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破解南海仲裁,对美开战是下下之选。

中国破解南海仲裁,对美开战是下下之选。

此贴系转载,不代表认同其立场。

7月12日,持续三年的由菲律宾单方面提起、单方面应诉、且有美国背后主导的南海仲裁有了结果。尽管人们对仲裁结果必定会“打着公正的幌子,挑战中国的南海权益”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这次仲裁庭扯下国际法外衣,赤膊上阵将中国所有南海权益全部剥夺,还是让人感觉意外。其手段之拙劣揭示了美国官方或不方便诉之于口的野心。

出乎相当数量的中国民众以及外界之预料,从南海仲裁宣布结果到现在超过24小时,南海并未爆发任何军事冲突。一纸仲裁正如喧闹大戏,敲敲打打赚足了眼球而后观众哄散,沦为未来数十年内的谈笑之资。中国官方再次用战略定力,化解了美国以软实力出招的添堵策略。然而,南海问题自仲裁之后将更敏感,地区争端国际化似乎不可逆转。成立百余年来所做16起仲裁,有效执行率为0的仲裁庭并不棘手。棘手的是,中国如何应对愈加复杂的南海局势,又如何继续保持“一路一带”的海上起点秩序,如何维护既定和失去的岛屿主权和海洋安全。

从这个角度而言,南海仲裁后,地区安全风险没有下降反大幅度上升,中美军事摩擦乃至冲突将愈演愈烈。从国际政治手段来看,美国以国际法为代表的软实力出招,外交上“羞辱”中国,似乎得了分。但就国际格局而言,一个崛起的大国与现存霸主的敌对情绪升级,着实是二流政客的短视之举。

长期以来,在东海、南海、朝核问题上,动武始终是最后且遥远的选项。外交与军事失衡,有德而无威,有理而无力等困扰中国对外决策。战与和似乎是个基于经验“实然而非应然”的无需讨论之话题。不过,中国目前实际控制的南沙7岛礁无一不是1988年那场中越海战之后收复的。越菲等重新侵占南海岛礁也无一不是在中方自缚手脚的外交背景下实现的。中越南沙海战,中国赢得了一边倒的国际支持,但囿于实力原因错失第一次天时。2010年之前,美国长期漠视南海重要性,第二次良机再次擦肩而过。

美国亚太再平衡未来一段时期内不会消亡,其对盟友安全承诺亦不会削弱,瞻前顾后的失衡决策无助于中国南海破局。动武应该成为化解僵局,争取主导权并重塑地区和平秩序的选项。中国保留收回南海岛礁的一切权利不应只是外交家的口号而已。解放军止战慑战的能力无需置疑,但其意志和决心应该被某些国家清晰感知。美苏实现恐怖核平衡阴影下的40年“和平”,除了实力均衡这一基石外,使用核武器的意图和能够清晰相互感知是第二支柱。外交与军事系当今世界最直观有效的国家间互动组合,没有实力做后盾的外交软弱无力,抛弃外交倚重武力的单边主义将导致自我孤立。中国军队不应也不能成为永远不会落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它需要利剑高悬,且能战敢战。

如果战争成为必要选项之时,第二个问题来了。我们以谁为目标,换言之,中国走上一条自16世纪起大国兴替史上谁也不曾走过的道路。和平崛起中的维权第一战,其意义不言自明,不可不慎。互联网与朋友圈上的民意充分证明了中国民众不会容忍一个域外国家操控的不具备管辖权的法庭损害中国海洋主权与核心利益。那么,是以背后搅局的美国为战争对象还是以仲裁的直接当事方为对象呢?

7月12日,在互联网充斥着南海对美开战的言论之时,美国反出奇低调。太平洋战区第五航母打击大队的斯坦尼斯号核航母在夏威夷忙着环太军演,另一艘里根号则“孤单”地游弋于菲律宾附近,随行护卫的只有一艘CG-62巡航舰外加一艘战斗支援舰。其在南海连常规航母战斗群都未凑齐,中美何以一战?中美军事关系“非敌非友”,但向来小心翼翼。尽管中国不惧周边对美作战,但其不可控的爆炸性后果将波及世界。但是,作为南海仲裁的直接当事国——菲律宾则不然,菲空军刚刚告别没有喷气式飞机的螺旋桨时代,海军还停留于火炮时代。其侵占的南沙8座岛礁从地理位置到防御力量再到政治后果,都是可以预期且能够掌握主导权的海空闪电战。中国选择对菲作战,短时间内迅速收复其所占岛礁形成既定事实,政治上让沉浸于软实力的西方一些势力清醒,当今世界还是一个无政府状态下的大国主导体系。另外,中国对菲作战时间越短,美军介入可能就越低,军事影响也更可控。因此,南海若动武,中美开战是下下之选。

在解决了战与和,与谁战的设定后,仍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即中国如何处理对美关系。换言之,也就是南海仲裁有无必要影响中美间不冲突不对抗的新型大国关系。在此,笔者提醒的是,中美自1944年在延安开始,建立的长达七十余年的外交关系,远比想象的要复杂也稳固得多。如果解放军首战胜得干净利落,那么中美关系受到的波折就小,反之亦然。国际仲裁后,南海领土主权与海洋权益必将成为继政治波动,对台军售和对华抵近侦察之后的第四大军事交往障碍。因此,对美亮明底线,扩大南海巡航,战机进驻南沙,甚至撤回环太军演中方舰队等均是可用选项。中美军事关系作为两国关系的晴雨表,也曾多次冰冻。美国通过国际仲裁给中国添堵,大秀其娴熟的“软实力”,令中国深刻体会到话语权构建的重要性。中国不参与不承认不接受仲裁结果,远期而言,应当有计划有步骤建立新的自我主导的东亚,东南亚政治军事新秩序。这将是瓦解美国亚太治理秩序的釜底抽薪之举。

南海问题虽复杂但并非无解,外交与实力亦不可偏废。孙子有云:主不可怒而兴师,将不可愠而致战。当主权安全遭遇重大损害,当有些国家逼迫中国不得不动用武力时,我们应当谨记:依靠诗人与评论家赢不了战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