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核心提示:黄耀武查到一处鬼子的尸体堆在了电线上,以为断路在这儿,去挪鬼子的尸体,发现其中有两个是活的,两个鬼子一起来连忙就举起手。一场战斗结束了,鬼子还在装死,活过来就举手投降。

老兵忆抗战:战斗都结束了 2名日军仍在装死

本文摘自《中华读书报》,原题为《黄耀武:战场归来人》

黄耀武从军的时间不长,经历这两场战争,其不凡之处表现于对抗战的坚定不拔与内战中百般逃避。他那么年经,而有识见,认准的事情不回头。

他十五岁从军。这同他的身世有关,父母去世早,到处逃难,挨日本人轰炸,在省政府当工友有了饭吃,政府号召学生参军,他没和任何人商量就决定上前线,认定不打败日本鬼子没出路。作为远征军的少年兵来到印缅军营,他分到廖耀湘新六军二十二师。战争的环境,让人迅速成长起来。摸到了枪,他一下认准了自己的职责:不管哪儿失守,至少我这儿不能失守,所有外援物资都要通过滇缅公路运到中国,这是生命线。

我在读这本书之前,对远征军事迹略知其历史梗概。黄耀武的记述显示了平民史的重要特点,它是具体的,历史的面目血肉丰满。第一次远征军失败,三个军,其中撤往国内的兵败野人山;仅有孙立人和廖耀湘领着两个师的残部向西越过了野人山。黄耀武为抗日名将留下一个小影——廖耀湘也是砍野芭蕉树喝流出来的汁过来的。九死一生。有些士兵不知道厉害,走不动了倒下想歇会儿,你倒下了,蝼蚁、蚂蝗就来了,有吸血的,还有吃肉的,很快把你吃光。这两个师撤到印度,休整补充,组建新一军、新六军。经三次战役,打通滇缅公路。这对整个中国战场以及缅甸、印度的对日作战都有关键意义。胜利来之不易。黄耀武写战局进展,在孟拱河谷,他所在的二十二师与三十八师面对日军五个师团,他写道:

尽管打一个地方就拿下一个地方,我们的伤亡也比日本人少,但打得很不容易。战争就是这样,你占领每一棵树每一块土地都得流血,没有说没经过什么像样的战斗就能占领的。

笔墨平静,看似淡淡的文字,让人感到一种深沉的力量。这是写胜利的文字呀。懂得流血,懂得胜利需要以牺牲作代价,更觉生命之贵重,这是一个成熟的军人心态。太平洋战争中,美军打下硫磺岛,打下了冲绳,胜利的意义巨大,但付出的牺牲也大,因此没有去庆祝。远征军的胜利不仅是军事上的辉煌成果,中国军人的精神风貌为同盟军赞赏敬佩。仁安羌战役打破日军重围,解救七千英军的不朽意义也应由这一点上来认识。

他有真正的喜悦。一次战斗结束后,电话打不通了。通讯兵是黄耀武的同学,也姓黄,他背着步枪去查线。查到一处鬼子的尸体堆在了电线上,以为断路在这儿,去挪鬼子的尸体,发现其中有两个是活的,两个鬼子一起来连忙就举起手。一场战斗结束了,鬼子还在装死,活过来就举手投降。打出来的军威,活在这历史的细节里。这件事让大家很开心,笑鬼子的武士道遇到了我们最朴素的民族精神就不行了。黄耀武认为,鬼子的武士道精神就是杀人很凶,我觉得赶不上我们的民族精神。这份自豪感,多有分量。黄耀武也有伤感,为长眠印缅战场的战友,为幸存者日后的命运,他始终认为:“印缅抗战,是我这一生最可贵的。”在中华民族抗击外侮的战争中,这是他应有的荣耀。

黄耀武在东北战场一再逃离,可由他在印缅战场的战争观来解读,“不是为了什么主义,也不是为了蒋介石,就是为了国家,为了民族的生死存亡。”在内战的战场上,他茫然了。那时国民党在军事上占优势,他已从思想上脱离了这场战争。他才十八岁。

战场归来人生活在我们中间。往事已远,由人评说。一个人的青春曾这样闪耀过,勇敢,决绝,始终保持一份良知。这不仅属于民族危亡的时刻,也应该属于未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