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老兵:鬼子的刺刀没拼过我的大刀片儿

老兵档案:马玉槐 男,1917年生,河北任丘人,原29军109旅217团1营4连7班战士。

“我们两个前哨刚刚到达宛平城外,就看见有10多个鬼子(大约是一个小队)端着明晃晃的三八枪上来了。”

我当时是二十九军一零九旅二一七团一营四连七班的一名战士,班长叫曹建章。1937年7月初,平津的形势越来越紧张,我们部队奉命开赴宛平驻防。当时,我们从保定乘火车到了长辛店,团部设在长辛店,然后部队徒步行军至长辛店与卢沟桥之间驻防。

宛平守军219团与日军在7日夜间接火后,我们二一七团奉命开往卢沟桥。七班奉命为我们连的前锋,驻防宛平城外。到达驻地后,班长就命令我和战友赵书云为前哨,观察敌情。我们的哨位设在宛平城的城墙外。

我们两个前哨刚刚到达宛平城外,就看见有10多个鬼子(大约是一个小队)端着明晃晃的三八枪上来了。危急之下,我和赵书云边打边往回撤。但敌人有后续部队,向我们追击。我们团和敌人交上火,但我们的火力不敌对方,敌人攻了上来,开始打白刃战。

我清清楚楚地看见我的战友被敌人刺死,也看见敌人被我们刺死

二十九军的士兵,只要一当兵,每个战士都背一支枪,背一片大刀。我们的枪是捷克式的,刺刀比日军的三八式短得多,打白刃战的时候我们就用大刀。每天早上,我们都要练4式枪、4式刀、4式拳。

一打白刃战,我们的步枪就背上,手里持着刀。我们人多,大概两三个对一个敌人。

由于我在前面,就一对一跟敌人打起来了。当时什么也顾不上了,没有想法,就是“你死我活”。周围都是厮杀声,我清清楚楚地看见我的战友被敌人刺死,也看见敌人被我们刺死。

我的大刀借着回力从后往前抡了一圈,再向前一刺,刺中他,再使劲儿一拧,我听见他“啊”地一声惨叫,死了。整场战斗,我只刺死了这一个敌人,幸运的是我还活着。

有一个敌人端着刺刀就对着我刺来,嘴里还喊着:“呀呀呀。”日本人打仗是有两下子的,气势汹汹。我抡起大刀,用刀背用力往左磕他的刺刀,他的刺刀歪了,然后有个回力,我的大刀借着回力从后往前抡了一圈,再向前一刺,刺中他,再使劲儿一拧,我听见他“啊”地一声惨叫,死了。(马老边说边情不自禁地示范当年的动作给记者看。)现在我老了,动作慢了,当时是很快的。整场战斗,我只刺死了这一个敌人,幸运的是,我没有被敌人刺死。

这场白刃战打了1个多小时。当时二十九军的战士还是很英勇的,是积极主张抗日的。我们不是怕日本人,还有点儿看不起他们:认为他们的刺刀不如我们的大刀片儿。这一仗讲起来是我们输了,那是因为我们退了,是上级的命令,有组织地撤的。如果不退的话,还会接着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