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24年出生的王永坚,原名刘琦,1938年参加了徂徕山抗日武装起义,并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一直在泰山的岱峰区任区委书记兼区中队指导员。“我们区中队被驻泰的日寇称之谓‘六七部队’。 ‘六七’是我本名刘琦的谐音,我带领的这支队伍,锄奸铲霸、摸炮楼、截汽车、扒铁路、锯线杆、炸火车,神出鬼没地活动在敌人的心脏地区。日寇最恨我,汉奸特务最怕我。”说到这里,老人语气中充满了自豪。

1942年,是山东抗日战场最艰苦的一年。其间,杨庄突围、血染卧龙峪,数倍乃至数十倍于我方的日伪军曾包围过王永坚带领的这支中队,但都未曾得手。驻泰日军头子暴跳如雷,发誓要生擒活捉王永坚。于是,在泰城的城门上张贴通缉令和画像进行悬赏缉拿,并派出大批汉奸特务,疯狂地四处搜寻。

“环境最恶劣的那些日子,一天之内就曾3次被敌人困在老百姓屋里,但在老乡们的掩护下,我都成功脱身。但有一次在长城岭遭遇上千名日伪军的围追堵截,当时还是很危险。”听着王永坚的讲述,我们仿佛也随着老人一起走进那浴血杀敌的战场。

1942年年底,县委在泰历山区的石灰沟召开了扩大会议。会后,王永坚到独立营驻地,想请独立营给区中队派一位副队长。临走时,独立营张政德副政委给了王永坚两条崭新的匣枪子弹。“当时,做梦也没想到这两条子弹帮了我的大忙。”王永坚说道。

当天下午,县委董林汉书记嘱托王永坚带着丁一同志一块下山。王永坚对笔者说,他对丁一很熟悉,两人曾在同一高小读书,后来丁一调到外区任区委宣传委员。

天色渐暗,王永坚和丁一两人结伴往回赶。寒风中,偶尔听到山鸟哇哇的哀鸣声,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俩人默默地在山涧中走着。突然,一群乌鸦由东岭上腾空而起,不一会儿又见大片大片的山雀忽地从西岭上泛起,叽叽喳喳地在空中盘旋着迟迟不落。“不好,有情况!”说着,王永坚警惕地掏出匣枪,压上了子弹。

“出发前董政委叮嘱过,去东边扫荡的敌人还没回来,要我们提防点,千万不能麻痹大意!”王永坚接着对丁一说:“这里的地形和民情我都很熟,即使有情况,你也不用怕!”说着,顺手掏出一颗手榴弹递给丁一。

正走着,丁一突然收住脚步,站在那里仰着脸张望。他用手指着东山顶上说:“指导员,有人!”王永坚定睛一看,何止是东山上有黄乎乎的人影蠕动,就连西山上也有黑压压的人群。有的扛着枪,歪歪扭扭地朝山下走,偶尔还有踩落石子的滚动声。看样子,鬼子、汉奸和特务都有。王永坚判定,在一明一暗中敌人看不清自己,于是俩人便继续前行。

行至转弯处,只见有个中年汉子,不停地朝王永坚努嘴,示意身后有人。王永坚回头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刚刚过来的那片小平地上,早已布满了鬼子兵,像是在集合,少说也有四五十个,还有个穿黄军衣的中国人,是个日本翻译官。

“幸亏早一步拐进南北大峡谷,要不就和鬼子兵走个面对面。”听着王永坚的讲述,笔者不由得紧张了起来。“怎么办呢?退回去吧,鬼子已堵在了谷口,继续南下吧,东西两面的山头上,潮水般的敌人正向谷底行进。唯一的出路,就是向着沟南头的牛山口冲过去。”

“望山跑断腿,东西两面岭上的敌人下到谷底,尚需一段时间,趁他们合拢前我们必须冲出谷口!”主意拿定后,王永坚又对丁一叮嘱了一句:“誓死不当俘虏,你快走,我断后,枪一响就顺着沟往南跑!”

