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那次战斗,我们尖刀排的战士,全部拿出二五大刀,跟冲进来的鬼子拼命。当时长官下了撤退命令,我突然感觉到身后有鬼子,就把头低了下,一个刺刀就把我的帽儿戳到,头顶被划了个口子。我马上丢了刀,抓紧刺刀的枪口,然后躬起身体,使劲把他的枪往前面拽,另一只手掏出绑在小腿上的匕首,向后一戳一剜,鬼子的肠子就被拉了出来。”

当年的战场传奇,在他嘴中说出来是那么的平淡:罗见渊,1937年13岁时参军,先后在四川保安三旅、陆军30集团军72军新编13师、整编74军57师服役。参加过长沙会战、赣州战役、常德会战等,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在对日军作战中,罗见渊负伤2次,被日军俘虏一次后逃脱,与战友斩杀一个欲侵害中国女同胞的鬼子。

少年从军 生死十年家人全不知

“号外,号外!7月7日卢沟桥事变,日军借口演习中一军曹失踪,侵入宛平县城,我卢沟桥守军吉星文团当即奋起抗战,抗战爆发了!”1937年7月8日,四川的大街小巷,因为卢沟桥事变的消息炸开了锅。之后,四川各界群情激愤,青年学生拿着报纸在各个教室里振臂高呼“抗日救国”、“还我河山”。

在重庆忠县的北门中学里,听着高年级学生的呐喊,13岁的罗见渊,不卑不亢地说了这样一句话:“你们光在那儿干吼,咋不去前线打呢?”正在高呼的高年级学生愣了一下,还没等他们回过神,罗见渊又补充了一句:“抗日救国,不分年纪,我要当兵打仗!”

不久,四川保安三旅来学校动员高年级学生当兵,许多人纷纷报名。令所有人意外的是,个子瘦小的罗见渊也要报名。

据罗见渊回忆,当时来招兵的周连长问他:“小娃子,你不怕死吗?”“怕死我就不得来了!”罗见渊说,周连长见他一再坚持,就让他回家征得父母同意后再跟部队会合。

可是,书香世家的罗家,还要靠他续香火,怎么可能让他去当兵呢?时任忠县乌羊镇中学、简易师范以及东溪口女子中学老师的罗叙九,坚决否定了儿子罗见渊当兵的想法。

让罗家没想到的是,才过几天,罗见渊就突然失踪了!这一失踪,直到7年后才有消息。而这一消息却令罗家人彻底绝望:部队发来了罗见渊的死亡证明书。他们才得知,7年前失踪的罗见渊,是去当兵了,而且已经阵亡了。

1947年,罗见渊回到老家,证明自己当了兵而且还活着。

血染九江 被困七昼夜冲锋突围

1937年12月,罗见渊所在部队被整编为30集团军72军新编13师37团5营2连。“我学过吹小号,吹得还可以。”罗见渊边说边鼓起嘴,做出吹号的动作。由于当时部队缺少吹号员,罗见渊就主动报名了,“冲锋号吹得响,才能鼓舞士气嘛!”12月下旬,罗见渊随部队作为早期出川抗战的川军,前往江西九江接替20军的防线。

刚从重庆坐上轮船,13岁的罗见渊就感受到了抗战的紧张。一路上,所有轮船都铺满树枝等掩体作为伪装,一听见头顶传来的飞机轰鸣声,就“紧张得不得了,害怕被飞机轰炸”。小心翼翼经过巫山峡、马当,最后安全到达了九江。

好不容易到了九江,还没等罗见渊等人缓过神来,大家就见识了真正的飞机轰炸。“日本人的飞机不断从头上经过,密密麻麻的炸弹投下来,根本就睁不开眼。”罗见渊说,日军在炸弹和重机枪的掩护下,开始一轮接一轮的冲锋,试图吃下他们的部队。

“我们的装备太差了,一个人才100发子弹。自己的子弹打完,就捡起死了的战友的枪弹继续打。”在弹药将要打尽时,“第九战区长官下令我们全员退守,敌人脑壳又不笨,知道我们没弹药,就把我们包围了。”

