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十,纠结的战功
三月二日上午,利用射击前的空闲,连队召开了一次支部委员、班长以上人员出席的会议,有四项任务;
发展团员;
评出受连、营嘉奖人员名单;
评出三等及以上立功人员;
发展党员。
由于一、二、四项议题分属团小组、各排和党内。所以,会议实际上只有一个议题——评功。
上级通知:“10%,七连可以多一点,但不能超过11%。”
我的名字第三个被提及。与前两位较为冷清的气氛不同,我的名字一经提出,附和声一片,大家都快速表态同意。这要是在正常情况下,我肯定坚决谢绝,当兵八九年了,与我同时入伍的战友有的都当连长,甚至营一级的首长了,我还去挤占那个立功名额,那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作为老兵,我已经多年没有在连队受奖,甚至没有立过功。我记得,我最近两次受奖、立功全都是脱离连队在外单独执行任务所获,老连长刘利德在通报外出人员立功受奖时总是说:在外单独执行任务,有功就立,有奖就得,没有什么好客气的。立功受奖就是好样的,我四连的兵就应该这样,全连同志都要向某某同志学习,为连队争光。
但这次我没有谢绝,一是战功在军人心目中的地位实在是太神圣了,二是想传递给战士们一个信号:这次评功硬碰硬,不照顾情绪,以此激励战友们争取战场立功。
但是,很快我就后悔了。因为紧接着,连长王正的名字被提及,连长当即谢绝:“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作为连长应该做的,同志们立功,我这个当连长的就跟着沾光了,名额有限,我就不挤占这个名额了。再说,我们连队打好了,营、团首长会嘉奖我的。”
此时我要“迷途知返”还来得及,可是我一错再错,最终这个三等功让我纠结、后悔一辈子。当时一是怕同志们说我明明知道自己立功不可避免,还在这里假谦虚。二是太舍不得军人的战功荣誉了。
其实,我的战功应该谢绝,而且能够谢绝,把李树香争取上战场的劲头拿出来(参见:‘留守之争’),还愁战友们没有让步的时候?还愁党支部不尊重我的意见?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