战友后来怎样?立功了吗?现在何处?身体还好吗?

当然,还有那几位把敌人的手榴弹捡起来又扔回去的战友,是你们的机智、勇敢、不怕牺牲,为我“八一”军旗大增光辉。

事实上,敌人扔手榴弹时,他们迅速跑开完全符合战术要求,任何人都无权指责。但对于整个战斗结果绝对大不一样,手榴弹在路面爆炸,对于坐在驾驶室的人员和车上乘员,其杀伤力不言而喻。一旦我们负伤,必然要影响战斗力,反过来又影响我们作战任务的完成,造成连锁反应,甚至影响整个战役计划,造成难以估量的后果。

他们把生的保障送给不曾相识的战友,把死亡的风险留给自己承担,那么沉着,有条不紊,临危不惧。为了民族与祖国,你们做了你们该做的、能做的的一切。他们采取的这种战术,不能不说是经典中的经典。如果能见到你们,我一定给你们行举手军礼。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