经过近7个昼夜的包围僵持后,2000多人的部队被日军消耗得只剩下不到800人。毫无补给的残余部队,只能靠喝水充饥。但此刻的河水,早被双方死去的士兵鲜血染红了大半。“河水喝到嘴里,满口血腥味。但是没得办法,不想死就得喝啊!”罗见渊回忆说,由于迟迟等不到援军,“师长唐旬伯就下令,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突围出去。”

把鬼子引上来后,罗见渊等人吹响冲锋号。在唐旬伯的带领下,打完所有弹药后,战士们手提二五大刀,脚绑匕首,以巨大的牺牲杀出一个缺口,与增援部队会合,才突围成功,“我们连长的手杆都被砍来掉起了。”

长沙会战 截断鬼子后路打包围

1939年9月,日军为消磨中国军队的抗战意志,消灭中国第九战区部队,集结了近10万兵力,在司令官冈村宁次指挥下,进攻长沙。

得到增援长沙的命令后,罗见渊跟随部队从江西修水县奔赴湖南长沙,参与长沙会战。此时,中国军队高层指挥官也识破了日军的意图,决定派遣赶来支援的罗见渊所在部队与其他部队赶往长沙郎宁河边,截断日军的运输和增援路线。

“第一天还好,鬼子的冲锋被我们完全打了下去。第二天一早,日军的飞机就飞起来轰炸,想炸平我们。”罗见渊说,接下来的战斗,中国军队吃了很大的亏。一开始,还有少部分队伍前来拦截日军,但日军突进队伍一直想要攻破前方防线,部队前线兵力吃紧,抽不出兵力来增援拦截。罗见渊所在部队肩负起“既要包围日军的突进部队,又要截断后面的增援部队”重任。能不能阻断增援,成了能否困死日军的关键。

“一发炮弹在我们机枪手身边爆炸,机枪手当场死亡。但是,一个排就一挺机枪啊!”由于机枪手对日军的冲锋具有极大震慑作用,往往会成为狙击手以及炮手的最先拔掉点位。罗见渊想都没想,扑到机枪旁,对着日军就是一顿狂扫,稳住了己方的火力。

“突进的日军被包围,弹药跟粮食总有用完的时候,但我们也一样得不到补给。”双方为了生存,对日机投下的补给争得尤为激烈。遭到中国军队阻击和伏击的日军,最终被迫停止了进攻。

赣州战役 冲锋号响尖刀白刃战

1942年,日军打响赣州战役。罗见渊所在部队火速赶往赣州火车站,接替88军的防线,继续同日军作战。当年的13岁少年,已经经历了5年炮火的洗礼,蜕变成尖刀排的副班长。

这场已经过去70多年的战役,罗见渊每次想起来,都会唏嘘不已。

“那次战斗,我们尖刀排的战士,全部拿出二五大刀,跟冲进来的鬼子拼命。”罗见渊说,“当时长官下了撤退命令,我突然感觉到身后有鬼子,就把头低了下,一个刺刀就把我的帽儿戳到,头顶被划了个口子。我马上丢了刀,抓紧刺刀的枪口,然后躬起身体,使劲把他的枪往前面拽,另一只手掏出绑在小腿上的匕首,向后一戳一剜,鬼子的肠子就被拉了出来。”

解决掉这个鬼子后,另一个鬼子怪叫着冲杀过来。自知不敌的罗见渊,顺着小山丘滚了下去,躲过了鬼子的追杀,但头上的伤口却在不停地流血。

“满脸都是血和泥巴渣渣,幸好在路上遇到了一个农民。他拍了一块姜敷在我脑壳上,又用绑腿简单包扎。止住血后,我就回到部队接受治疗。”罗见渊摸了摸头顶,仍觉心有余悸,战争很残酷,“那个时候想要活着,就得拼命。”

常德会战 敢死队冲破三道防线

1943年11月,日军违反国际条例,在湖南常德北门使用生化武器,最后攻入城内。当时剩余的守城官兵将各条街道的房屋打通相连,每条街道口处都挖了战壕,筑好巷战掩体,同日军展开生死拼杀。

得知消息的罗见渊所在部队,从江西修水连夜兼程赶赴常德。

“得到命令的时候,部队刚煮好饭。兄弟伙些揭下帽子装起白米饭,就赶过去了。”赶到常德后,罗见渊他们接到消息说,有一队日本骑兵会过来,“长官让我们解下绑腿,拴在一起,等日军骑兵一来,就把马给他们整倒,然后用机枪招呼他们。”

