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修宪派占日参院席位超三分之二 过修宪门槛

安倍修宪派占日参院席位超三分之二 过修宪门槛

安倍修宪派占日参院席位超三分之二 过修宪门槛

安倍修宪派占日参院席位超三分之二 过修宪门槛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欢]据日本共同社7月11日报道,赞成修改宪法的日本自民党、公明党、大阪维新会、守护日本之魂党以及无党派人士构成的“修宪势力”在此次参院选举中合计已获得74个议席,加上非改选议席后,占据由日本国会提议修宪所需的三分之二以上议席。

此前报道

据新京报消息,当地时间7月9日,日本东京,日本首相、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举行竞选集会。

日本舆论普遍认为,自民党不出意外应该能获胜,并可能再次赢得参议院第一大党地位,反对党联手阻止修宪派控制参议院的心愿恐落空。分析认为,自民党在选后将结合其他小党,在参议院中凑足修宪所需2/3席位,这是安倍最想通过此次选举实现的目的。

在“安倍经济学”风雨飘摇、外交不断陷入困境之时,安倍为何仍被看好?若在参议院选举中大胜,安倍将如何推动修宪?另外,这是日本降低投票年龄门槛后首次选举,反战的年轻人能否打乱安倍布局为选举带来变数?

安倍所在政党呼声高

10日,日本三年一度的参议院选举将开始投票,此次选举改组对象为日本参议院242个议席中半数,今天之后就可敲定这些议席花落谁家。

据日本媒体民调显示,自民党支持率为33.5%,最大在野党民进党支持率为10.4%。中国人民大学东亚研究中心主任黄大慧教授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安倍本人、内阁成员及其所在自民党没什么负面丑闻,此次选举获胜不是大问题,关键是支持修宪党派能否获得2/3议席。

近日,日本朝野各党派从总裁到普通成员集体走上街头拉票,特别是在激战的选区。7日,日本首相、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来到福岛县,强调想为灾后重建竭尽全力。

反对党民进党党首冈田克也不甘示弱,他在另一激战选区爱知县批评安倍政府:“不公开对自己不利的数字,这就是安倍的做法。过分强调好的地方而掩盖不好的地方,这能称得上是民主主义吗?”

此次选举是对安倍经济学成败的信任投票,朝野两党对此展开激辩。安倍在选战中强调自己政绩——失业率较低、工资水平有所上涨。但由于加税和日元疲软带动进口商品涨价的影响,大部分日本人都觉得自己的钱包变得更瘪了。《朝日新闻》民调显示,55%受访者认为需要重新审视安倍经济政策。

日本民间智库“日本综合研究所”的调查显示,日本家庭可支配收入与安倍经济学实施前的2012年基本持平,虽然安倍政府将企业涨薪视为安倍经济学成果,但由于税款及保险费的负担也加重,因此可支配收入并未增长。

“安倍政府之所以能总体保持高支持率,主要是因为经济。虽然对于安倍经济学成败褒贬不一,但安倍经济学确实对于大企业带来好处,有利于出口,但对于中小企业和普通民众,没有太多实际效应。而且一些观点认为,即便安倍经济学有缺陷,但其他党派也没提出好的替代方案。”黄大慧指出。

反对党难撼安倍地位

虽然安倍经济学受质疑,但安倍政府很可能延续强势,《朝日新闻》民调显示,支持修宪的自民党、公明党等政党所组成的“修宪4党”将逼近提出修改宪法议案所需2/3议席。自民、公明两党维持着选战初期势头。依此形势发展,自民党将拿下1989年失去的单独过半数议席。

对于安倍政府能维持强劲势头,黄大慧解释说,一个直接原因是,安倍吸取首次当选首相时的教训,再次执政后比较稳健。安倍现在有个法宝,那就是集中处理主要矛盾,不让任何杂音干扰,敦促本党派成员谨言慎行。

“请大家坚持到最后好好努力。”安倍4日告诫称自民党大分县支部联合会不能掉以轻心。安倍担忧本党人士若一言有失恐导致骤然失去无党派选民人心。安倍首次执政时就被内阁成员不当言论拖累,导致支持率急速下滑,2007年参院选举惨败也受到这些影响。

除了这一表象原因,深层原因则来自反对党不成气候,谨慎的日本选民求稳,特别是近日英国脱欧带来市场各种动荡,更加剧这种心态。黄大慧解释说,日本民众认为自民党更有执政经验,毕竟日本是在自民党带领下成为经济大国的,而且政党轮替后,民众对新执政党很失望,因此自民党再次重获信任。

日本当前经济形势不佳也催生民族主义情绪,这也助推安倍选情。黄大慧指出,民众希望能够出现强势领导人,他们认为安倍在内政外交上都很强势,在党内也没对手,因此他们认为安倍能带领日本走出低迷。

民族主义情绪高涨让不断曝出的冲绳丑闻也无法撼动安倍。黄大慧解释说,冲绳民众不满美军基地抗议,一些人甚至要独立,他们只是想向政府施压。而且日本主流民意认为,周边安全形势严峻,冲绳应该牺牲小我保全日本国家安全,日美同盟必须加强,美军基地决不能离开。

或在今年秋天推修宪

虽然多数日本选民不求变,但本届选举还是有一个值得关注的变数,那就是新选举法将选举年龄门槛由20岁降低至18岁,因此240万年轻人成为新选民。他们将对选情产生什么影响?

“日本年轻人不了解、不关心政治,投票积极性不强。一些人可能会受父母影响,投票父母支持的传统党派,一些人支持反战,可能会求变投票给非执政联盟政党。”黄大慧指出。

无论他们会否为大选带来变数,自民党等修宪派都已全力冲刺准备赢得2/3议席。安倍一直希望放松“和平宪法”对日本外交政策束缚,并加强美日军事联盟。为达到这一目的,去年他在国内反对声浪高涨情况下依然通过新《安保法》,使日本军队战后首次可以直接参与武装冲突。若此次选举能在参众两院同时掌握2/3议席,那么修宪一事将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冈田克直言,如果修宪派获得2/3议席,安倍就会着手修宪。自民党副总裁高村正彦驳斥称“这等于在造谣”。高村说,即使修宪派在参院选举后掌握2/3以上议席,也不会马上就修宪。“不知道将来会如何,但(马上修宪)可能性为零。首相也再三表示修改第九条还没有得到国民理解”。

“在野党希望在选举过程中借修宪批评安倍,因为新安保法引发一些民众不满,他们确实担忧修宪带来负面效果,自民党选择淡化、回避这个问题,打消民众疑虑,避免使其成为焦点,影响选情,但如果支持修宪派能获得2/3议席,安倍会在今年秋天国会开会期间推动修宪。”黄大慧指出。

修宪派能否获得2/3议席,不仅牵动日本国内的神经,也引发周边国家强烈关注。据日本媒体报道,各国驻东京大使馆人员密切关注着选举动向,中韩对修宪派能否掌握国会提议修宪所需2/3议席感到警惕,因为一旦成真,日本的和平主义路线很可能发生改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