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八,极限射击
根据前沿命令,我连有条不紊地射击着,或全连齐射,或排射击,或单炮,或双炮。奇怪的是,连长指挥射击使用火力不是按顺序,你不知道他下一次射击使用哪门火炮,甚至三发齐射,使用的却不是一个排,看似随心所欲,实则次序井然。如果抛开战争的残酷性不讲,看他指挥射击,那简直就是一种艺术享受。一切随意流淌,举重若轻。
随着战斗的持续,不和谐的状况出现了。连长竟然惜战,请求推迟或不愿射击,甚至拒绝射击。经常听到他对着话筒大喊:
“我要休息十分钟。
“我要休息五分钟。
“我起码要休息五分钟
“不行,我只能给给你一颗炮弹。
“不行,五分钟之内,我不可能射击。
“你枪毙我,我也不会打的。
“上军事法庭?我还怕上军事法庭?
“我求求你了,兄弟哥,真不能再打了,我没有一门炮可以射击了。”
有时刚刚说了不打,但一转身:“X炮一发装填”的命令又出来了。打过后又牢骚道:“不把我们整废了,特么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杀牛的刀杀鸡,刀呢?那些刀特么都是吃素的?”
连长还命令各炮长:“炮弹一旦入膛,必须立即发射,不得退弹。防止炮弹自炸、膛炸、自动发射。”是呀,炮膛温度太高。
当天,我们从上午开始,断断续续,一直打到很晚。当得到“今天的射击暂告一段落”的命令时,我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一转身,阵地后侧一片漆黑,而回过头来,阵地上仍然似灯火辉煌。六只炮管,如同六根巨型日光灯管、发着桔红色的光排列在那里。六门火炮的炮膛,如同六只巨型灯笼坐在那里,同样是桔红色的。那是因为射击时间过长,发射炮弹太多,炮膛、炮管都烧红了的原故。
那天,全连发射炮弹约600枚,最少的火炮发射了93枚。
连长继续命令:“各自解决晚餐,抓紧时间就寝,注意恢复、保存体力,不要期望战争明天结束。”“通信员:通知营炮技师,对我连火炮进行检查。”
炮技师到阵地上逐一快速察看后,向连长通报:“炮口有下垂现象,由于天黑,灯光管制,火炮温度太高,准确数据明天天亮给你。
第二天天刚亮,炮技师对连长说:“有两门火炮炮口下垂严重,其中有一门炮下垂特别严重,不到万不得已,那两门火炮千万不要使用。必须使用,也应与其它火炮拉开距离,用牵引绳远距离牵引发射,防止发生膛炸。”
技师继续说道:“第一发顺利发射后,在炮管冷却之前再次发射,安全应该没有问题,但应高度重视,防止炮管持续下垂。这两门炮射击弹着点会变近,具体数据,我将向你连计算兵提供技术参数。”
天啦,六门火炮,有两门火炮炮管明显弯曲,也难怪昨天下午连长一再推延、拒绝射击。如果不是一再求情,还有可供使用的火炮吗?直到这时,我才理解,连长惜战并非教条,而是有坚实的理论依据,我们连的指挥官,军事素养确实令人折服。
当晚口令:老牛——,回令:拉破车——。怪怪的,“老牛拉破车。”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