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人物档案:陈俊光,男,现年93岁,揭西县京溪园镇员墩村人。国民革命军独立20旅3团轻机枪手。后被编进了153师457团第一营三连。

不上战场也得被敌机炸死

陈俊光出生在泰国,抗战爆发时回到家乡揭西县京溪园镇员墩村,目睹日本侵略者用飞机轰炸揭阳各地。日本侵占汕头潮州之后,便经常派飞机到揭阳袭击轰炸。那时候,揭西是潮汕的大后方,是通往海陆丰、兴梅、江西等内地的运输线,尤其河婆,棉湖二圩,成为货运集散地,因此几乎天天挨炸。日本军出动飞机少则一架,多则三架。每次轰炸,人畜非死即伤,满目疮痍,惨不忍睹。1939年农历五月的一天(具体哪一天不记得了),他到河婆圩碰到鬼子飞机大轰炸,西门街、帝爷街、区署前等地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他终于忍不住了,回家告诉母亲说:“日本鬼子天天轰炸,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会被炸死,如果不将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就没有宁日了,我要去当兵,打日本仔去。”于是他报名参军了。

陈俊光于1942年1月20日入伍,成为独立20旅的一名抗日士兵,他被编在三团,成为一名机枪手。从入伍那天起,他就参与了官硕大脊岭的大小阵地的守卫、争夺战役。最后一次战役是1943年的农历八月十六日,日军派一个中队进犯大脊岭阵地,被中国军队全歼,只10个人左右逃回。

(1943年9月17日,即农历八月中秋,黎明将至,种田中队已经向大脊岭发起总攻。日军踏着晨露与微曦登上了蛇地岭,这是一个靠近大脊岭顶峰山腰上的一个小丘,在岭前和山腰架起高射炮反复向我军阵地射击。老半天山上阵地毫无动静,种田以为守军已经撤退,便命令部队前进。当到达大脊岭前的“佛脐”地段时,大脊岭阵地上突然发起冲锋号,守军从战壕里冒出来,枪林弹雨一齐射向罪恶的侵略者。打得日军措手不及,来不及撤退与还击,纷纷被歼灭,连同种田在内的210人中队,只有10名日军侥幸逃脱,余者皆亡。此役守军大获全胜,无人伤亡。种田的整个中队全军覆没,成为日本侵略者在潮汕战场上的一个奇耻大辱。同时也是潮汕抗战的一次无人伤亡的大捷。)

惠城激战

这一仗打完之后,独20旅三团奉命开赴惠州增援那里的战斗。独20旅三团到了惠州后被编进63军,军长张瑞贵第一次全军作战动员会上的讲话令陈俊光终生难忘。张瑞贵在给全军演讲时突然将上衣扒开,露出了满身伤痕,对将士们说:“我身上的伤疤都是日本鬼子的子弹打的,他们打不死我,大家不要怕,上了战场就勇敢地打,大胆地冲锋,你就能活着回来,就像我,还是你们的活军长。”他不无敬佩的说:“张瑞贵文化程度不高,由于打仗勇敢,从炊事员起家一直到中将军长,都是用命换来的。”这种震撼人心的讲话很管用,让他今后上战场就一心想打赢,从没有退缩过。

陈俊光被编进了153师457团第一营,营长是梁日魁。陈俊光依然在第三连,连长姓张,在大脊岭打过仗,遗憾忘记了名字。因为营长梁日魁是军校生,血气方刚,一心想要收复失地,经常派兵袭击各地日军。有一次,他们三连派去袭击横沥的日军,本来大胜,打退了敌人收复了横沥,但在追击敌人后收兵途中,张连长被日军的狙击手打死了。他们营为张连长开追悼会。陈俊光感慨道:“三连在官硕大脊岭抗战时被誉为英雄连。张连长很能打仗,经常打胜,他长眠在横沥的公墓里,不知现在有没有人去看望他。”他原本很柔和的眼光里瞬间涌现诸多哀愁。

