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你偷了我的债务(二)

二,临阵换“将”

战争已经不可避免,我部所在的陆军第50军已经接受了具体的作战任务。从预案不难看出,这是一场艰难的战事,其规模之大,路途之遥,手段之狠,都将是惊人的大手笔。

我们士气高昂,准备决一死战,不战则已,战则把对手打痛,让其老实三五十年。

就在紧张备战之时,一天,连长情绪十分糟糕、悄悄地说道:“总部要调我到柬埔寨当军事顾问。”

“……”,我张大的嘴半天没有合拢。

连长接着牢骚道:“全军像我这样的球连长随便找个几万、十几万,怎么就能找到我王正呢?

那么,总部又是怎么盯上他的呢?原来,他在炮校深造时,该校新设立陈列馆,将优秀学员中的姣姣者的优秀事迹,陈列、展示,以鼓励、教育后来的新学员,使他们成为后来进校的新学员们的学习榜样。由于这一制度是从他们这届开始,而王正又是他们这届学员中的姣姣者,所以,他的照片被挂在陈列馆最前面。早在毕业典礼的会议上,出席典礼仪式的总参首长就盯上了他。

因此,抽调他到柬当军事顾问也就不足为奇了,总部这一决策当然无可厚非,但这对一个即将出征的连队而言,其引起的震荡是可想而知的。

所幸,随着柬全境被占,军事顾问之事顺理成章地不了了之。当连长接到不出境当军事顾问的电话后,高兴的跳了起来。命令通信员:“全连集合。”队前,连长宣布:我将以七连连长的位置,与同志们一道上前线。

队伍像是油锅进了水,一下全沸腾了,战士们高兴啊!随后,连长一二三,五六七,宣布了一系列的备战要点和“施政纲领。”

上战场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但那天,我们仍然高兴的如同中了六合彩,高兴的可以用忘乎所以来形容,那晚,我们狂饮了一顿。

说是狂饮,也就是用水壶灌点散装酒,把在炊事班打的菜拼在一起,几圈就干了。当然,就这也是在极度高兴的情况下的偶发事件,是即将出征前的过度发飚。不是即将出征,谁敢如此放纵?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在东海最遭恨的是日本,在南海最欠揍的是越南,对越南的仗晚打不如早打,一仗让他老实30年,彻底摧毁!把越南当成新式武器的实验场和练兵场。

战友的原创纯朴又生动,很好。顶帖送赞 。

老兵们辛苦了,你们现在好好的享受生活吧,打仗交给年轻人,你们可以放心,中国军队没有孬种

80年,我一个同学的哥哥上老山,不知道那个家伙拍了一张照片发回来,里面居然是光着身子,唯一装饰的就是脖子上挂着2个手榴弹,那笑的一个灿烂,我们所有看照片的没有一个说这哥们刷流氓的!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