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难忘的青春岁月(纪实文学)

邹 星著

六 两个顽皮可爱的小四

航测团家属院分为东西两个片区,中间由一条笔直的水泥马路相隔,东片区由5幢平房和3幢两层楼房构成,由北向南排列。北面的5幢平房,套内面积自然要大些,那是部队分配给团首长及其家属居住的。在我的印象中,住房是依职务和资历的高低从北向南依次排列的。因此,团长和政委自然是居住在北面第一排平房内。

起初我家是住在家属院东面第二幢二层楼房内,与团首长居住的平房比较近。我家的菜园就在第五排平房东南侧,离李西霞家最近。她家就住在第五排平房的东面。

那时我随父亲及弟弟邹云经常要给菜园松土、施肥和浇水,因为菜园就在水渠旁,我平时总是拎个水桶到水渠边打水给种植的蔬菜浇水。我们两家的菜园是挨在一起的,因此,我们几乎经常同时在自家的菜园里干活、聊天、扯家常,接触和交往也就比较频繁,邻里关系也很密切和融洽。

大姐李西霞对我和邹云非常好,有时她家做了什么好吃的,她都会端出来给我和邹云分享,在我的心目中,她就是一位和蔼可亲的大姐,犹如亲姐姐一样。如今,四十多年过去了,她的音容笑貌仍时时在我的脑海中浮现,那是四十多年前的定格,一个活泼可爱的大姐形象。如今,她恐怕已经年近六旬了吧?

西霞姐的父亲当时任航测团政治处副主任;妈妈宋桂兰,一位勤劳朴实的母亲,与我妈妈私交甚笃,情同姐妹,我妈妈称她大姐,她唤我妈妈小徐;妹妹李英霞与我在独丘山同班读小学五年级,小弟李军,顽皮可爱。

李世芳伯伯是一位平易近人的首长,陕西华县人,1948年就参加了革命,那年还不满15岁。在大西南追击战和青海玉树平叛等战役中,屡立战功,是航测团唯一一位从陆军转为空军的政工干部。他为人朴实,没有一点官架子,说一口纯正的关中话,风趣、诙谐,极富磁性。我很喜欢李伯伯说话,他主持大会时声音清脆、响亮,语言干脆利落,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是一位杰出的政工干部。在我的印象中他似乎很喜欢小弟李军,常常唤他小队长,当时我还不知道为什么,直到最近我写这篇文章时,我在微信上问他,他告诉我说,那是贺建军的爸爸贺伯伯给起的。原因是李军顽皮,是个孩儿王,当时跟在他屁股后面的小朋友足足有一个小队。

李伯伯还经常训练李军。小队长!到!李军会应声答道。接着,李伯伯便喊,立正!稍息!起步走等口令,李军都会一一听从命令,俨然一个标准的小战士,那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那时李军大概只有七八岁的样子吧?一米出头点的个子,聪明、顽皮,深得父母及姐姐的宠爱。他似乎并不知道我的名字,总叫我邹云他哥。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比他大几岁,但我却十分喜欢这位小弟。有时,我也会学着李伯伯的声调唤一声小队长!他竟然也会答:到!后来发现是我,竟一脸憨笑,用食指指着我,你?邹云他哥,你怎么也叫我小队长呢?李伯伯就说,他为什么就不能叫呢?于是,他便不作声了。等李伯伯走了,他就对我说,邹云他哥,以后不许你叫我小队长。我有名字,叫李军,解放军的军,我长大要当解放军,要当大官。我说,好的,我以后再也不叫你小队长了,我叫你李军。

你说话要算数,不许骗人。我们拉钩。于是他伸出了小拇指。我俩的小拇指勾在了一起,然后就听到: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骗人……

第五排平房的西面住着侯莉家,父亲侯应元刚从场站协理员职位调任航测团飞行一大队政委,陕北人,说话还带着浓重的乡音,在部队服役了30多年,直到1982年才转业至汉中铺镇三号信箱,任三号厂纪委书记,现已离职休养。

