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7月13日8时30分、8时40分,南方航空公司、海南航空公司两架民航客机从海口美兰国际机场起飞,经过近2个小时的飞行,于10时29分、10时28分在美济礁新建机场和渚碧礁新建机场平稳着陆并于当日下午返回海口,试飞成功。

此前一天,民航校验飞机对美济、渚碧礁新建机场进行了校验飞行,新建机场的各项指标均通过校验,具备了保障民航客机安全运行的能力。

至此,我国已在永暑、美济、渚碧礁各建设了1座机场并投入使用。南海上空是国际航班飞行最为繁忙的空域之一,这些机场投入使用后,可大幅提升南海地区空中交通服务能力,并提供航空气象、紧急备降、海难救助、海洋监测、环保科考等方面的公共服务。另据交通运输部信息,我国在华阳、赤瓜、渚碧、永暑礁先后建成了4座大型多功能灯塔并投入使用,美济礁灯塔主体工程也即将建成。据了解,按照国家二级医院标准建造的永暑礁医院已于今年6月底正式启用。

相关专家表示,建设机场、灯塔、医院、海洋气象观测站、岛礁科学研究中心和生态建设实验基地等设施,增强了南沙岛礁国际公益服务的能力。有新建机场提供通信、导航等多方面的服务,飞机经过南沙时会更加安全;有大型灯塔导航,便于船只经过南沙时避开礁滩,渔民在附近作业更有保障;海洋观测和科学研究设施的建成完善,能够为本地区海洋生态研究、气象预测和海啸预警等提供更加及时有效的信息服务。

据悉,此前已建成的永暑礁机场在多次海上应急救援活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新闻延伸:南沙岛礁机场可解决飞机巡逻“腿短”问题

环球时报报道,7月12日,中国政府征用中国民航飞行校验中心一架塞斯纳CE- 680型飞机分别对南沙群岛美济礁、渚碧礁新建机场成功实施了校验飞行。

官方媒体报道说,此次飞行获得的相关数据表明,两个新建机场具备了保障民航客机安全运行的能力,将为南沙群岛人员往来、紧急救助、医疗救护等提供便利,同时将为飞经南海地区的航班提供新的备降机场选择。

这也表明在三沙市管辖区域内有四座机场,分别是西沙永兴岛机场、南沙永暑礁机场以及最新校验飞行成功的美济礁、渚碧礁机场。

相关分析人士认为,为了降低敏感度,中国政府在南沙岛礁的皆采用了民航飞机来校验飞行,并没有使用军用飞机。 而在7月12日,中国政府一次性对外公开在南沙两座岛礁成功实施校验飞行更是反映了中国在南沙岛礁建设方面进展。专家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候皆表示意 义重大,能更有效的维护领土主权和权益。

7月13日,空军专家傅前哨对《环球时报》表示中国在南沙岛礁建设机场积极意义很多,有助于南海地区抢险救灾、执行人道主义救援任务以及作为民航飞机紧急降落备降场。

南沙岛礁飞机场对于中国军事力量的部署引起外界高度重视。2016年4月17日,为抢救重病工人,中国Y-8巡逻机降落永暑礁即是一例。当时中国《航空 知识》杂志执行主编王亚男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Y-8巡逻机降落在永暑礁机场是一次应用飞行,这表明永暑礁机场已经具备了应用能力。“从 未来应用来讲,运输机能起降,战斗机也能起降,这表明永暑礁机场具备为军用飞机提供勤务支援保障的能力。一旦战斗机驻扎,也就意味着500公里以内制空权 有所保障。”

傅前哨表示,南沙岛礁的机场最主要的积极意义是体现在民用方面,紧急情况下也可用于军机的起降场。由于南沙岛礁远离大陆,受航程限制,只有战术性飞机才能抵达,抵达之后留空时间很短。但如果有了机场,一些“腿短”的飞机也能去执行巡逻任务。

此外,这些机场的建设对于南海防空识别区也从理论上提供了技术基础,既对相关空域有更好的监控手段同时也能及时派出飞机对目标进行监视。关于南海防空识 别区的设立,7月13日,在国新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回应,“中国有这个权利,防空识别区制度不是中国的发明,是其他一些大国的发明,中 国在东海划了,在南海是不是需要划,要根据我们受到威胁的程度。如果我们的安全受到威胁,当然有权划,这取决于我们的综合判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