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老兵忆淞沪战役:泡水里打仗导致终身不育

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这场战役是中国抗日战争第一场重要战役,也是当中规模最大、战斗最惨烈的战役。时年19岁的学生兵李昭东是其中一员。打完淞沪,血战南京,四战长沙,保卫重庆,抗日战争中每一场重要的战役,都有李昭东的身影。

1934年,16岁的李昭东,离开了北京通州的乡下老家,向南跋涉,越过黄河、淮河,来到汉口投奔一位富裕的亲属。

他希望,能在此读书、娶妻,开拓新的生活。

不过事与愿违,三年后的汉口,他撞见了征丁抗日的国民党部队。75年后,老人仍记得当时的场景:他瞪着拿绳子的两名国民党士兵吼道,“你不用拴我,拴我我不去,我自己去。”

于是,这位揣着毛笔和墨盒的高中生开始了从未想过的抗战生活—在蹿腾着浓烟的荒野中,他看着战友成片成片死去;在满是瓦砾的南京城中,对着眼前蜂拥而上的日本军人,连连扣动扳机……

最终,坚信“有死无退”的他,成为了一名国民党少将。

2013年,二月一个昏黄的午后。94岁的李昭东,在病床上握着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老张的手,不断哭。他担心“走”得太快,有太多的秘密,来不及说出。

军人生涯

李昭东的身体在慢慢恢复。

一次老张和同伴在影视商店买了一套国军的仿制徽章,准备逗老爷子开心。

李昭东是一名军人,自1937年至抗战结束,从重机枪连的班长开始,他与日军作战200多次。

他扛着重机枪,在爆炸声中穿梭于抗日战区,从淞沪战役到保卫南京、从四战长沙到守卫重庆。

他三次负伤,抗战胜利后,被授抗战胜利纪念章和梅花奖章。

“刚开始还有点怕,到后来杀日本鬼子就像杀鸡一样。”左手伏膝,李昭东伸出右手在半空甩了一下,声音嘶哑,“打仗嘛,都杀红了眼,日本人不死,我们就得死。”

抗战后期,李昭东被调往青年军二0二师,在此期间结识蒋氏父子。

几十年后,李昭东说“那个年代,命运都不是自己掌握的”。

李昭东的军人生涯结束于1949年的西南战役。

战役的结局,是他的部队被解放军全歼。随后,李昭东被俘在四川一所军校接受改造。

1950年,他以一个被俘国军士兵的身份与妻子黄国英结婚,相伴至今。“那时我是私营酒厂老板的女儿”,黄说,那个年代她和丈夫都不算好身份。

如今,李昭东已经95岁,头发花白稀疏,妻子刚给他配了助听器。做过一次股骨头手术后,他只能在30多平米的小屋中扶着床沿或椅子缓缓挪步。

左腿小腿上有好几处凹陷的小坑,很长时间里,那是已经远去的战争留给他仅有的纪念。

“1943年吧,我在江西宜黄侦察日军阵地,炸弹就在跟前爆炸了。”俯身摩挲腿上的伤疤,李昭东轻描淡写,“这样的伤一共负过三次,活到今天是命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