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岁抗战老兵回忆痛歼日军“战地观战团”

89岁抗战老兵回忆痛歼日军“战地观战团”

抗日烽火时期仅有17岁的孙宗武。

1943年10月,侵华日军借灾荒之机,调集了第69、第62、第37三个师团16个大队和日伪军,共计两万余人,由冈村宁次亲自指挥,用最毒辣的“三光政策”和所谓“铁壁合围”“铁滚扫荡”“梳篦战术”,对我太岳抗日根据地进行了疯狂的“扫荡”。

10月下旬,冈村宁次为了研究他的“扫荡”战术和宣传他的所谓“赫赫战果”,特从华北各地调集军官和参谋人员180余人,组成“战地观战团”,乘坐13辆汽车,来我太岳根据地“观战”。

时任洪洞县武委会情报站参谋孙宗武和武委会主任孙明烈,组织韩略村9个民兵连,配合八路军386旅16团伏击了日军“观战团”,这就是震惊中外的韩略伏击战。

这次战斗虽然已经过去70多年,但那惊心动魄的战斗场面,孙宗武至今仍记忆犹新。

韩略村是洪洞通向潞安大道上的一个大村。地处临屯公路进山要冲,地理位置十分重要。1939年,日寇就在韩略村东垣上建起炮楼,经常驻守着一个小队的敌人,扼守临屯公路。

10月23日,孙宗武向奉命调赴延安保卫党中央、路过洪洞的386旅16团指挥员王近山介绍侦察的敌情:“据韩略日军炮楼的鬼子透露,他们的上级后天要坐汽车经过这里上东山去。”王近山立即决定,当晚就在韩略公路上伏击敌人。

当八路军和民兵行进到距韩略炮楼约500米左右时,大家静悄悄地分向公路两侧,在预定地点埋伏起来。这个埋伏点,只能通过一辆汽车的凹道,两旁是陡壁,高的约有三四丈,低的也有两丈多,公路两边是断断续续的凹地,便于部队埋伏。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部队动也不动静悄悄地隐蔽着。东方发白了,太阳一会儿出来了,身子也暖和起来,湿透的鞋袜似乎也暖干了,但是敌人还没有出现。

一直等到第二天上午10点钟左右,忽然听见隐隐约约的汽车声,大家高兴地说:“准备,鬼子的汽车来了。”汽车声越来越近,第一辆汽车已越过指挥所,敌人全部进入了预设的伏击圈。

轰!轰!轰!三枚手榴弹爆炸了,这是发起进攻的信号。紧接着就是一片枪声、机枪声、手榴弹声,还有冲锋号声、喊杀声,激烈的战斗开始了。敌人的汽车被打坏燃烧起来了,未打坏的夹在当中跑不动。满沟火光,浓烟冲天。战士们越打越有劲,参战的民兵们也高喊着:“鬼子跑不了啦,被我们围住了,狠狠地打呀!打得好呀!”韩略村民兵杨玉秀配合八路军战士一起冲到敌人汽车上,从敌人手中夺下武器和子弹,把敌人来不及卸枪衣的重机枪夺回阵地,然后卸掉枪衣,对准敌军猛烈扫射。八路军和民兵趁势往下冲,与顽抗的敌人厮杀在一起,用刺刀刺,用扁担打。有些负伤的敌人,钻在汽车下面不出来,被着火的汽车烧死在下面。有一些敌人集结起来,妄图从斜堰坡突围,反扑了三次,都被我军手榴弹、机枪打退。

这次战斗进行了约一个多小时,歼灭了敌人的“军官观战团”,除3个敌人逃跑外其余180多人全部被歼灭。其中,有旅团长服部直臣少将,联队长6名,少佐10余名。13辆汽车全部被烧毁。缴获重机枪一挺,轻机枪两挺,掷弹筒两个,步枪45支。

韩略村伏击战,是王近山将军打的极为经典的战斗,受到八路军总部的专电表彰。这次战斗,令日寇损失了大批中层骨干,有力地牵制了敌人,打乱了日军对我太岳根据地“扫荡”部署,对挫败敌“扫荡”起了重要作用。

在采访89岁孙宗武时,老人仍激动万分:“我要把抗战故事讲给每一代官兵、学生和广大人民群众,牢记革命先烈用鲜血换来的幸福生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