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偷了我的债务(十一)

[face=宋体]十一“红场阅兵”[/face]

[face=宋体]功会议结束以后,与会党员被通知留下,继续开会研究发展问题,同样是不超过10,我连可以多一点,但不能超过11%,由于党员不在计算之中,实际发展只有五个名额。会议简单讨论后,决定预计发展的五名同志被通知到场,支部书记告诉他们:“你们已被党支部批准入党,从现在起,你们就是中共预备党员,你们的志愿书等入党手续战后补办。现在,你们可以向党组织讲几句话,但时间不能长。”一名[/face][face=宋体]新入党的同志讲了感谢同志们,感谢党,表示对党忠诚之类的心里话,耗时也就十几秒钟。[/face]

[face=宋体] 当第二个同志发言开始不久,营部通信员急匆匆跑来,行礼后,递给连长一张纸条,只见连长脸色一沉。我判断,不是战斗失利,就是有难以完成的艰巨任务。

只见连长面朝值星排长:“全连集合。”随后手一挥,与会人员跟着跑到集合地点,连长示意值星排长入列。
“向右看齐,稍息。”连长发出口令。
连长下达命令。“上级命令。”(列队人员全部立正)连长照着纸条念道:“我主力部队正与越军激战,但后续增援部队前进通道被敌人封锁,对面山上的敌人躲在掩蔽工事里用机枪向我扫射,我步兵分队拿他们毫无办法,现命令你连:立即、快速前进,将对面山上的敌人彻底消灭,为我大部队前进扫清道路。”
显然,这是一道难以完成的战斗的战斗、甚至于我连全部战死,也不一定能够完成此项任务。我心里骂道:这哪里是作战,分明是让我们前往送死,本该由坦克完成的任务,竟然要我们用汽车牵引着火炮去完成,哪有这样的战术?这些老革命(其实我当时使用的不是“革命”这个词,至于用的是什么词,大家可以想象。今天我用“革命”一词来表述,显然是出于对值得我们尊敬的老首长们的敬意),为了民族与祖国,他们连自己的生死都置之度外,当然也会为了胜利而不惜我们的生命,哪怕我们是他的同胞兄弟。
不过,根据他们的一贯作风,我断定,此时此刻,他们一定比我更靠近前沿,更接近敌人,也更危险,这是他们根据战场情况所能作出的、不得不作出的最佳作战方案。
战后,师指挥连连长万长寿战友透露∶面对敌人机枪的封锁,师前指的参谋人员曾设想多种方案,都未获得师指批准,最后由战前刚刚就任付师长的原炮兵团团长、炮兵专家韩志刚一锤定音:“加农炮上”。
师指挥连当时就在师前指外围,一是为师前指警戒,同时便于协助指挥,他说他当时心里格登了一下:这是一个极难完成的任务啊!伤亡一定不小。他曾在加农炮九连任过职,并曾组织、指挥过加农炮连的实弹射击,他当然知道重型火炮的短板。
当然,骂归骂,命令必须无条件执行,我没有、也不可能把我的不悦情绪表露在脸上。连长用洪亮的声音向全连下达命令:“战斗打响后,各炮长自行指挥,任何人不得怠战,必须保持最强火力。”
现在想起来,连长下达的命令里,临终嘱咐的味道还真是浓浓的,他把指挥权全都托付给炮长了,显然,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按一至六炮序列全速前进。”连长发出命令。
道命令太出乎我的意料,自进入战区,准确地说,自跨过国境线,他一直用我驾驶的六炮车当指挥车,这次他一反常态,让我守尾,令人十分不解。
但因战事太过紧急,我没有、也不能提出走最前头的要求,此时,任何干扰领导企图的做法,都是不明智的。其实,我真想继续走第一,那样我可以陪陪连长,说不定关键时刻还能出点小点子。那时根本就不晓得考虑生死,一心只想应该这样。当然,我不是不相信炮1车驾驶员吴顺记,人肯怕都有这个毛病——就相信自己。
值得一提的是,那五名新党员中,有三个在党内还没有说过半句话,就从支部大会上直接去与敌军短兵相接了,一旦牺牲,他们的党龄肯怕只能用小时甚至分钟来计算,也许,他们的入党,会以追认的方式去解决,因为他们还没有填写入党志愿书等一系列入党所必须完成又无法完成的程序。此时,我想起了二次世界大战时,苏联莫斯科红场阅兵。
[/face]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战场上党员都是冲在最前面。顶赞!

战场上入党,既是组织对你的信任,也是冲锋陷阵随时牺牲的通行证。

党员拥有冲锋在前的特权

4楼 lizhigan2002
党员拥有冲锋在前的特权
还骂党员不? 看看高山下的花环,司令的独子都战死了,不是虚构的。

8楼车轮

98抗洪,我们去给被洪水围 困的村庄送食品和水。

有500多米的涉水路,看不见路。只有系浮标的一条绳

我们指导员大喊一声

干部,共产党员跟我上,扛一桶水就第一个下水了

我知道他不会游泳,全连公认的旱鸭子

我紧忙跟他后面下水

回来后我也入党了

事后他和我讲,你他妈连申请书都没有,根本不是党员,也敢下水,够种

相反一个大学生排长,党员,不敢下水,喊我不会游泳

连长冷冷的说,你留下看车吧

回去的路上,我们都脱衣服在凉干,互相开玩笑

唯独他一个人不说话,也没有人理他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