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国际先驱导报7月28日报道与美国历届选举相比,2016年的总统大选呈现出三点不同:第一,相当多的美国人开始质疑美国政治制度的坚实程度。他们不清楚美国是否能保持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7月12日,在得克萨斯州北部城市达拉斯举行的追悼仪式上(达拉斯7日发生的枪击事件致5名美国警察被打死,7名警察被打伤——编注),美国总统奥巴马表示,近期美国出现的数起种族冲突和社会暴力事件,把美国民主的一些断层线暴露甚至放大了。美国人历来很外向且有自信心,但现在,美国人还有这种自信心去克服这些问题吗?这值得探讨。

第二,多数美国人对两个大党的候选人都有负面印象。民意调查显示,至少64%的美国人对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有消极负面的印象,54%左右的美国人对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也没有好印象。

第三,美国两党之间存在着剧烈的分化。50%以上的民主党党员说他们将投票给希拉里,不是因为他们支持希拉里,而是因为他们反对特朗普。共和党也是,50%以上的共和党党员说他们会投特朗普的票,不是因为支持他,而是他们“恨透了”希拉里。

最近一个民意调查显示,只有21%的美国人觉得美国的基本方向是正确的,高达72%的美国人觉得美国早就走错路了。人们非常害怕美国陷入长期的衰落。所谓的“美国梦”是指每一代美国人总是相信“自己孩子的日子要比自己好过”。但现在,美国人没有这种自信心了。更多的美国人害怕美国最好的日子过去了,越来越多的家长认为他们儿女的生活水平会低于自己。

我所担心的是美国社会和政治的分裂。到2017年,不管谁担任美国总统,希拉里也好,特朗普也好,从就职第一天起,很可能至少50%的美国人会恨美国新总统,觉得她/他没有资格当总统,这是我最担心的问题。希拉里和特朗普都没有办法解决美国的两极化分裂问题,这是美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当然,我也不能说得太悲观,因为美国的多样化、自我的再创造力非常高。历来大选季都会有一部分美国人说美国已经崩溃了,但事实并不如此,所以不要低估美国的适应力。但是,至少美国的两极化分裂问题在2017年经过总统选举以后,还会继续发展下去。(戴博(Robert Daly)系美国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主任,本文根据戴博7月25日在中国与全球化智库举办的“CCG圆桌会:从总统大选看中美未来走向”上的发言编辑整理,有删节)(专家署名文章不代表本报观点,欢迎读者参与讨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