母亲李耀春是一位勤劳善良的职业女性,她深感选择军人为妇就注定选择了辛劳和寂寞,为了培养5个孩子长大成人,随军从西安国棉十厂调至陕飞,边工作边照顾孩子,付出了一生的心血。

侯伯伯家大女儿侯莉是我中学时代的同班同学,一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她成熟、稳重,因为是老大,带领弟妹可是能手,二妹侯敏勤劳朴实;三妹四妹,活泼可爱,聪明顽皮,由于年龄相差不到2岁,模样也极其相似,姊妹俩在一起时,你简直就难以分辨哪个是姐姐和妹妹。有一次,我见到她俩,竟一下被弄糊涂了,随口就问,你俩哪个是姐姐?你们猜怎么着,那个小丫头侯莉敏竟然用小手指着自己的鼻尖说,我是姐姐,然后指着小三,她是妹妹。我眨巴着眼睛仔细瞧着,努力辨认着,似乎总感觉有哪儿不对劲。因为在我的印象中,小四莉敏似乎比三妹略微瘦弱些,模样也更娇媚和俊俏,现在怎么会变了个样呢?

邹云他哥,怎么啦?她似乎看出了我的疑虑,嘻笑着说,我没骗你。然后又用手指了指小三说,小四,你说,我没骗他吧?

三妹竟然默默地点了点头。这一下,我越加糊涂了。我一向深信自己的记忆力还是蛮强的,难道我真的弄错了?我有些不甘心,拦着她俩,你俩先别走,让我仔细再看看。

这时,小四忽然咯咯地笑了起来,邹云他哥,我耍你呐。

小四,别胡闹!不知什么时候,大姐侯莉出现在我的面前。邹星,小四和你闹着玩呢。你别计较,她就是这样,喜欢胡闹,疯个没完。还不给邹星哥哥道歉。

她吐了吐舌头说了声:邹星哥哥,对不起啊。然后转身就跑了,身后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真好玩、真好玩……

我这几个妹妹就数小四最调皮。老同学,你可别计较啊。我对侯莉说:哪会呢,调皮的孩子聪明,我倒觉得小四挺可爱的,我还挺喜欢她的。

侯莉说:我这几个妹妹,个头都差不多,长相也有些相似,别人一时还真难分辨谁大谁小,有时候她们睡在床上,我爸晚上回来,看着熟睡的孩子,连他也分辨不清谁大谁小。他常常会摸摸这个孩子的头,望望那个孩子的脸,还不停地问母亲这个是老几,那个是谁?有点搞笑吧?

这说明侯伯伯工作忙,陪伴家人的时间太少了。

是呀,有时候想想我妈妈也真不容易,又要工作,又要带孩子。这时,一辆接送飞行员的大巴驶了过来,一股汽车尾气的气息立刻弥散开来,我们就往旁边挪了挪,走到了一棵白杨树下。侯莉继续说:我们家小四总喜欢充大。一次她们姊妹俩去营房的澡堂洗澡,看门的阿姨就问:小姑娘,你俩谁大呀?小四就抢先说:阿姨我大,然后指着小三说,她是我妹妹。

说到这儿,侯莉忍不住笑了:我这个想当姐姐的小妹,有意思吧?你别看小四顽皮,干家务可是好帮手,她刚上初一时就会蒸馒头、煮稀饭。我们四姊妹,从小就帮妈妈做家务、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把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干干净净,就连家门口的菜园都种得郁郁葱葱,充满了生机。都说人勤地也不懒,我家的小菜园,紫亮的茄子,碧绿的黄瓜,细长的豆角,火红的番茄都是我们的功劳,那可是没有农药污染的绿色蔬菜,常常被上下班路过我们家门口的叔叔阿姨夸奖呢。

我竖起了大拇指:老同学,真不错,你们家四姊妹真不愧为我们航测团家属院中的四朵金花啊。

不知什么时候,小四宛如一只飞舞的蝴蝶,又忽然飞了回来,打断我的话说:邹星哥哥,你说的不对,加上我妈妈,应该是五朵金花。

对,五朵金花!我用食指点了一下她的鼻尖说:这回真是邹星哥哥说错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