之后,中国军队把日军包围在德山上。但日军依据德山地形,筑了3道铁丝网防线,而且有重机枪和山炮的掩护。“不破坏掉这3道防线,部队根本冲不上去。”罗见渊说,部队组织起3支敢死队冲锋,每支36人,“我担任爆破组长,必须同队员一起想办法破坏掉这3道防线。”

罗见渊选择的时间,是在一个下着倾盆大雨的晚上。他们利用暴雨和夜色的掩护,悄悄破坏掉两个防线的铁丝网。在大功即将告成时,一名队员不小心触碰到了报警器,被日军发现了。

“照明弹一下就照亮了天空,一阵阵机枪扫射,队员们一个个倒了下来。”罗见渊赶紧找好掩体躲避,等待敢死队的冲锋。很快,大部队及时赶到,冲锋号响彻整个林子,罗见渊跟着投入到战斗中。

已经完全拼红眼的双方,对疼痛有了免疫力。大家都知道,“在战场上哪怕很小的一个失误,都会丢掉性命。”

战斗中,被子弹击中的罗见渊完全没有感觉到。只听到有人在喊:“班长,你中弹了,腰杆是红的啊!”

“当时,我真没感觉到痛,就是抓刀的时候,一下没搭起力。幸好一个我带的兵把我拉到,不然就遭了。”罗见渊说,“我之前捡了双鬼子的胶鞋拴在腰杆上,子弹刚好打穿鞋子,又打到皮带上,缓解了大部分冲力,最后打到我身上,不是好重的伤。”

衡阳战役 被日军俘虏寻机逃脱

1944年6月,中国抗战史上敌我双方伤亡最多、中国军队正面交战时间最长的城市攻防战—衡阳保卫战打响。

罗见渊回忆说,他所在的部队奉命支援衡阳守军,在龙门山一带阻击日军。岂料,日军突然停止攻打衡阳,转而全力攻打中国的增援部队,在与日军作战多个昼夜后,一路奔袭的罗见渊所在部队,弹尽粮绝,所在连队死亡人数过半,无力再战,只好暂时撤退,等待补给增援。

然而,作为一线作战的尖刀队队员,罗见渊等人没能及时接到撤退通知,继续孤军奋战。

“等发现队伍撤退时,就剩我们3个人还活起的。我和另外两个战友钻进尸体堆里,把死去的战友盖在身上。”罗见渊说,即便做了这样的伪装,他们还是被打扫战场的鬼子发现并当了俘虏。“鬼子挺聪明的,他们把我们一个一个地翻出来查看。由于他们当时挖战壕缺人手,所以我们暂时没被杀掉。”

被俘虏的3个人,全部捆在一块儿,拉回去给鬼子修工事,挖战壕,“每天只给两顿饭吃。”

在被问及被抓后是否偷跑过时,罗见渊说:“在日本人的眼皮底下,哪有那么好逃的。都是被拴到的,我们看到偷跑的人根本走不出鬼子的视线,被抓回来后就被吊起来,然后放狗出来撕咬,特别惨。”

即使这样,罗见渊等人仍然没放弃,他们等待时机到来,这一等就是好几个月。

1945年2月,日军在退回衡阳的途中,由于士兵和战马都需要补给,就派出几个日本兵出去找粮食。罗见渊3人被拴在一起,被一个鬼子押着,去背粮食。这样好的机会,罗见渊他们怎么会错过,一路上都在秘密商量出逃计划。

恰巧,一个从山上偷偷下来拿粮食的年轻女子被这个鬼子发现了,鬼子哇哇哇叫着朝女子冲过去,想要强奸她。罗见渊3人迅速磨断绳子,把鬼子干掉,救下了那个年轻女子。

后来,在躲在山上的村民的帮助下,罗见渊3人走出日军的势力范围,来到湖南芷江,被74军57师171团强制收编,没能回到原部队。

“当时部队以为我们3人都阵亡了,给家里发了死亡证明,每年还发1000多斤的粮食作为抚恤。直到那会儿,我的家人才晓得我去当了兵。”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