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三,留守之争

全连大会上,连长宣布:饲养员小宋与炮手李兴树对调上前线,李兴树担任饲养员留守……。

“为什么?”嗵的一声,李兴树不顾军人礼节,没有报告,未经批准,站起来后直问连长。
原来,小李是少数民族战友,当兵几年,没有喝过炊事班一滴水,饭菜那更是免谈,油盐酱醋柴,锅碗瓢盆刀,一切全都自备,简直就是一个微型炊事班。这在平时就很不方便,训练、演习当然很是受影响,更何况打仗。因此,让小李留守,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当连长以上述理由说服他留守时,小李竟然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干开了:“保卫祖国,人人有责,不让我上前线,你让我当兵干什么?你这是民族歧视。不让我上前线,除非全连车、炮都从我李兴树的身上碾过,否则,没门。”
连长这一下给呛的不轻,遇到这样铁了心的“横兵”,你还真有点难办,连长知道不可能说服他,干脆宣布:“休息十分钟。”
十分钟后,连长只得在会上宣布∶饲养员小宋继续当饲养员并留守。
“报告。”饲养员小宋不干了,他站了起来:“让李兴树留守就是民族歧视,让我留守就是民族团结?"尽管嗓门很大,出言不恭,但他显然知道,自己上前线的愿望难以实现了。
连长当然有办法:“想不通?找指导员去。”
……
“时间到。”

“出发。”

两道命令分别由连长、值星排长发出。汽车缓缓驶离驻地,小宋等所有留守人员在路边为出征的战友送行。走在后面的我轻轻踩下刹车,伸出右手,与小宋握手。没想到,小宋竟不顾“亲人上路不宜哭”的禁忌,原本饱含泪珠,顿时换作倾盆之雨。这真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出征时。”显然,未能亲赴疆场为国征战,小宋心里不是滋味啊!我庆幸,没有人与我竞争。
军列沿着成昆线疾驰,这条铁路线我们并不陌生,我部每年的实弹射击、考核、演习,多在中国航天城——西昌地区进行。但这一次不一样,为国征战,而加农炮又是炮兵中最可能与敌人短兵相接的兵种,牺牲那是不可避免。坐在军列上的我,贪婪地浏览着祖国的大好河山,青山绿水,山川秀丽,一尘不染,我们把祖国建设的多好啊!
沿途不少彝、汉同胞念念不舍地挥手为出征的子弟送行(平时他们只是偶尔行“注目礼”),真是祖国处处有亲人啊!和平多好啊!可为了祖国,我们只能出征,别无选择。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