部队到达惠州之后转战在惠州城、惠阳、淡水、横沥等地。当时这些城市已经被日本鬼子占领,63军多次派尖兵连袭击,日军不敢轻易出城,均属巷战,十分激烈。最惊险的一次是在惠州城东的一次激战,部队刚进城就遭到伏击,还没有来得及弄清日军的枪是从哪里打出来的,战友已经死伤一片。陈俊光这次行动中担任救护兵,他正蹲在地上给伤兵包扎伤口,一梭子弹“嗖嗖嗖”从脑门穿过,他的军帽被打落在地。老人家手指指着脑门,用客家普通话说:“差5厘米就打中我的脑袋,一枪毙命”。此时,他发现了子弹的方向来源,原来敌人全都爬在大树上向我们的部队扫射。陈俊光马上将情况报告给指挥官,指挥官命令迫击炮等武器集中火力一齐对准大树轰击,一瞬间日军应声落下,终于解除危险减少了伤亡。他在复述这次惊险经历时为自己有这样的幸运而兴奋不已。这是他经历过的一次最惊险的战斗。

东江毁敌船

另一次是他打得最开心的,那是一次大胜仗。

驻广州的日军为了补充供给,经常到和平、龙川、河源等地方强抢掠夺物资,然后通过水路运输到广州。1945年7月中旬,日军又从上述地方抢来大批三鸟、六畜、粮食等物资,还有一些弹药,装得满满的一支船队从东江运往广州。消息被63军截获,军部派他们团马上出击,捣毁这批物资。他参与了这一次战斗,在这一次战斗中,他已经是轻机连的一名班长。他们的部队开到古竹镇以北的东江河段上,爬到了岸边的山上摆开阵势,埋伏阻击。等日军的运输船队进入埋伏圈后,指挥官一声令下,轻、重机枪,迫击炮,一起开火,与敌人的小型押运军舰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最后动用了燃烧弹才击沉了敌军的炮舰和船队。看着敌人全部消灭坠入江中,他和战友们脱掉帽子站在山上欢呼雀跃,庆祝敌军全军覆没。这是陈俊光所在的部队与日军的最后一次交火。战斗结束后,他们的部队奉命移扎在古竹镇附近农村,当时还有英军的一个服务团也在那里,他们两支部队一起驻在同一个村庄。

受降监管日军

一个月后,1945年8月15日,他们的部队就接到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日本投降的消息传到了古竹镇,古竹圩上的鞭炮、酒品、肉类等物全部被抢购一空。他们部队也收到各级政府和群众送来的劳军物资,连续加菜好多天,士兵们都疯了一样。政府发放慰问金,人人都有。还有新军装军衔等等。

日本投降后,广东大部分地区由63军接受日军投降。他们的部队开进惠州城接管。陈俊光被编进侦察兵连,每天要到日军驻扎的营房去巡视,早晚一次,三人一组。陈老说:他们的精神面貌都很好,团长以上军官均住单人房,收拾得干干净净,并挂门帘。占领惠州的日军司令人称“三星”,军衔是“上将”。每次见到他们巡视,“三星上将”都会恭恭敬敬行上军礼,属下的军长、师长、团长也都跟着敬礼。陈俊光老人说:“这时候心里好自豪的”。他到另外的一个营房巡视,看到日本兵在烧香跪拜,有一个会写中文的日本兵写字告诉他:他们在拜死去的同乡战友,要把他们的骨灰带回日本,交给家属;同时祈求他们的灵魂保佑平安,不要被中国军杀掉。每次来到这个营房巡视,日本兵为了陈俊光不阻止他们烧香,就会送他东西,新军装、新皮鞋、铂金钢笔。陈俊光喜欢写字,就收下了钢笔和一双鞋,其余不要。去巡视医务营的时候,日本军医送给他一些医书,分别是药物学、病理学、生物化学、彩色外科手术图谱各一本。还有各种西药,如SD、SN、SG,奎宁丸、葡萄糖、生理盐水,还有战力加强铁。据说战力加强铁是日本研制的专门为战士提高体能便于作战的特殊营养品。这些都是当时部队最紧缺的药物,陈俊光也就收下了。

不久,他和侦察连被派押送惠州的日军往东莞樟木头镇集中遣送回国。日军从上将到士兵都步行,惠州的日军由三星带头先行。每人的行李是:一袋米、一把柴、一个饭盒、一个水壶、一条士的棍(老人这样说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陈俊光随步兵连押送日军到樟木头后移交给当地的驻军,又回部队。随着63军转移休整到了翁源县,最后一次任务是保护蒋介石上庐山。后63军在内战中兵败,他被遣散,在韶关当了一段时间的校医,1949年终于回到家乡过起农民的生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