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士讲抗日的故事—16岁小姑娘成长为女战士

战士讲抗日的故事—16岁小姑娘成长为女战士

老新四军战士孙维理。

近日,记者在武汉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办公室,专访90岁的新四军老战士孙维理。孙维理老人1941年参加革命,当年担任新四军15旅43团民运干事。以下是老人的自述。

三个月大的妹妹被鬼子害死

我老家是河南信阳平桥区王岗乡北王岗。1938年,信阳沦陷后,鬼子带着伪军进村扫荡,四五十个敌人进村就放火烧房子,还开枪杀人。那时我只有十二三岁,跟着大人一起拼命往村外跑。村口有个水塘,那天下雨,地上泥很滑,慌乱中不少人都被挤到塘里,我的父亲抱着三个月大的妹妹也被挤进塘,等父亲从淤泥里挣扎着爬上岸时,妹妹已被淹死了。

村子被烧后,我的父亲就带着全家四处逃难。

在正阳县摆摊卖粗盐时,我父亲结识当地学堂校长闵兰俊。闵校长的学堂经常有陌生青年被送到“山里”。原来闵校长以学校为掩护,运送投奔新四军的爱国青年。

有时,闵校长也让我父亲去接人或送信,大家心照不宣。

1941年,我父亲请闵兰俊把我也送到“山里”去。

16岁少女投奔解放区

1941年清明节前后,闵校长决定把我和另8名青年一起送到解放区,9人中有4个女的,最大的21岁,我最小只有16岁。那天我们到龙井镇时,生意人才刚出来。闵校长穿一件大衣,带几个男的走在前头,我远远跟在后面。大家一到岗哨处就被鬼子拉住,再次见到日本人,我非常害怕,浑身不由自主抖起来。一个鬼子突然去抓闵校长,闵校长脱掉大衣扔给鬼子趁机跑了。鬼子边追边开枪射击,镇子顿时大乱。

我们几个女的找了一处田埂趴下躲起来,躲到下午四五点钟,才有新四军的人找过来,把我带到解放区。

每次埋战友都要哭一场

我被分配到新四军四十三团,担任民运干事,经常在天门、汉川、沔阳一带活动。日伪军抢粮、抢谷,我们就反扫荡,跟他们打。我主要负责组织群众为前线部队抬运伤员,筹集钱粮。

最让人难过的是掩埋牺牲的战友。昨天还和你有说有笑的,今天就永远离开了你。刚开始,我每次都要大哭一场,后来眼泪哭干了,悲伤、恐惧就化作对日本鬼子刻骨的仇恨。

目睹战士拇指被打断不吭一声

有一次,鬼子要用汽艇从汉口运物资到汉川,我们在鬼子必经水道的芦苇荡里埋伏。鬼子用机枪对芦苇荡扫射试探,打中战士周正虎,他的大拇指被齐根打掉,十指连心。

周正虎用手捏着汩汩往外冒血的血洞,豆大汗珠顺着脸往下直掉,但他硬咬牙一动没动,直到鬼子驾驶三艘快艇进了伏击圈,被我们一举消灭。周正虎因失血过多,几乎痛晕过去,连路都走不了,被几名战士架着抬下战场。

那时,我们每个人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首仗,三战三捷

“挺进!挺进挺进!让我们高唱着抗战之歌,沿着江汉两岸,鄂豫之边,驱逐日寇出中国境!”孙维理说,《豫鄂边区挺进进行曲》这首歌当年十分流行,是新四军第五师的战歌。1939年1月17日,李先念化名李威,率领新四军独立游击大队100多人,从河南竹沟南下,向武汉外围敌后挺进,发展抗日武装力量,建立抗日根据地。

在四望山,他们埋伏打退一伙出来扫荡的鬼子后,绕到一处公路,剪断路边电话线,引来30多个日本骑兵,并趁其下马检查电线时,再次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连吃两次败仗,鬼子气急败坏,调集100多人,带着10名伪军疯狂反扑。一番激战,鬼子丢下20多具尸体逃跑了。

三战三捷,我们新四军在湖北、河南一带顿时名声大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