“站住!”这时,身后的敌人发现了他俩。王永坚和丁一撒腿就跑。“站住!站住!再不站住就开枪了!”话音未落,只听“砰”的一声枪响,弹头崩在王永坚旁边的石板上,带起了一股烟。霎时间,峡谷里枪声四起,发出嗡嗡的回响。

王永坚紧走几步,推了一把丁一说:“快跑!”危急时刻,丁一一头钻进了路边的小石洞。此时,一群鬼子兵叫喊着朝王永坚扑来。王永坚一个滚身闪到了路西一块大石头后面,抽出了钢匣枪。那块山岩足有三四米高,朝上一看,好几个鬼子兵正弯腰往下瞧。他举手就是一枪,其中一个应声而倒。眨眼间,另一个鬼子兵竟朝王永坚头顶上跳来,未等他落地,“砰砰”两枪!鬼子兵像死猪一样,砸在了地上。鬼子兵一时搞不清到底有多少“八路”,一个个赶紧卧倒,王永坚趁机猫着腰往前奔去。

鬼子兵边打边追。“雨点般的子弹带着哨音,时而从我头上划过,时而打在我两侧的崖壁上发出一种怪叫声。有三八大盖,也有机枪点射,弹头在我的前后左右乱蹦,身后还响起了军号声,东西两侧的山头上,鬼子兵挥着小旗,上下呼应。”笔者发现,王永坚的眼神透着刚毅,仿佛回到了那场战斗中。

沿着谷底,王永坚忽左忽右地运动,边跑边回头还上几枪,鬼子兵死死地盯着,但又不敢靠近。于是,他一口气跑了十多里地,把鬼子兵甩出200米以外。然而,两边山上的敌人也快到谷底了!

“当时我心里非常清楚,身后的鬼子已不用担心,就怕两侧的敌人汇合到一起,真到那一步是非死不可了。”听着王永坚的讲述,笔者的心也跟着悬了起来。

王永坚边跑边扳开匣枪的大小机头,又压上了张政委上午给的那条子弹。忽然间,枪声稀疏了。“别跑了,缴枪吧!”只听两边山坡上的汉奸特务吆喝着。王永坚当即左一枪,右一枪,不时朝着两侧的敌人射击,迫使敌人延缓了下山的速度。

就在几乎支撑不住的时候,眼前的石窝里突然影影绰绰地冒出了一大片伪军。王永坚不禁打了个寒战!危急关头,疲劳顿消。然而,枪膛里只剩两发子弹了,腰里掖的半条子弹想压已经来不及了。于是,王永坚把匣枪高高举起,拖着长长的枪穗子,朝前虚点几枪。其中一个伪军喊了声:“他没子弹了!”端着刺刀径直逼来,三十步、二十步、十来步,王永坚突发一枪,只见那个伪军直挺挺地摔到了石窝里,手里的枪甩出了老远。王永坚乘机压上仅有的半条子弹,朝着还没缓过神来的敌人劈头盖脸的一顿猛打!伪军们死的死,伤的伤,剩下的纷纷向两边躲去。

一到牛山口村,虽然已越过敌人的合拢点,但还没有完全脱离险境,穷追不舍的敌人就在王永坚身后。村口上有几个老人,他们是听到北边激烈的枪声出来等候的。这时,王永坚几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用枪朝东指了指:“鬼子过来,就说我朝那边去了!”说罢,转身朝西山跑去。

“跑着跑着,忽然只觉喉咙里有股血腥味,顿时口吐鲜血就不省人事了。当我醒来时,已躺在老乡的热炕上,是老乡发现了我,将我背到安全地带,躲过了敌人的搜捕。”

斗转星移,一晃60多年过去了。回想起当初那惊心动魄的一幕,王永坚至今心有余悸!看到电视屏幕上的阅兵式盛况,老人感慨道:“当年,是父老乡亲舍命掩护,我才能活到今天。如今,祖国强盛,军队强大,都是因为有了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有着中国人民的伟大牺牲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